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眸】亂世行春秋事 滅共肅諜的戴笠

文/古玉文

戴笠恭請蔣中正入重慶特警班檢閱場地。(新紀元資料室)

  人氣: 5969
【字號】    
   標籤: tags: , ,

近日,中共特工王立強在澳洲投誠,揭祕中共間諜組織對香港、台灣及國際社會的強力滲透,引發全球,特別是台灣的台灣的警覺。

對共諜活動的關注也令人不禁想起情報界少有的奇才、素有「蔣介石佩劍」之稱的軍統局局長戴笠

他遇難後,蔣介石曾感慨地說:「若雨農不死,不至失大陸!」周恩來在中共的會議上也說:「戴笠之死,共產黨的革命,可以提前十年成功。」

母教賢明 志向遠大

戴笠原名春風,字雨農。1897年5月28日,出生在浙江省江山縣保安鄉一個普通家庭裡。在他4歲時,父親冠英公因病離世。其母藍太夫人深受傳統禮教薰陶,對戴笠管教甚嚴。

戴笠6歲入私塾,天賦異稟,四書五經,一教便懂。私塾老師毛逢乙對他十分賞識,知道他將來絕非池中物。

這位老師的判斷果然不錯。戴笠考入浙江省立第一中學後,便贏得了「蘇杭第一才子」的美譽,後又棄筆從戎投效浙軍潘國綱部。青年時的戴笠交友廣泛,與胡宗南、杜月笙等義結金蘭。

戴笠(右)與杜月笙(中)。(新紀元資料室)

因從小接受傳統儒學,加之家教嚴明,青年戴笠雖經常身歷燈紅酒綠、紙迷金醉的豪華場合,但他不抽鴉片、不賭博,也不跳舞。中共篡權後,留在大陸的軍統譯電科女譯員王慶蓮在接受陸媒採訪時曾表示:戴老闆自我要求甚嚴,比較正派。他在重慶局本部講座時,中山裝風紀扣總是扣得很整齊,一站就是幾個小時。

黃埔軍校助蔣清共

1926年,30歲的戴笠在毛人鳳的資助和胡宗南的鼓勵下考入黃埔軍校六期騎兵科。入校後,戴笠將自己的名字從戴春風改為戴笠。取自晉周處《風土記》:卿雖乘車我戴笠,後日相逢下車揖;我步行,君乘馬,他日相逢君當下。「乘車戴笠」比喻情誼深厚,不因為富貴而改變對貧賤之交的態度。

黃埔一期時,中共組織「青年軍人聯合會」搞分化,後被校長蔣介石取消,但中共仍在私下裡祕密組織對國民黨的忠義之士謾罵造謠、橫加打擊,當時軍校的政治部主任和各級黨部實質都被中共分子控制著。

共黨分子占據軍校要害部門,不斷打擊和排擠仁人志士:謝靈石,被以「國家主義派」謗名關禁閉;石仁成被戴上「東山會議派」的帽子而開除;葉維因「右派」和「西山會議派」的陷害而被趕出軍校。一時間,在共產黨徒的囂張壓迫之下,人人噤聲,不敢說話。

戴笠此時不露鋒芒,共產黨徒找不到鬥他的藉口。暗中,他和胡靖安、陳超等祕密調查共黨分子反動活動事實,並作詳細記錄。

1927年4月12日,上海國民革命軍全面清黨。14日,廣州開始行動。黃埔軍校各連同學紛紛自動清黨。戴笠則拿出了平時的詳密記錄,報告給長官,逮捕了二十幾個中共黨徒。

黃埔軍校校門(公有領域)

戴笠後在蔣介石負責情報工作的侍從副官胡靖安的引薦下開始了情報生涯。北伐期間,戴笠經常單槍匹馬,奔走於津浦和隴海鐵路兩側各縣蒐集情報,為蔣介石敉平各路軍閥立下汗馬功勞。

1932年3月,蔣介石命令戴笠成立祕密情治組織中華復興社。1938年,軍統局成立,戴笠為副局長。戴笠一生對於名利得失看得非常淡,按照他的話說:「繼續孫中山和革命烈士未竟的事業。」戴笠並要求部下「清除一切私心雜念,甘當無名英雄」。

