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輪功學員魏起山在秦皇島看守所被迫害死

在海外的遊行隊伍中,法輪功學員手持花圈悼念在中國大陸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人氣: 63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1月27日訊】被非法判刑7年的河北秦皇島市法輪功學員魏起山,於11月23日晚在河北省秦皇島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報導,11月23日晚上9點20分左右,魏起山的家人接到電話通知後匆匆趕到秦皇島人民醫院,在急診室看到躺在板床上的魏起山的遺體。他的右胳膊耷拉著,全部呈紫色,眼睛半睜著,臉色不像剛剛去世的樣子。

據秦皇島市看守所趙姓警察稱,11月23日晚8點多,魏起山上廁所突然摔倒(怎麼摔倒的不清楚),然後說找了看守所醫生搶救。

在家門口遭綁架

2018年6月12日早上7點多鐘,魏起山、于淑榮夫妻出去給客戶送牛奶回來,還沒進家就被一群人圍上來綁架。長江道派出所、公安國保人員強行搶去他們的家門鑰匙,私自闖入家中蒐查、搶劫,並且沒有蒐查證,沒有證人在場,沒有家人在場,沒有被綁架的當事人簽字、家人簽字,沒給搶走物品的清單。

家人四處打聽才得知,魏起山夫婦二人被秦皇島開發區國保夥同開發區長江道派出所警察綁架,劫持到長江道派出所非法審訊,而後被送到秦皇島看守所拘留迫害。

據悉,秦皇島市政法委、公安局、國安不敢打擊真正的黑惡勢力(因為許多黑惡勢力有後台,害怕報復),為了充數因此迫害法輪功學員,造成了許多法輪功學員被無辜冤判,家庭親友都遭受極大傷害。

律師當庭證明警察違法、公訴人濫訴

2018年12月19日,魏起山夫婦在昌黎法院被非法庭審。律師與家屬辯護人當庭依法辯護,證明魏起山、于淑榮夫妻無罪。警察肆意侵犯公民權利、執法犯法,公訴人夥同違法警察構陷無辜公民。

律師指出,魏起山、于淑榮夫婦是在樓下被所謂的「人民警察」強行搶去家門鑰匙。警察私自非法闖入民宅,沒有蒐查證,沒有證人等在場,這些都是違法行為。

警察非法搶劫了當事人的家,而後羅列罪名立案,涉嫌作假證、偽證。此次綁架給所有在奶站訂奶的公民及魏起山、于淑榮夫妻家庭造成的經濟損失達十幾萬元之多,對許多訂奶的民眾,造成了傷害及不良影響。

律師還指出,秦皇島市經濟開發區長江道派出所先綁架了人,後蒐羅證據,而後立案。這種做法,違背了司法程序,是知法犯法。

而且鑑定人員是否有資質證件,法院、公訴人並沒有拿出證明,而每一次鑑定人、公安機關人員都沒有拿出其本人的鑑定資格證書。

家人在辯護中問:「魏起山,公訴人起訴您利用x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您參加了哪種邪教(家人辯護分別說出一些邪教的名字)?」

魏起山答:「沒有,我沒有參加這些邪教。」家人又問:「您破壞了國家哪部法律?哪部法律讓您破壞得實施不下去了?」魏起山答:「沒有,我按『 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怎麼能說我邪呢?」

家人還指出,法官、公訴人對當事人的指控是不能成立的,並解釋說:「如果我隨便闖到你家非法抄了你的家,發現你家中儲藏大量的現金,超出了你的工資數額,便指控你或投訴你貪污受賄等,有證據嗎?合法嗎?

