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留學生:中共政府監控我的活動

一位在加拿大的維吾爾族留學生披露,自己在加拿大的活動受到中共政府監視。示意圖(Shutterstock)

人氣: 501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1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王蘭多倫多編譯報導)一位在加拿大維吾爾族留學生最近披露,在加拿大生活的維吾爾族人都感受到了來自中共政府的壓力,中共用把他們在中國的家人關入再教育營作為威脅,監控他們的行動。一份從中國祕密來源獲得的機密文件顯示,中共當局正在監視全球的維吾爾族人,並用威脅的手段令其噤聲。

一位住在加拿大的維吾爾族留學生告訴CBC說:「我認為大多數在這裡學習或居住的維吾爾族人都感受到了來自中共政府的壓力。因為中共擔心居住在國外的維吾爾人會向外國媒體或外國人講述新疆正在發生的事實。」

該學生同意接受CBC採訪,但要求對他的身分必須保密,此文稱他為亞布拉罕。


亞布拉罕說,中共當局向他施壓,要求他將在加拿大身分證、地址、學校文件甚至個人健康信息寄回國內,儘管他不知道政府為什麼需要這些東西,「我把這些信息給他們了,因為他們要」。他說,如果他不遵守中共當局的要求,他在新疆的父母將可能被送往再教育營

亞布拉罕說,他認識一些加拿大的其他留學生,就有親戚在再教育營中,但是許多學生都不敢說出來。

中共政府也直接威脅他的父母,並利用他的父母監視他在加拿大的活動。他說中共控制著中國的一切,他們什麼都可以找到。

總部位於美國華盛頓的國際調查記者聯合會(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簡稱ICIJ)發布消息說,他們從中國內部的一個祕密來源獲得機密文件顯示,中共正在對全世界的維吾爾族人進行監視,包括在加拿大留學的維吾爾族學生和其在中國的家人。

國際調查記者聯合會說,他們獲得的這份高度機密文件經過情報專家證實其真實性,文件顯示,從2017年開始,中共官員開始監視1,535名已獲得外國國籍並在全球領事館申請中國簽證的維吾爾族人。

文件中,一份日期為2017年6月16日、文件名為「自治區黨委打擊前線進攻組織」的文檔顯示,正在密切監視75名獲得外國公民身分的維吾爾族人,這些人當時在中國。

該文件說:「不能排除他們仍然國內活躍。個人身分驗證應一一檢查。」

該文件還按國籍對這些人進行了分類:「土耳其人(26名),澳大利亞人(23名),美國人(3名),瑞典人(5名),新西蘭人(2名),荷蘭人(1名),烏茲別克斯坦人(3名),英國人(2名),加拿大人(5名),芬蘭人(3名),法國人(1名),吉爾吉斯斯坦人(1名)。」

大赦國際加拿大主席艾利克斯·尼夫(Alex Neve)表示,新獲得的文件「駁斥了中共政府提出的,再教育營提供維吾爾族人民教育職業經歷」。

大赦國際加拿大主席艾利克斯·尼夫表示,中共在新疆進行如此大規模監禁計劃,在世界上前所未有。(加通社)

尼夫說,如此罪惡的「大規模監禁計劃,幾十年來全世界從未見過」。

另一部分文件顯示,中共的使領館正在追蹤4,341名新疆人,他們申請過簽證,去過國外,並指示官員對這些人進行「分析」,「特別是尚未離開中國的1,707人」,部分人可以離境時逮捕或送入再教育營。

ICIJ已將文件的文本和電子副本發送給了位於華盛頓特區的中共大使館,並請求北京的中共外交部評論。ICIJ均未收到答覆。

加拿大維吾爾人協會的創始人穆罕默德·托蒂(Mehmet Tohti)一直是多倫多維吾爾族維權人士代表,他對中共政府的控制策略非常了解。

他說:「維吾爾活動人士在加拿大同樣受到中共政府的壓力,恐嚇、騷擾和威脅。他們劫持了你的父親、母親和其他親人……然後還強迫你保持沉默。」

托蒂說他的母親在2016年被中共祕密警察逮捕,至今沒有消息。他說他媽媽是個70歲的老人了,她能做什麼錯事呢?

「散布恐懼 令人沉默」

尼夫說,中共政府正在將諸如大赦國際和聯合國之類的獨立國際人權組織排除在新疆拘留營之外。

「政府實施這類恐嚇和大規模侵犯人權的運動總是有很多動機,但是其中之一是散布恐懼和恐嚇,並讓人們感到震驚,以致人們害怕抗議,他們不敢說話了。」尼夫說。

前加拿大駐華大使馬大維(David Mulroney)表示,他對中共政府對加拿大維吾爾人進行監視的報導並不感到驚訝。

他說:「中共這樣做已有一段時間了。它僱用學生、僱用社區中的人,以監視政府認為會製造麻煩的人。」

馬大維表示,中國的一些維吾爾族人被迫「自願」不和加拿大的親戚聯繫,以保護自己。

「有一些非常勇敢的維吾爾族人繼續發聲並講述自己的故事,但我認為,許多其他人將向加拿大政府尋求某種程度的保護和支持。但直到各國開始表現出更多的骨氣,並開始反抗之前,中共將繼續我行我素。」#◇

責任編輯:嚴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