西安事變 與宋美齡冒死赴難

戴笠一生追隨蔣介石,忠心護主,「秉承領袖意旨,體念領袖苦心」,西安事變中,戴笠和宋美齡一同冒死親赴西安解救蔣介石。

毛澤東長征竄逃到陝北後,一邊打著抗日的幌子,一邊派秦邦憲赤化東北軍67軍軍長王以哲,張學良聽信了王以哲的慫恿,一時間,西安城內左風囂張,東北軍內思想龐雜。這些情況均被戴笠掌握,並均呈報給蔣委員長。

1936年12月3日,張學良自西安來見身在洛陽的蔣介石,表明不願再剿共匪,要求蔣前往西安訓誨部下,蔣介石念及張學良當年拒日、歸順民國中央和中原大戰的效忠而前往。12月12日,張學良與楊虎城竟然公然叛變,發動西安事變,脅迫蔣介石接受他們的政治主張。

22日,宋美齡親赴西安,戴笠決心效法蔣介石赴難永豐兵艦的精神,決意一同前往西安。臨行時,他對手下說:「『主憂臣辱,主辱臣死』,我只有一死,才能上報領袖、下救工作的危亡。」

屬下淚別,戴笠卻說:「古人所謂:『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就是一種無愧於心的修養表現,我要大家以掌聲壯我行色!」 全場掌聲雷動。

戴笠與母親藍太夫人合影。(新紀元資料室)

戴笠是個大孝子,他雙膝跪在藍太夫人面前,流淚陳詞:「自古忠孝不能兩全,我為了要做國家的兒子,以後也許再不能……」話到傷心處,哽咽難語。藍太夫人平靜地說:「只要你能努力盡忠,而又能心存孝思,我就放心了。」

到了西安後,戴笠被軟禁在地下室裡,沒有見到蔣介石。12月24日,張學良來看他,拿出部下「請速殺戴笠以絕後患」的報告給戴笠看。戴笠回答:「怕死即不來西安,你殺了我,殺不盡我的同志;我的同志,一定會維護我的志向,為維護蔣委員長、為國除奸而努力的。」

當張學良了解到蔣介石的抗日決心並非中共所誣陷的那樣,非常後悔,當即束身請罪,蔣介石返回南京。時下,中共利用孫銘九、楊虎城、韓復榘、宋哲元等各方局勢的混沌而妄圖生變,戴笠則早早察明研判,積極進行疏解策動,控制住了楊虎城部、安撫了東北軍,圓滿完成了西安事變善後事宜。

西安事變後,戴笠隨侍蔣介石安返南京。(新紀元資料室)

令中共聞風喪膽

戴笠非常知曉中共的邪惡,但偵查案件時,不枉不縱,他對「寧可錯抓,不可錯放」這一套違反法治精神的做法非常痛恨。抗戰爆發前後,戴笠對全國各地的共匪惑亂分子、共產國際在華非法活動和各地中共滲透的各類學生社團、社會組織,予以嚴密偵查,獲取證據後,一網打盡。中共對戴笠聞風喪膽。

作為情報天才,戴笠深信「破譯是勝利女神」。民國二十二年,戴笠以上海為中心,偵收各方無線電波,二十四年,在南京成立偵查總台,偵破的範圍從華語密碼發展到日語密碼,每年約偵抄2.5萬至3萬份,密譯2700餘件。1937年10月間,譯電組長姚敦文在西安破譯了中共從延安發出的無線電密碼,獲知中共假抗日真惑亂的動向。

抗戰期間,戴笠通過無線電掌握了日軍和中共互通互縱、禍害中華的諸多證據。值得一提的是,1941年,軍統局譯電組組長女少將姜毅英破譯了日本12月7日欲偷襲珍珠港的訊息,戴笠將破譯技術傳給美國人,這些技術成為1942年成功破譯日中途島戰役計劃信息的決定性因素,中途島一站使日軍海軍南雲艦隊幾乎全軍覆沒。

國史館與軍情局合作,2011年10月8日發佈「戴笠先生與抗戰史料彙編」史料新書,書中藉大量戴笠手寫原稿,還原當年情報戰神祕面紗。(國史館提供)

