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急救員:離開理大更內疚 將恥辱化作動力

11月20日,抗議者在香港理工大學內寫下「SOS」求救信號。(余天佑/大紀元)

人氣: 15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張頓綜合報導)「如果自己能跑得更快一點,或許就不需要跟警方『自首』了。」Thomas接受「德國之聲」記者採訪時多次這樣說。

急救員被包圍 多次設法逃離

作為一個急救員,Thomas 11月16日聽聞香港理工大學(理大)的情況很嚴重,跟著夥伴進去做急救。但17日晚上,警察就包圍了理大。

原本一起進來的同伴大多想趁還安全的時候趕快撤出理大,但他自己堅持要留。「那時我的心態是想多留一晚,多救一個人就多一個,才決心留下。」所以他自己分了一個小隊,跟其他幾個急救員繼續留了下來。

但是,情勢卻逐漸不樂觀。「病人情況愈來愈嚴重,裡面物資也愈來愈短缺,食物跟水也都短缺。由於很多急救員都被捕,我感覺再接收病人下去也不是辦法。」所以,在他一邊幫別人逃走的時候,自己也想著怎麼逃走。

他試過各種方法,包括沿著火車路軌跑、跟大家一樣透過繩索逃脫、沿Z Core那邊山坡跑等,不但失敗了,而且還因為在山坡滑下去,扭傷了腳。他的膝蓋也腫了,行動能力越來越差。

「受傷之後,我跟幾個朋友一起躲進一個教學大樓裡面,電話又快沒有電,與外界失聯。」他回憶起來餘悸猶存,「那時候Z Core不斷傳聞速龍要進去大樓掃蕩。當時真的很害怕,怕突然遇上速龍被打死都沒有人知道。我在大樓裡面待了一個小時,心思很混亂,很怕速龍會進來打我們,極度絕望。」

「自首」後內疚感更大

11月19日凌晨,多位中學校長與教育界人士與警方協調之後進入理大,告訴抗議者,18歲以下者可以不用被拘捕,向警察登記之後就可以離開。Thomas選擇了離開。

但離開後,他不停地「被內疚感折騰著」,「內疚感更大」。他說,「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屈服?留下資料,證明我留守過,好像是我做錯了什麼。就好像是向權勢屈服了。很不甘心,好像認輸了。」

他努力消化這種心情,希望把它轉換成積極的動力:「我們其實還沒輸的。始終保住這條命,春風吹又生。這次是一種恥辱,但我不會忘記這種恥辱,這是讓你更加會出來抵抗權勢的動力。」

報導說,先前跟警方登記資料離開的未成年人,將來是否會被政府追究責任,也還是未知數。保安局局長李家超20日晚上用「自首」形容未成年人登記資料的行為,還說只要有破壞就構成暴動罪,引發中學校長批評警方違反承諾。

Thomas最後還想告訴仍留在理大的人:「如果你真的走投無路才屈服。不要輕易心理崩潰,我自己都很不甘心選擇離開,如果有能力,應該嘗試所有方法才離開。堅持留守,他們也不敢攻進來。」

港警不守承諾 濫捕抗議者

港警包圍理大校園已步入第五天,不少抗議者利用各種方法已離開了校園。截至11月21日下午,校園內仍有30多名抗議者留守。

據報,港警近幾天來大量拘捕抗議者,僅在理大校園一帶就有一千多人被拘捕。

一些抗議者對路透社說,他們是無辜的,仍在設法逃脫警方的圍堵。一位20歲的學生在理大校園內說:「我不會考慮投降,有罪的人才投降,我們當中沒有人有罪。」

一名黑衣人20日對美國之音記者說,校園內約剩100多示威者,一半想出去,一半想留下。一些未滿18歲的想出去,但不想被警察登記,怕留案底。

一名15歲的William(化名)對香港《蘋果日報》說,自己留守理大的原因是,要守護所有同伴,怎麼樣自己都會到最後再走,不會出去「投降」,既已下定決心,不如苦中作樂,等待結局來臨。

雖然警方承諾,18歲的抗議者離開理大的話,不會立即被捕。但William嗤之以鼻,「不會相信它(警方)⋯⋯今天回到家裡,明天我就會給人拉(抓)⋯⋯既然是這樣,我想守住這裡,最後一個走,我不想放棄這班手足。」#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11-22 4: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