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州:又見善者「被病死」

法輪功學員楊立華。(明慧網)

人氣: 38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22日訊】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年的時間裡,經常看見許多善良人「被病死」的冤案命案。這是中共虐殺民眾的手段之一。這樣的命案通常有二種情況,一是被害人在監獄直接被迫害致死;一種是被害人被迫害致病危命危,經所謂搶救無效冤死在醫院或家中。無論哪種情況,都會被中共做假鑑定、假病歷、假現場、假手續,宣稱被害人是病死的,以此阻止家人依法控告或申請賠償,嫁禍法輪功,逃脫法辦。

如明慧網在二零一九十一月十七日又報道了這樣一個冤案命案。說的黑龍江黑河市孫吳縣法輪功學員楊立華女士因為不放棄信仰,二零一四年八月被孫吳縣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受殘酷迫害,出獄後,在加油站工作,期間被孫吳縣東所所長孫世軍碰到,孫世軍強令該單位無故辭退楊立華。法輪功學員曲永霞知道此事後,就陪同楊立華前往政法部門、信訪部門討公道時,卻又被縣公安局警察非法抓捕構陷。於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楊立華和曲永霞被孫吳縣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和四年,被投進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五日左右楊立華被迫害致死。

監獄通知家屬楊立華病重,等家屬到達哈爾濱醫大二院時人已經不行了,隨後楊立華就去世了。家屬問她死亡原因,想看病例,而監獄方面手拿著病例讓家屬看一眼,家屬看到楊立華身上有青一塊、紫一塊的,而監獄方解釋是屍斑。家屬想做屍檢,監獄警方和家屬說要是做屍檢需要很長時間,而且需要監獄方往上匯報,領導批准,不知道幾個月才能批下來。家屬並不想把遺體火化,在監獄方威脅恐嚇下,只好籤字將遺體火化。

楊立華到底是怎麼冤死的?監獄的證明是病死的,但這是受到質疑的,因為家屬看到楊立華身上有青一塊、紫一塊的,監獄方解釋是屍斑。而從一般醫學常識看,屍斑應該是黑色,怎麼會是青紫色呢?人的身體只有在外力碰撞、打擊或藥物傷害下才呈現青紫色,如果真是病死的,是什麼病?為什麼不早救治?為什麼只叫家人看一眼所謂病歷?而且家屬想做屍檢,獄方為什麼推脫?為什麼威脅家人簽字火化遺體?顯然,監獄證明是假的。也就是楊立華不是病死的,是被中共監獄迫害死的,是「被病死」的,所謂的「病」不是病,是獄警惡徒為了逃避法律責任,編造了假證明。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年的時間裡,這樣的冤案命案很多。

中共為什麼要使用這種狡詐的手段殺害法輪功學員?我們知道,中共每次運動都要殺害對立面,維持非法政權。在過去那些殘酷的政治運動中,中共殺人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先給敵對面扣上「反黨」、「反革命」、「反社會主義」等帽子,開個批鬥會,然後由農會成員、黨團骨幹、基層民兵、紅衛兵闖將等公開整死殺害,成了一個公開的殺人模式,殺人者由於被中共洗腦,沒有罪惡感。

但中共在迫害法輪功時,出現了一個例外,儘管中共惡人先告狀,反咬一口,給法輪功扣上了「x教」帽子,可法輪功學員的家人、親朋、單位領導,曾經耳聞目睹法輪功學員信仰「真善忍」後的高尚行為,心裡都有一桿秤,或多或少的思考一個問題,信仰「真善忍」只能成為好人,怎麼能成x教呢?

所以中共公開殺好人,會引起民眾的質疑和民憤,而且信仰自由是普世常識,公開殺害正信好人,將引來國際社會的譴責制裁,中共當局還是比較忌忐的,當然這沒有改變中共殺人的嗜血惡性,它只不過把手段由公開轉向祕密,即祕密虐殺。於是,一個個「被病死」、「被自殺」、「被精神病」等命案慘案,被那些具有偵查和反偵察技能的公檢法司惡徒們炮製出來了。