西安事變後,中共假意向蔣介石接洽投誠,言必稱抗日。戴笠深知中共居心叵測、反覆無常,絕不可鬆懈防範。1937年,戴笠密派沈之岳等進入延安紅軍大學攻讀。因成績特別優異而普獲中共各級信任,沈之岳利用關係祕密蒐集中共情報呈報戴笠。

因沈之岳潛伏非常成功,先後在山西任八路軍留守兵團中校參謀、在江南協助葉挺組建新四軍司令部。八路軍去山西前,毛澤東經常指示沈之岳等:一分抗日,二分對付國民黨,七分壯大自己。情報都一一呈現在戴笠的辦公桌上。

由於沈之岳扮演共匪非常出色,因而成了不知內情的國民黨人的殲滅目標,也因為中共在國軍中的諸多諜報人員被沈之岳挖了出來,沈之岳的處境越來越危險。民國二十八年,他奉戴先生的命令,機智地回到戴笠身邊。

1941年1月,新四軍抗令不北調,圍攻國軍第40師,慘遭失敗,軍長被逮捕,番號被撤銷,正是沈之岳預先留置在新四軍內部的情報人員發揮的作用所致。

忠義救國 鋤奸不貸

1937年七七事變後、淞滬抗戰前,戴笠力主抗日,國民黨元老吳稚暉問他:沒有武器沒有錢,拿什麼打?戴笠立刻回答:「哀兵必勝,豬吃飽了等人家過年,是等不來獨立平等的。」

這句話後來成了國軍抗日禦侮的經典金句。就連日後被中共統戰的軍統沈醉都說,抗日戰爭期間軍統犧牲者達1.8萬人之多,而當時軍統全部在編人員僅為4.5萬餘人。

1937年戴笠在杜月笙的幫助下成立蘇浙抗日武裝別動隊,別動隊有五個支隊和一個情報大隊,共1萬8百人,由江浙滬的愛國志士、勞工、學生和專業情報人員組成。別動隊在掩護國軍抗日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和犧牲。

次年五月,別動隊得授正式番號「忠義救國軍」,總指揮部在漢口、戴笠任總指揮。當時日本人懸賞戴笠的人頭的酬金數目遠在毛澤東之上。戴笠經常冒著槍林彈雨穿梭在金陵與上海之間、犯險如常。

戴笠與忠義救國軍團長以上人員合影。(宋碧龍翻拍/大紀元)

1937年12月,擁有重兵的山東省主席韓復榘為保存實力,放任日軍從青城、濟陽間渡過黃河,日軍土肥原允諾扶持韓復榘在魯稱孤道寡,韓復榘信以為真。1938年1月,蔣委員長下令軍法懲治韓復榘。

戴笠接到密令後,立刻請鄭州警察局長楊蔚吃飯,飯局間楊蔚對韓復榘不抗日表示不滿,被戴笠給訓斥了一通。楊蔚將消息傳遞給了韓復榘,韓復榘聽後放鬆了警惕,在接到去開封開軍事會議的命令時,帶著一個手槍旅坐專列出發了。

在開封站,戴笠與警備司令羅奇協同作戰,繳了手槍旅的械,逮捕了韓復榘。經軍事法庭審判,韓復榘被正法。他留在魯地的部隊由孫桐萱負責,孫桐萱提振士氣,摘下了日後的魯南大捷等多個戰果。

被中共妖魔化的中美合作所

提起渣滓洞,大陸人往往會想起小說《紅岩》中虛構出來的、備受酷刑折磨的「江姐」和失去自由的「小蘿蔔頭」,很少人知道真正的中美合作所的來龍去脈。

珍珠港事件後,美國為了能夠掌握日本軍情和掌握太平洋的氣象,決定在情報工作上和國民軍聯手。1942年5月,美國海軍中校、著名電機水雷工程專家梅樂斯奉命來到中國,此前,中美之間已經開始了一個代號為0303623的「友誼合作計劃」。

