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展現真相故事 《雪中梅》獲油畫大賽銅獎

第五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銅獎選手江昕儒和她的作品《雪中梅》。(葉蓁/大紀元)
人氣: 46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葉蓁紐約報導)冬天裡,梅花凌寒傲雪的風姿令人敬佩。在第五屆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中,也有一朵潔白無瑕的雪中梅,綻放出聖潔之光。

台灣青年選手江昕儒,創作了一幅寫實油畫《雪中梅》,講述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遭受非法迫害的真相。江昕儒憑藉這幅作品,摘取新唐人油畫大賽的銅獎。

「我沒想到會是銅獎!」得知獲獎的江昕儒眼睛濕潤了,「大賽還有許多畫得很好的選手,這是給我很大的鼓勵。」大賽評委主席張昆侖教授稱讚這幅畫作:「作品的構圖形式比較完美,對主體人物處理得很細膩。」

用藝術講述真實故事

《雪中梅》描繪了一個白雪滿地的冬夜,一名女子穿著單薄的白衣被一輛邊三輪摩托車拖著跑,正在遭受著中共惡警的「凍刑」迫害。惡警停下車到一邊休息,女子則昏倒在地上,身上有點點血痕,但她神情平靜,雙手緊緊攥著金色的「法輪大法好」橫幅。

江昕儒介紹,她創作這幅畫的目的,是希望讓更多人了解真實的事件。「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這個事情已經發生20年了,歷史上從來沒有過這麼邪惡的迫害。」

畫中的少女酷似江昕儒。她說:「我畫的其實是我自己,我沒有真的在中國大陸遭遇迫害,但是我想用一種感同身受的方式表達對這件事的想法。」

雖然傳統油畫是寫實的,但是江昕儒也對畫作進行了藝術化的處理。她說,以真實情況來講,受酷刑的學員不會像作品中那樣只有一點傷痕,但是如果類似用攝影的方式表現,那一定是慘不忍睹的、血腥的。她說:「我沒有過多地去描繪這些傷口,主要是更想讓大家看到,法輪功學員在面對殘酷迫害時,表現出堅毅和不放棄的精神。」

整幅畫在構圖中透露著作者對善惡、正邪的理解。畫作的上半部分描繪了邊三輪摩托車和夜空,整體色調是黑的,「因為邪的、負面的東西本來就不會是主體」;下半部分的法輪功學員是畫面的主角,「法輪功學員遵循『真、善、忍』,這樣的好人本來就應該用亮的色調去凸顯她。」

她還特別提到空中的明月,從色彩和寓意上和主角呼應。「月亮代表團圓,可是法輪功學員卻因為堅持信仰被迫害,只能在雪地裡被殘忍地對待。」江昕儒還特別設計主角的動作,讓她攥緊橫幅,手指著天。「想要讓看畫的人知道,法輪功學員在這麼痛苦的情況下,心裡想的仍然是她的信仰。」

用學院派技法精雕細琢

完成傳統油畫,需要畫家投入大量的時間和心血。江昕儒說,《雪中梅》採用的是古典學院派技法,以直接畫法刻劃主角,增強實在感;以罩染法表現主角暗部和次要事物,以襯托主角。作品從構思到完成,整整花了一年時間。「繪畫前要構思、找模特,我自己練習擺姿勢,經過五、六次才成功。後期要做好效果圖,才能真正在畫布上作畫。」

作畫也不是簡單地拿起畫筆就畫。江昕儒介紹,古典畫法不同現代繪畫直接作畫的方式,「必須先經過層層層層的打底,每一層都薄薄的,等它乾透了才能打下一層,有時要等一兩個禮拜才能乾透。」之後是畫棕色素描,才能開始上色。她說:「每一步都需要細膩地去做準備。」

江昕儒透露,整幅畫中,表現雪地是她在技藝上的最大突破。「這是我第一次嘗試表現雪。」從小到大,她只在法國看過一次雪,所以表現雪景成了她一個很大的挑戰。為了揣摩雪的質感,她盡可能多觀摩許多有關雪地的畫作或照片。由於雪地作為前景,是應該突出的部分,江昕儒說:「我就想要用基底的方式,凸顯出雪地的真實感。」

江昕儒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參觀。(葉蓁/大紀元)

優秀畫家應該術德兼備

現代藝術五花八門,但是江昕儒堅持走傳統繪畫的道路。她認為,藝術關乎人類的道德水準,當人類以丑為美的時候,人類的道德就已經下滑了。「古典繪畫背後的涵養是很深的,她是講究理性美、善良的、正向的。」她說,「如果現在社會,人人都能夠接觸這種純真、純善的藝術,人類的道德才會漸漸回昇。」

因此,江昕儒很感激新唐人油畫大賽,為復興傳統、擴大傳統油畫影響力所做的努力。「善良的藝術在社會很需要被重視。」她認為,「畫家們出於同樣的心,都為了復興傳統、古典繪畫而參加大賽」,是大賽把他們匯聚在一起。同時,畫家間的交流讓江昕儒收穫很多。「大家透過交流的方式,表達對自己畫作的想法,給我這個『新人』很不一樣的經驗。」

「優秀的畫家是術、德兼備的,」江昕儒也闡述了傳統繪畫對藝術家的影響,「一個藝術家從小就注重品德的話,他可以在繪畫的過程中不斷提升自己、洗淨自己,繪畫技術也會一併提高。」她認為,繪畫是用一種直接的方式,向觀眾展示畫家真實的性格。「藝術家提升的同時,也會反映在作品上。」

江昕儒還將繪畫過程比做登山,在一遍遍上色的過程中,「每畫一遍,會面對一些挑戰、困難,就像是翻過一個山嶺一樣。」她說,「等到翻過那個嶺的時候,你會發現前面有更大更遠的山,其實就是不斷往上昇華的過程。」

最後,江昕儒強調,道德和技法,都是傳統畫家不可或缺的。#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9-11-28 4: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