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清朝官員記得前世

文/宋寶藍

從古到今,能記三生事的人,文獻中記載了很多,僅在清朝官場,就可找到許多例證。(fotolia)

  人氣: 291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多年以前,媒體上曾報道過一則現代奇聞,山西石樓縣裴溝鄉裴溝村有一位老婦,名叫牛文啟。外表看似普通,記憶力卻超強,她記得在這之前的158年間,她曾經轉生了三世,細數前塵往事,歷歷在目。今生雖然沒有讀過書,卻因前世的記憶,能夠寫繁體字,背誦很長的詩歌偈子。

現代奇聞,拓展著人的視野,強化人對生命輪迴的認知。從古到今,能記三生事的人,文獻中記載了很多,僅在清朝官場,就可找到許多例證。

 前世為戰馬 今世為高官

汪士侃到四川任縣令,上級牛太守是嘉慶甲子科某省亞元,與他是鄉榜同年。牛太守有一點與他人稍有不同,他的右手是人手,左手卻是馬蹄。有一次,牛太守對汪士侃說起輪迴往事。據牛太守所說,他有一世是將領,因征苗時殺戮太多,冥司罰他轉生為馬。轉生時,記憶沒有消除,他看到自己出生在馬槽,轉生為馬,因此悲憤嘶鳴,絕食而死。冥司以他不領罰,再次令他轉生為馬。這次他不敢再求死了。

馬兒長得很壯,成了某一將官的坐騎。這位將官暴戾成性,常常鞭打牠,還用刀刺牠,鞭刃交加之下,牠受盡了百般苦楚。

一天,這名將官與敵人大戰,失敗奔逃。後面追兵已逼近。馬兒帶著將官飛速奔逃,跑到一處山澗,寬約一丈多,眼看已很難跳得過去,而對岸還布滿尖峭鋒利的山石。

馬兒心想:跳過去,哪怕身死,主人或許還能有救;不跳過去,主人必會被追兵所殺。於是,馬兒縱身一躍,鋒利的山石刺穿馬腹,馬兒當場腹破腸裂而死,將官也因此得救。

冥司以他忠於所事,准他轉生人身,位列文官,官階至四品。當馬兒轉生為人身時,需要脫掉身上的馬皮。由於他二世為馬,馬皮在身上黏得特別緊。

鬼卒要撕掉馬皮,有些地方撕不下來,鬼卒就用刀去劃,那真是痛徹心骨!一直劃到馬蹄尖時,已疼痛難忍了,他就把左蹄縮了回去,鬼卒也沒有發覺。誰知轉生成人後,左手還是馬蹄狀。

前世為清朝山僧 今世為北洋政府官員

前清官員李雲慶[1]和郭則澐[2]均受聘於北洋政府禮制館。二人都是文人,又素有交情,可謂無話不談。據郭則澐說,曾聽李雲慶講起他的輪迴往事。原來李雲慶的前世曾是雞鳴山某寺院的僧人。

有一天,雞鳴山僧人雲遊到臨安,聽說他的朋友——江南名士江璧[3]於鄉試中考了第一名,在拜訪靈隱寺住持時,向住持詢問此事。沒想到,住持反問他:「江璧與你有什麼關係?他是否考中第一名又與你有什麼關係?是不是見獵心喜?就這一念,恐怕就會讓你掉下去。」言外之意,既然已經出家了,還關心世俗之事幹什麼?

山僧回去後就圓寂了,並且轉生到了李家,取名雲慶。李家為新生嬰兒的到來而喜氣洋洋。沒想到,小小的嬰兒竟然開口詢問起江璧來。嚇得李家人以為他是妖怪,把他罵了一頓,後來他就不敢再說話了。

李雲慶長大後,將前世的經歷講給今生的父親李廷簫聽。李雲慶天資聰穎,李父也很放心,未曾督促他學習。有人懷疑他這樣放任不管,不利於孩子成長。李父笑著說:「我兒此生就是為科舉功名而來,哪裡還用得著監督呢?」後來,李雲慶果真很輕鬆地考中進士,進入翰林院為官。

根據郭則澐的記述,李雲慶曾任冥官,元神可以自由離體,到冥府任職。李雲慶每次出門,習慣閉上右眼。有人傳說他睜右眼可見到神鬼。當有人問他陰間之事,他都沉默以對。不過也有例外,前清進士許在衡之子許仲青病重,仲青胞弟季湘執意要李雲慶幫忙,查他哥哥的壽數。李雲慶說:「眼下不要擔心,但仲青在世也不會太久。」一個多月後,仲青就去世了。

