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癱瘓3年 農婦修法輪功康復 卻遭中共迫害死

2018年12月29日,四川德陽市廣漢市西高鎮法輪功學員李大瓊被中共迫害致死。(明慧網)
人氣: 92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1月25日訊】四川德陽市廣漢市西高鎮李大瓊曾癱瘓三年多,修煉法輪功後得以康復,卻因堅持信仰被中共非法關進洗腦班、看守所、拘留所,被強迫勞動、監視居住、被迫流離失所,於2018年11月29日含冤離世。

學大法 獲新生

明慧網報導,李大瓊生前住在廣漢市西高鎮金光村21組,1995年患了嚴重的玄暈症「美尼爾氏綜合症」。她的丈夫是個憨厚的老實人,看到她被病痛折磨,就想方設法為她治病。

可她的病情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重,到1997年2月她就攤在床上,後來自己翻不了身。她丈夫的戰友來看她時都說:「她頂多再活一個月」。她自己也感覺走到了人生的盡頭。丈夫因沒有錢為她治病,就買了一本按摩書,看著書給她按摩。

1998年8月28日,李大瓊的丈夫騎三輪車把她載到廣漢去看病,見有人在金雁湖公園煉功。他們就問那些人煉的什麼功?有人熱情地告訴他們:「這是煉法輪功,是真正性命雙修的功法,祛病健身效果好」。她一聽說可以祛病健身,為了治好病,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不拖累家人,她就開始學法輪功。

修煉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後,李大瓊按照大法師父教導的「真、善、忍」原則去做,不斷提高心性。修煉三個月後,她這個疾病纏身、癱瘓在床三年的文盲農婦重獲新生,曾患的各種疾病不翼而飛。後來她還能識字,閱讀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一書。

她從內心深處認識到法輪功是高德大法,「真、善、忍」是我們中華民族的精神瑰寶。她按此理念修煉,昇華自己的思想和道德,做一個符合「真、善、忍」的好人,同時獲得健康的身體。隨著修煉,李大瓊見證了法輪大法是正法,大法書中說的句句都是真實的。

善解婆媳冤緣

1975年李大瓊結婚成家,當時丈夫還在部隊服役。1977年丈夫復員回家後不久,他們的女兒就出世了。女兒的出世給他倆帶來了希望和精神上的安慰。

可是好境不長,她婆母見到孫女出世後,不但不高興,反而很仇視兒子一家,於1977年臘月20日竟然把他們一家三口趕出了家門,給了他們一口沒有鍋蓋的鍋、三個碗,其餘什麼都不給,算是分了家。

當時李大瓊對婆母的氣恨無以言表,大冬天的, 女兒才幾個月,她真是欲哭無淚,除了恨還是恨。鄰居都覺得做得太過分了。不管怎樣,日子還得過呀,他們找生產隊借了一點餵牛的穀草,臨時撘了一個棚子,暫時避避寒風。隨著歲月的流逝,李大瓊對婆母的恨與日俱增。

她修煉大法後,從大法中明白了一些道理,知道人所遇到的一切都不是無緣無故的,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後來她就主動招呼婆母,與她拉近關係。丈夫也為她學大法後能修得如此寬容而高興。

婆母快離世時,當著兒子的面拉著李大瓊的手說:「媳婦,以前的事都是我的不好,是我的錯,望你們能原諒我的過錯。」李大瓊說:「是我修了法輪大法,按照師父的教導做,才使我在認識上對過去的事有了根本的轉變。」後來她婆母沒有任何遺憾地離開了人世。

是大法善解了她和婆母之間的冤緣。丈夫通過她修煉後天翻地覆的變化了解了大法,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所以在她後來多次被迫害中,他都堅定地支持她、保護她。

做好人 遭迫害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發動了殘酷的迫害,從此李大瓊家無寧日。

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看到這麼好的大法卻遭到無中生有的誣衊、誹謗、打壓,李大瓊心裡很難受,決定要用她的親身經歷告訴政府、告訴人們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做好人的,不要相信誣衊的宣傳。

2000年12月,李大瓊帶上賣菜攢下的450元錢去北京,想以親身經歷告訴政府法輪大法是好的,不是宣傳中說的那樣。在河北燕郊,她被綁架,被脫光衣服蒐身,僅剩的200元錢被搶走。