面對一個個「被病死」的命案,人們會問,「被病死」者的「病」從何而來?從中共惡徒作案現場看,是被惡徒毒打出來的,被獄警電擊出來的,被暴徒野蠻灌食灌出來的,被獄醫下藥毒出來的,被惡劣環境熬煎出來的,是被中共百種酷刑摧殘出來的,既然這樣,那就不是「病」,是什麼?是致命性的傷!雖然有的冤死者在冤死前也表現出了「病態」,那隻不過是因傷勢過重轉化出來的命危之狀,所以,冤死者的死因不是什麼病,是被中共殘酷迫害致死的。

公檢法司出具的病死證明,都是假病歷、假鑑定、假手續、假現場、假證據。目的很明確,既殺了人,又嫁禍抹黑了法輪功,還暫時推脫了罪責。所以警察惡徒的行為是故意殺人行為,涉故意殺人等罪,應該承擔全部法律責任。受害人家屬應該控告所有犯罪分子,追究刑事責任,提出國家賠償,直到雪冤。

可能有人會問:法輪功學員要堅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主動做有正義正氣的好人,做個對社會、國家負責任的好人,正常的政府保護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打壓迫害呢?卻被中共以政府的行為鎮壓殺害,而且已經持續了二十年了,這樣一個殘害好人的政府是不是瘋了?這樣一個違背常理的政府是不是太可怕了?的確可怕,因為它是一個被邪教控制的政府。

提起邪教,人們自然想起那些以殺人自殺為特徵的邪教,如奧姆真理教報復社會毒氣殺人、人民聖殿教的九百名邪教徒為了「社會主義的光輝」而集體自殺,但這些邪教的可怕行為比起中共邪教殺人自殺的規模、危害,連小巫見大巫都提不上。自從撒旦邪教光照幫成員馬克思創編了共產主義理論後,共產邪惡主義便開始禍害天下,在許多共產極權中,把共產災禍發揮到頂峰就是中共。

中共在中國大陸奪權建政後,戰天鬥地,運動不止,禍國殃民,荼毒生靈,幾十年間,導致八千萬中國民眾死於非命。期間什麼害人辦法都有,什麼酷刑殺人手段都使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殺人手段不斷翻新:「被病死」、「被自殺」、「被自焚」、「被精神病」。甚至製造了活摘器官這種驚天罪惡。對此,世界上的任何邪教、恐怖組織和強悍海盜,只能望塵莫及、望洋興嘆。

不過,「被病死」這種狡詐的殺人手段,其實並不高明,很容易識破,對於一般的殺人罪犯,為了逃脫法律制裁,都會操作使用,但叫人感到震驚的是一個經常大喊「依法治國」的政府竟然也操作起了這種卑鄙的殺人手段,叫人感到意外的是這個吹噓「人權最好」的政府,竟然賭上舉國之力去抹黑殺害一個正信群體。這不是個邪惡的政府嗎?這不是個可怕的邪黨政權嗎?操縱這個政府的組織不是邪教是什麼?

當然,替這個邪黨政府作惡殺人的那些所謂公務員和執法者,都被一個普遍的犯罪心理支撐著,那就是政治正確。所以才黨叫幹啥就幹啥,黨叫害誰就害誰,黨叫殺人就殺人,殺完害完黨負責。可是,縱觀橫看中共的政治何時正確過?

從「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到「徹底否定文革」;從「從跑步進入共產主義」到「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從「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到「貧窮不是社會主義」;從「大躍進」到「摸著石頭過河」;從「寫進黨章的接班人」到「折戟外蒙的判國者」;連「國家主席」在一夜間被打成了「叛徒、內奸、工賊」。

從「全面公有」到「改制私營」再到「割私營業主的韭菜」;從「官員不准以權謀私」到「悶聲發大財」;從「強制一胎化」到「鼓勵多生」;從「反腐倡廉」到「遍地貪官」;從「尊重少數民族信仰」到「推行漢化政策」;從「一國兩制」到「強推送中條約」;從「政治制度改革破冰起航」到現在成了一場「中國夢」。中共的政治那一次正確?而在運動中最活躍凶猛的中共爪牙骨幹,最後不是被中共卸磨殺驢,就是遭到惡報而去,身敗名裂。所以中共的政治是最不正確的,也是最不可靠安全的,因此,那些仍在替中共迫害民眾的人,如果能反思中共政治的欺騙性和作惡者的下場,就應該主動停止作惡,悔罪贖罪,為自己留一條後路,才是上策。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9-11-22 1: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