「友誼合作計劃」確定由美國供給技術(含人員)、器材、械彈,與國軍情報機構合作;由國軍提供人員,在中國沿海及被日軍攻占的地區建立水雷爆破站、氣象報告站、情報偵察站、行動爆破站等機構。並先將爆破器材運往印度,後轉運來華。

中美所由軍統局(軍情局前身)局長戴笠將軍與美國海軍上校梅樂斯(Milton E. Miles)分別任正、副主任。(戴德蔓翻拍 / 大紀元)

1943年4月15日,羅斯福和蔣中正批准中美雙方簽訂《中美特種技術合作協議》,標誌著中美特種技術所正式成立,總部設在重慶西北郊的歌樂山下楊家山。戴笠任合作所主任。

梅樂斯來華之前,美國左派和中共對戴笠已經進行了很多污名化宣傳,認為戴笠就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刺客而已。梅樂斯帶著小心翼翼的心情來到中美合作所,和戴笠親密接觸數年後,梅樂斯感歎戴笠是一個「精明幹練、剛毅果決、輕鬆誠懇、和藹可親的人物;既無一般中國官場的繁文縟節、卑躬屈節的禮數,也無裝腔作勢故作神祕的傲慢神態,性格上近似西方人」。並且梅樂斯對軍統局非常肯定,非但沒有美國左派所描述的恐怖,還相當民主和富有朝氣,梅樂斯直言:「軍統局的高級幹部,沒有一個是唯唯否否的人。」

1946年,戴笠墜機離世後,身在的美國的梅樂斯悲痛至極,發弔唁曰:「頃聞噩耗,驚悉吾人之領導人戴將軍逝世,五衷悲痛,楮墨難宣。……今渠棄吾等而去,使人頓增無依之感。……惟本人神魂早已飛越重洋,陪隨君等侍吾老友之靈矣。」言辭之懇切,令人潸然淚下。

抗戰後期,中美合作所發揮了巨大的禦侮救國的作用,據統計,合作所共培養訓練氣象、無線電通訊、水設、譯員、攝影研究分析、心理戰爭、會計、醫務、總務、供應、編譯、爆破、祕密行動隊、各類游擊隊等人數達5萬人。直接被中美合作所殲滅的日軍達7萬多人。

1945年,戴笠(中)與中美所人員(戴德蔓翻拍 / 大紀元)

秉承傳統文化精神的國軍儒將

曾令中共和漢奸聞風喪膽的中國情報天才戴笠曾這樣描述他的團隊:「我們這個團體絕不是採取俄國『格伯烏』、德國『吉士搭坡』的特工方式來統治的!……中國人傳統的精神是什麼?總理講『忠孝仁愛信義和平』,領袖講『禮義廉恥』。……唯其如此,所以能使(三民)主義與道義的結合凝為一體,愈久愈堅,誰——不論是日本人、汪精衛、共產黨——都沒有辦法來破壞我們!」

戴笠將紀律、道義和仁義結合在一起,把軍統局塑造成一個充滿歸屬感的大家庭。戴笠對自己的部下相當體貼,閩北站副站長張超被福建省主席槍決一事,戴笠在蔣介石面前為張超據理力爭。軍統局成員無論以何種方式殉職,哪怕是違反了紀律而被懲辦的,戴笠都會向亡者父母支付喪葬費,照顧他們的寡妻孤兒。

戴笠隨侍蔣介石檢閱重慶特警班。(新紀元資料室)

但凡真正的儒者,向來都是寬以待人、嚴於律己。

1942年夏天,戴笠的家鄉保安淪陷,全鎮房屋遭日軍燒盡。藍太夫人已70高齡,躲在深山中,備嚐艱苦。有人勸戴笠派車送藍太夫人去重慶,以保安全。戴笠回答:「我有同志十萬人,人皆有母,都在顛沛流離之中,我怎麼有力量都接到重慶來?」

戴笠原配毛夫人,1939年病逝後,戴笠即未再娶。日本投降後,戴笠回上海奠祭,淚如雨下。有人向他建議,將毛夫人棺柩運回江山老家安葬。戴笠感慨地說:「各處難民眾多,一時尚不能還鄉,我怎能先運故人棺材回去?」

