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給孩子們灌輸精心編織的既定真理

【紀元專欄】現代教育是如何失敗的?

文:Ryan Moffatt 翻譯:李平

人氣: 2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1月27日訊】有未成年子女的父母,都會擔心子女未來,擔心他們是否做好準備迎接未知的世界,是否具備能力解決未來面臨的複雜問題, 是否具備成熟心智明辨是非,是否學會評判自身行為,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等等。

家長盡力把子女培養成有責任心和有用的全球公民,教育系統對家長的努力,要麼起阻礙作用,要麼起協助作用。當家長和教育系統完美配合,教會年輕人辨識真偽和增長能力,培養出的下一代就會具備在未知世界中生存和發展所必需的知識和成熟心智。

然而,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越來越多的年輕人發現自身根本不具備應對現實世界挑戰的心智能力。

現代教育病入膏肓

如今的學校,不再是獲取知識的主要來源。有了因特網,隨時隨地打開電腦就能獲取新知識,知識不再像過去一樣只是世代傳襲。網絡上,任何一個問題,都有各個不同層面和角度的觀點和看法,供人們分析和探索。遺憾的是,信息多,不等於智慧就多。

現代教育者,或因道德觀錯位,越來越只給孩子灌輸精心編織的一套所謂既定真理,對於客觀事實,因觸動人們不想被觸動的一面,則一味排斥,不讓孩子挑戰問題的既定一面。

現代教育機構,也只一味傳播和維護自身觀念,不再盡職盡責傳播知識。如今各級教育系統中,這一現象日益普遍,有些話題根本碰不得,根據一些拼湊的事實,也能得出一套所謂的最後定論。其中一個最典型問題是圍繞氣候變化方面的討論,被嚴重誤導,完全成了一套教條和危言聳聽式的言論。

瑞典環保少女格蕾塔·通貝里(Greta Thunberg)發起的氣候變化戰,激勵許多年輕人響應。年輕人受啟發,想要為世界帶來一點積極的變化,固然精神可嘉,也教會年輕人在重大問題上不要只一味消極旁觀。問題是,在氣候變化上的辯論,一些與現有說法衝突的客觀事實,卻被外界忽視甚至惡意攻擊。

尊重事實被攻擊

維多利亞大學動物骨骼識別專家、北極熊研究員克羅克福德(Susan Crockford)研究發現,北極熊並未像外界普遍猜測的瀕臨滅亡,數量不減反增。這一發現本來是好事,動物環保人士本應熱烈慶祝,或即使不相信,也該找出證據駁斥才是。

克羅克福德面臨的是,既不是外界的熱烈歡呼,也沒有對方有理有據的駁斥,而是先被維大演講局(UVic’s Speakers Bureau)除名,緊接著今年5月被維大解除副教授一職。

克羅克福德懷疑,她被除名和解僱,和她在北極熊問題上的發現和演講有關。她在博客上說,可能是哪個在政治上有影響力的人,想讓她噤聲。如果她的懷疑是真的,說明教育界認為她的觀點對於學生來說,是政治上的極度不正確。

世界氣象組織(WMO)祕書長塔拉斯(Petteri Taalas)最近在芬蘭警告,氣候變化問題已被氣候極端主義者綁架,成為他們推動激進環保運動的藉口。現在人們應該冷靜,好好想想真正的解決辦法。塔拉斯說,現在不是世界末日,只是挑戰更多而已。有些地區,生活環境的確日益惡劣,但人們都挺過來了。

塔拉斯這番話,非常理智和冷靜,只是呼籲人們要理性看待和討論氣候變化,卻招致環保激進人士的羞辱和攻擊。

開放求實很關鍵

文章認為,關鍵問題不是爭論氣候變化的科學入情入理 ,而是強調在重大問題上,要鼓勵人們持開放態度。 一味固守問題要政治正確,無視問題殘缺不實的一面,對對立衝突的客觀事實充耳不聞,只會導致魯莽錯誤結論。

作為教育機構,在氣候變化等問題上,學校不要害怕為學生提供兩方面的事實和觀點,只有這樣,學生才能自己做出全面不偏頗的決定,得出自己的結論。就像家長,內心都想保護孩子不要過早接觸現實世界客觀冰冷事實,但正是這些客觀事實,才是孩子實現全面自我能力的關鍵所在。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