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聊齋故事:追著她打的雷

文/秦雷
雷電示意圖 (Pixabay)
  人氣: 2253
【字號】    
   標籤: tags: , ,

1999年以後,我因修煉法輪功,幾次被抓進北京的看守所,耳聞目睹了很多現實版的「聊齋故事」,現如實記錄。

在房山看守所時,有個當地的中年婦女,大家叫她陳大姨兒,我記得好像是上訪進來的。一天大家閒聊,有個女人抱怨她婆婆如何不好。

大家七嘴八舌、家長里短的,陳大姨兒就講了一個故事:

我們村有一家人,兩個兒子娶了媳婦,與婆婆住一個院。小媳婦是村裡少有的高中畢業生,瞧不起人,與婆婆相處得不好,經常罵婆婆。一天婆婆氣不過,就說,你再罵我,天打五雷轟。這小媳婦打心眼裡不信這些,繼續罵。

一個秋天的晚上,外面突然打起一個雷,然後就聽見雷在房頂上繞來繞去。院裡正晾著苞米,因為怕雨淋濕,哥哥和嫂子都跑出門,將苞米搬進倉房。小媳婦也喚她男人去搬。眼看雨點下來了,小媳婦就跟著出去搬。

小媳婦剛一出門,突然雷聲大作,她就感到房頂上那繞來繞去的雷,像追她一樣,她抱著苞米往倉房跑,跑進了倉房,那雷就堵在倉房門口炸響,嚇得她不敢邁步。可是剛才哥哥嫂子和她男人在院裡都沒事呀。

小媳婦大著膽子邁出倉房往家門跑,只見一道閃電,雷就在她前面炸響了。她想退回倉房,雷又在後面炸響,她嚇壞了,在雷的追趕下,她在院子裡跑了幾個來回。大家看著雷追她,都驚呆了。慌忙中,小媳婦跑到婆婆房門口,敲門,進屋就哭了:「媽,我錯啦!」

「真的嗎?」有人問。

「真的」,陳大姨兒說:「那小媳婦就是我。」@*#

點閱【現代聊齋故事】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被關在北京老七處時,見識過「請筆仙兒」。「請筆仙兒」是北京老七處的一個遊戲。老號裡都會傳下來一個畫著格的圓盤,就是用塑料飯盆在硬紙殼上畫一圓圈,上面等分成很多小格,寫數字,從1寫到20,按格寫趙錢孫李姓名等等。在押人員常常用這個算小人、仇人、戀人,或者用來算生日、刑期等。
  • 1999年8月,我在北京房山看守所,認識了一個房山的大姐,玩牌賭錢進來的。她講了一個自己家的故事:
  • 2008年,我在北京崇文看守所碰到一個小偷。 她是內蒙人,不到40歲,看起來非常精幹,她講,自己做生意很多年了,來往於呼和浩特與北京之間,倒賣內蒙的防護林。她做得很成功,家裡家外都靠她。
  • 2008年末,我被關押在北京通州看守所,結識了一個19歲女孩,她叫小玉,在裡面待了快一年了,案子也沒有結果。通州看守所條件非常差,幾十個人睡一個大鋪,但她看起來並不焦慮。她問我信不信輪迴轉生,我說信啊,於是她就和我說了她的故事。
  • 1999年以後,我因修煉法輪功,幾次被抓進北京的拘留所,耳聞目睹了很多現實版的「聊齋故事」,現如實記錄,文中人物用了化名。
  • 講一件我自己親身經歷的事。我25歲,大學剛剛畢業,留在北京工作。我老家在北方一個山巒包圍的狹長盆地中,這裡平均海拔超過1100米,水草豐美,牛羊眾多,從戰國起就是有名的「皮都」,家家也多供奉著各類「地仙精靈」的造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