空難殉職

1946年3月17日上午,戴笠在青島匯泉區看到一處幽靜蔥翠的別墅,不禁感慨:「如果我能在此,可供息肩終老之所了。」語意淒楚,意味滄桑。

戴笠臨行時,看到軍統青島站站長梁若節穿的仍是那破舊的中山服,便命梁開個尺寸,戴笠要做個軍服回上海後給梁寄過來。戴笠對屬下的無微不至,感人至深。

因當天上海天氣狀況非常不好,梁若節建議戴笠停留一天再啟程,有人說南京氣候好,戴笠立刻指示隨行人員上機,如果不能在上海降落就在南京降落。

下午4時,軍統局南京處、上海處均沒有飛機降落的消息。毛人鳳與中美合作所同仁立刻派出飛機尋找。3月19日,天津大公報卻刊載「戴笠飛機失事,毛澤東在延安舉行同樂大會」的頭條新聞。

軍統局南京處劉啟瑞和戴先生的副官賈金南,後來在浙江江寧鎮岱山困雨溝找到了飛機殘骸與戴笠屍身。

蔣介石與戴笠遺屬合影。(新紀元資料室)

蔣介石聞訊,非常震悼。6月12日,蔣公主持戴笠公祭儀式,致贈輓聯云:「雄才冠群英,山河澄清仗汝績;奇禍從天降,風雲變幻痛予心。」中共竊權後,蔣介石派特工冒死將戴笠的部分後人營救到台灣。戴笠與妻子毛秀叢的兒子戴善武(戴藏宜)在中國鎮反運動中被槍決。

中共特工總頭目周恩來在中共的會議上說:「戴笠之死,共產黨的革命,可以提前十年成功。」

美國海軍部計劃以美國政府的名義頒贈戴先生一枚勳章,準備由梅樂斯將軍赴華參加葬禮,但遭到了馬歇爾將軍的反對,理由是,戴笠是中國最有名的反共人物,美國必須保持中立的態度。

戴笠之後的軍統迅速衰弱,而二戰之後的美國從尼克松到老布什到奧巴馬,對中共一路綏靖縱容,養虎為患,才形成了今天共諜遍全球、「藍金黃」通吃的局面。@*#◇

參考資料:

台灣國史館:《戴笠先生與抗戰史料匯》
張式琦、費雲文:《戴雨農先生全集》
薩沙:《蔣介石的神祕佩劍、特工之王——戴笠》
良雄:《戴笠傳》
王淨文:《戴笠一代護主救國奇才》

點閱【歷史回眸】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正是對中國傳統典籍的精研,使他擁有遠見卓識,拒絕接受「五四」流行的科學主義和反傳統思想,並預見到:共產黨「要把我中華民族五千年崇高優秀的歷史文化,摧毀無遺」。
  • 晚清直至民國時期中的名流人士,儘管政治抱負各不相同,歷史功過也自有後人評說,但他們為官做人都有重德尚義的氣節,都展現了中國傳統文化的底蘊。段祺瑞就是這樣一位人物。
  • 1916年,李叔同假期到杭州虎跑寺斷食,開始是想藉此療治長期折磨他的神經衰弱症。期間的一些神奇體驗,讓他悟到很多東西,同時他也接觸了很多佛經,對名利情執的虛妄,有了進一步了悟。第二年,李叔同又去聽法,自己改名為「李嬰」, 示脫胎換骨之意。
  • 1880年9月23日,李叔同生於天津名門望族。他降生之日,一隻喜鵲口銜松枝送至產房內,人們都說這是佛賜祥瑞。其父李筱樓當時已是68歲,老來得子,非常高興,給他起名文濤,字叔同,他排行第三,小字三郎。李叔同的母親王氏,是李筱樓的五姨太,當時是20歲。
  • 人死後必須下葬,因為中國人歷來講 「入土為安」,這樣無論是對逝者還是其家人,才能夠得到心安,然而,蔣介石先生卻一直未能入土下葬。
  • 他是一個農民的兒子,年輕時考入保定軍校,22歲從軍報國;抗日三次長沙會戰殲敵12萬;晚年捧讀孔子,歸隱嘉義山田,壽達103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