宰相公子 憶四世輪迴

陳直方,名容永,是弘文院大學士陳彥升(名諱之遴)的兒子。順治十一年(1654年),他和福建黎愧曾(名諱士弘)一同考中科舉。

一天,陳直方忽然對黎愧曾說:「恐怕我和你見面的機會不多了。」黎愧曾一聽,大吃一驚,趕緊問他發生了什麼事。陳直方道出實情,原來他能記得四世輪迴。

據陳直方所述,他記憶中的第一世是生為四川通判之子,因嫡母管束嚴厲,就外出經商,直到父親死後才回家。第二世,他轉生為王公貴族子弟。第三世,轉生為京城竹林寺僧。一天,一群女子路過,他偶然盯著多看了一眼,後來再次墮入輪迴,投生到陳家。

陳直方說,自己八歲時跟隨父親到竹林寺,一入寺門,即清楚地記起通往齋房的路。九歲時,曾作冥官,初更時進入冥府判案,曉鐘響時返回人間。對於陰間之事,睜開眼睛出聲後就忘。十二歲時,因犯某事,遭到上帝譴責,被免去冥職。

陳直方嘆道,今生雖然生在宰相家,後世又要墮入輪迴。他還知道今世命定早死,如不早死,必遭兵禍。不久,陳直方就去世了。

後來陳直方的父親陳彥升身陷南北黨爭,朝臣彈劾他結黨營私,恣意弄權。至順治十五年,他又因賄賂宦官,按律當斬,抄沒全家。順治皇帝免其死罪,將其全家流放到盛京(今瀋陽),陳彥升最終客死他鄉。

陳直方若不早逝,必會遭逢家庭變故,隨其父一起被流放他鄉,應證他生前所言不虛。@*#

注釋
[1]李雲慶,清光緒十八年(1892年)進士,與蔡元培、葉德輝等同榜,任職兵部。
[2]郭則澐(1882年-1946年),清光緒二十九年進士。清朝滅亡後,他曾任民國國務院祕書長。此人才華橫溢,活躍於政壇、文壇。雖身處風雲亂世,依然筆耕不輟,著作了大量文集。
[3]江璧(1812年-1886年),字南春,清同治四年進士,是清朝循良知縣。

參考資料:
《洞靈小志》卷二
《庸庵筆記》
《見聞錄》卷四
《清史稿‧陳之遴傳》卷二百四十五

(點閱輪迴轉生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李家產婦難產,已經煎熬了二天,腹部奇痛無比,胎兒卻遲遲不落。他們請了醫生催產,醫術用盡,胎兒還是出不來。奇異的是,當眾人趕到寺院,把豬肉吃完後,胎兒才呱呱落地。
  • 等到天亮時,他起床看那祠廟的匾額,竟是鄒衍的仙祠。至此,他才悟出寶蕊在「元夕燈前尋賈子,秋風台下拜鄒生」這句詩中早已有預言。
  • 清 改琦《仕女圖》。(公有領域)
    姜家有個兒子叫荊寶,雖對韋皋以兄相稱,但是待他恭敬侍奉的禮數,就像對待父輩一樣。荊寶有個小丫環叫玉簫,才十歲,荊寶常常令她去侍奉韋皋兄。玉簫也樂於服侍韋皋。
  • 一天晚上,一位仙風道骨的神秘老翁,走進了張府的大門。張府的主人叫張孝廉,他近來突遭家庭變故,讓他的心情變得非常沮喪鬱卒,總覺得人生了無生趣,後來變得像發了癲瘋一樣;精神狀態時好時壞,瘋癲起來的時候精神恍惚、指天畫地。家人沿請了很多醫生來看診,也吃了不少藥,但都沒有改善。
  • Fotolia_46907380_Subscription_L02
    有一天,陕西韓城縣令吕兆鬣跟他的朋友在閒話家常時,好友嚴冬友問他:「你的名字叫兆鬣,為什麼會取這個名字?」
  • 「當代偉人」王十朋的「來歷」令人稱奇,《浙江通志卷》記載一段樂清明慶院僧人宗覺處嚴乃是王十朋前身的故實……而王十朋自己又怎樣從懷疑轉為相信呢?《石橋記》吐心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