警察把她送到四川駐京辦,在中途她走脫掉,去了天安門,又被天安門的警察綁架。警察用電棍打她,打掉了她兩顆牙。

在北京某派出所關了一天一夜後,李大瓊被廣漢警察姜天興、李傳強等非法劫持回廣漢。

在西高鄉政府三樓,鄉鎮書記戴文勇、副書記朱宗懷與鄉派出所警察七八個人拿著竹塊和木棒圍著她暴打,並辱罵和威脅她。她被打昏死過去,醒來看到滿地是打斷的竹塊和木棒。

在鄉政府被非法關押了3天後,李大瓊被轉到西高洗腦班迫害,每天只給一點稀飯吃。警察不准她睡覺,讓她站在一個潑了水的圈裡,大冷天不准她穿鞋。

警察要她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她拒絕,他們就把她劫持到廣漢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回到公社後,李大瓊又被強行修路20多天。

2001年初,西高鄉政府和派出所警察十多人,3次到李大瓊家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籍和資料,後來隔三差五地來她家進行騷擾。

大約是在2001年的5月份,西高鄉政府副書記朱宗懷、大隊民兵連長治保主任邱治遠、西高鄉派出所警察蔡老二等共二十多人打著看望李大瓊的幌子,實際上來她家非法抄家,搶大法書籍,但他們什麼也沒有抄到。

同年10月份,西高鄉武裝部部長邱灰才、派出所警察江波、大隊的書記忠國述等六七人一天內就對李大瓊非法抄家兩次。

2003年黃曆7月15日,李大瓊在田裡割穀子,西高鄉幹部宗國樹,大隊婦女主任蔡華翠,民兵連長邱治遠和派出所的一幫人,來到她割穀子的田裡,搶走她手裡的鐮刀。兩個人把她架起,就往車上扔,還說把她弄去學習(洗腦班)。

她丈夫一聲大吼:「你們要幹什麼?」架她的兩人一愣,李大瓊乘機從兩人手中掙脫後就跑。她丈夫擋著他們,那一幫人推開她丈夫,跟著追她,追了三里地。她跑到大河邊,無路了,被迫跳進河裡。一幫人沿河蒐尋,直到晚上8點多鐘也沒發現她。

她從此流離失所。鄉幹部和派出所的警察還到她的娘家非法蒐查,非法將她的姪子李亭貴關進什邡派出所兩天。她流離失所半年後才回家。

2004年9月份的一天中年12點半,西高鄉政府副書記朱宗懷、西高鄉派出所警察江波、大隊的書記鐘國述、大隊婦女主任蔡華翠、民兵連長邱治遠等十二三人來到李大瓊家。她丈夫看到來人很生氣地說:「你們又來騷擾我們,我今天用大糞撲你們。」他拿起糞勺,裝上大糞就向他們走去。

江波說:「你敢撲,我就弄死你!」。李大瓊的丈夫說:「死就死,現在老百性反正沒法活了。」李大瓊急忙擋著丈夫,按住他的手說:「我們是修『真、善、忍』的,要忍!」來人見李大瓊丈夫很凶,一個個地都從李大瓊身後溜走了。

這一次他們來是因為前兩天,李大瓊把一封法輪功真相信直接送到西高鄉政府書記辦公室鄭書記手上。鄭當時問李大瓊:「你是誰?」李說:「我是金光村的李大瓊。」當時鄭嚇得一跳,大吼:「你膽大,你敢給我送信?」

由於鄭的驚慌失措,從別的辦公室出來很多人圍著李大瓊。李大瓊很鎮定,圍著她的人給她讓出一條路,她就走了。那些人都呆若木雞地目送著她走出鄉政府。

2007年,中共「十七大」要召開,鄉幹部一幫人在李大瓊家門上貼了封條,並監視她15天,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只要李大瓊一出門,他們就跟隨其後。

2008年7月12日,李大瓊在什邡市菜市場買豆子時給人們講法輪功真相,被什邡市警察綁架,並被非法拘留了15天。一個國保警察對她刑訊逼供,還用拖鞋打她的頭。

2008年北京奧運前,李大瓊又被綁架。警察還在她家附近監視了15天。

其後,李大瓊一直遭到監視。2017年8月9日,3個西高鎮派出所警察再次上門騷擾李大瓊。2018年11月29日,李大瓊在中共長期的高壓迫害中含冤離世。#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11-26 12: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