「而法輪功學員在家放著的許多書籍,都是法輪功學員自己每天必看的書籍,這些書怎麼就能破壞了國家的法律,怎麼破壞的,用什麼破壞的、使國家的哪條法律不能施行了?」

魏起山、于淑榮也為自己做了辯護,認為公安國保對他們栽贓陷害。國保最初說在電線桿子上看到一個條幅,而後又變成了三個條幅,調監控看到的只是戴著口罩的所謂「嫌疑人」,並不能當作證據來指控。「即使是我們掛的條幅,也沒破壞誰的安定與穩定,信仰是國家憲法規定的自由,誰也無權干涉。」

當日下午在物證辯論階段,法官讓律師和家屬辯護人看所有的「物證」。

律師非常認真地一本一本地念著書籍標題、出版社、書的出售價格。比如:《加拿大法會講法》、《新加坡法會講法》、《瑞士法會講法》、《悉尼法會講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等等。

律師說:這些都是國家正規出版社出版的,有合法性,公訴人所指控的證據、許多資料,如《江澤民其人》是揭露江澤民在對法輪功學員犯罪,這恰恰證明當事人無罪。

下午4點多,法官宣布休庭。

再次非法庭審

2019年7月4日上午10點30分左右,昌黎縣法院又一次非法庭審魏起山夫婦。

魏起山說自己無罪,國保警察曾對他說,只要他承認是自己貼的條幅,就沒什麼大事,可以被釋放,因此讓他說條幅是自己寫的。魏起山說,監控中看到的條幅不是手寫的,國保警察的證言及公訴人對他的指控是構陷、誘供,所謂證據都是不合法的。

公訴人聲稱有了新的證據,國保及管理小區的安保重新把監控調出來。然而舊的和新的監控錄像時間不一樣。于淑榮說:即使有舊監控,時間也應該是一樣的;而且小區都是新房子,沒有什麼舊監控設備這種說法。因此所謂舊的監控錄像是不能作為證據的。

于淑榮還指出,公訴人把多少年前她遭勞教迫害時已經執行過的構陷資料,又重新加到她這次被判刑裡,這種兩次利用更是構陷、栽贓。

律師及家屬辯護都說,信仰、修煉法輪功無罪,沒有一條法律文件能說明法輪功犯法,而且公訴人根本說不出來魏起山夫婦破壞了哪一條法律,用什麼破壞的,怎麼破壞的。

最後律師又做了辯護補充說,即使監控裡顯示的是魏起山、于淑榮,為什麼只有他們走出小區的時間及錄像,卻沒有他們回來的錄像呢?那幾個人到底是不是這個小區的人呢?他們為什麼不回來了?人上哪去了呢?

最後法官問公訴人還有什麼證據,公訴人無可奈何地說:沒有。整個庭審歷時40分鐘左右結束。

被迫害致死

然而,一審結果,魏起山被非法判刑7年,于淑榮被判刑4年。他們的家人已經兩次提起上訴,秦皇島中級法院互相搪塞,剛剛有要二審開庭的說法,卻突然傳出魏起山已死亡的消息。

2019年11月23日晚上9點20分左右,家人接到了電話通知,便趕到醫院看到了魏起山的遺體。

晚上10點多鐘,來了十幾個警察,把魏起山裝入屍棺裡要送殯儀館,這樣的事本來應該是由殯儀館的專職人員或者醫護人員來做,可是看守所不知為了掩蓋什麼,派來了十幾個警察代做這件事。

這是一年多來發生在秦皇島市看守所的第二例法輪功學員突然死亡的事件。

2018年9月17日,突然傳出法輪功學員馬桂蘭在秦皇島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具體哪天被迫害死的沒人知道。有消息說,在某天上午6點多鐘,馬桂蘭說自己身體有點不得勁兒,上午8點多被抬出監舍,送至秦皇島公安醫院後不久離世。

據內部消息,河北省來的人(具體什麼部門什麼人不清楚),把馬桂蘭的肚子剖開,內臟取走,說是化驗。再後來的消息就不得而知。據悉,當時不到一個月內,還有其他二位被關押在秦皇島看守所的人離奇死亡。

據不完全統計,2019年11月,秦皇島法輪功學員有近40人被非法關押,其中6人被非法關押在秦皇島看守所。在非法(超期)關押中,法輪功學員身心遭受極大的摧殘,平日被虐待嚴管,夜間罰站值班,還被強迫做奴工遭剝削。#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11-28 5: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