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聞看點】中共又一爆炸性醜聞 北京忙滅火

圖為2019年5月31日拍攝的新疆和田市郊一個中共「再教育營」,該處關押的多數是當地少數民族。(AFP/Getty Images)

人氣: 6853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1月28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前不久,一位中共官員冒死向《紐約時報》提供了400多頁關於新疆的文件。文件顯示,中共正在以教育轉化和職業培訓為名,大規模拘禁維族人士和其他少數族裔。這些機密文件的衝擊波還沒過,新的衝擊波又到了。

華盛頓非政府組織「國際調查記者同盟」24日曝光了最新一批有關新疆百萬集中營的中共內部文件,美媒稱,文件內容令人不寒而慄。

昨天(11月26日),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最近洩露的這批文件與「大量且不斷增加的證據相吻合,表明中國共產黨在侵犯人權、虐待大規模被拘者」。

自稱中共間諜的「王立強」叛逃澳洲,揭出中共特務的一些祕密後,又牽出中共曾試圖在澳洲聯邦議會安插特務的醜聞。24日香港區議會選舉重挫了建制派的勢力,使中共在香港的觸手遭受重傷。再加上中共百萬集中營醜聞被揭,北京現在真的忙活不開了,四處滅火,但葫蘆和瓢哪個也按不下去。

百萬集中營細節曝光

「國際調查記者同盟」曝光的文件,是第一次曝光中共百萬集中營的細節。

「宿舍門、樓道門和樓層門必須雙人雙鎖、即開即鎖。嚴格學員活動管控,防止……發生逃跑事件」;

「嚴禁學員私藏手機或工作人員將手機交學員使用,嚴防工作人員與學員私交往來,內外勾結」;

「在培訓中心設置強管區、嚴管區、普管區……採取不同的教育培訓方式和管理制度」;

「宿舍教室視頻監控必須全覆蓋、無死角,保證值守人員實時監看、詳細登記,發現可疑情況立即報告」;

「堅持每天集中上課學國語、學法律、學技能……每週一小考,每月一中考,每季一大考」;

「促進學員悔過自新和檢舉揭發」;

「要強化工作人員保密意識,嚴肅政治紀律和保密紀律」;

「由所在地基層組織負責跟蹤幫教,派出所、司法所納入列管對象,一年內不得脫離視線」。

……

長期研究中共大規模拘禁系統的鄭國恩和其他一些學者、情報界專家查閱分析後認為,這些文件「是真實的」。他表示,「與目擊者提供的證據相吻合,這是這些文件如此重要的原因。」美國之音表示,這些曝光的細節「令人不寒而慄」。

遠比新疆集中營恐怖的勞教所

這些披露的百萬集中營的情況,法輪功學員李先生早在2000年前後,已經親身經歷過了。李先生認為,當年的勞教所,那種恐怖程度遠超現在百萬集中營,百萬集中營最多是把勞教所換了個名字。

李先生因為修煉法輪功,被抓進了當時所謂「現代化文明」的天津雙口勞教所。不過現在中國大陸已經把勞教所都關閉了。迫害也轉移到其它「執法」部門了。

李先生介紹,當年雙口勞教所有五個大隊,每個大隊有八個班,共計96個床位。但是實際的容納量卻有150—160人,沒有床的只能睡地板。那裡蒼蠅蚊子終年不斷,而且在社會上早就消失的臭蟲,那裡也多的無法形容,有法輪功學員曾戲稱「飛機坦克狂轟濫炸」。

據李先生講述,勞教所規定法輪功學員只有過了夜裡12點才可以休息,早晨5點又被喊起床出工幹活。每天的工作量非常大,有的人連去廁所的時間都沒有。但即使如此,很多人還是要幹到第二天凌晨三四點鐘才能勉強完工,完不成奴工任務就會遭到一頓毒打。一年到頭,周而復始。

有個叫姚來春的警察,他曾對勞教人員說,「臭勞教,一天睡兩個小時就足夠了」,「不要忘了,你還有個小名叫勞教」。

還有一個叫甄潤仲的警察,說得更恐怖:「你幹也得幹,不幹也得幹,出了事兒,你去死也得給我頂。你死了,我給你花九十九塊錢一燒,北倉(火葬場)我有熟人,不用排隊,到那兒就燒,我給他一百,他得找我一塊,這一塊我還買一包方便麵呢!」

至於食物,李先生提起來就覺得噁心。他說每天只有拳頭大小的5個饅頭,早晚是黑的,中午稍白一點,饅頭裡經常有老鼠屎。摻了自來水的稀飯,米粒可以數得過來。白菜沒洗過就放進鍋裡,用水煮煮就出鍋,上面漂著很多小蟲子。

李先生還講述了一些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情況。早前大紀元報導的法輪功學員周向陽,曾與李先生一同在勞教所被迫害。周向陽曾多次被警察毒打和電擊,有一次當場暈了過去。周向陽反反覆覆被抓捕關押了很多次,如今仍然在天津濱海監獄被迫害,他的妻子李姍姍在天津女子監獄被迫害。

有一位叫李良的學員,身體瘦小單薄。剛進勞教所就被打成了「血人」,「整個臉都變形了」,洗過三次仍然滿臉血污。據李先生講述,李良反覆被打,直到打人的甄潤仲沒了力氣才停止。

劉瓊是一個開朗的年輕人,李先生說他不知道挨了多少次毒打。打他的人中,有一個當時勞教所所長的親戚叫王洪生。王洪生是個屠夫,打人心狠手黑。他打過劉瓊之後,第二天還要繼續打。可是扒下劉瓊的褲子,這個「屠夫」也下不去手了,劉瓊的屁股昨天已經被打得皮開肉綻了。

天津市薊縣的王建會,被折磨的實在受不了了,他曾經想過「一死了之」。絕食抗議期間,勞教所讓他的母親和妻子來勸他吃飯。王建會說了這麼一段話:「我吃飯你們就放心了嗎?我在這裡每一分鐘都有生命危險,每一分鐘都在遭受迫害。我吃了飯,你們就能放心嗎?」有一次王建會被毒打,警察楊俊遠指使打手說,「拿棍子去,往死裡打,打死了我負責」。

劉忠林是一位老實的靜海區農民,李先生說,劉忠林在被關入勞教所後,妻子患了重病。離世前家屬到勞教所央求,希望讓他們夫妻見上最後一面。但是勞教所怎麼都不答應,最後劉忠林的妻子帶著深深的遺憾走了。

一位叫黃禮喬的法輪功學員,勞教期間經常被警察整夜毒打。看管他的勞教人員暗中向他伸出大拇指,說黃禮喬是「硬漢子」。

李先生說黃禮喬後來又多次被綁架關押,前不久剛剛從天津濱海監獄回家。在濱海監獄,黃禮喬同樣遭受了各種毒打和上大掛等多種酷刑折磨,可謂是九死一生。

還有一個叫唐堅的學員,多次遭到各種酷刑迫害。有一次被一個王姓警察打嘴巴,這個過程被另外一個勞教人員暗中計時,發現足足打了65分鐘。還有一次,警察用透明膠帶封住唐堅的嘴,然後又用膠帶把他五花大綁地綑起來,讓他趴在地上。

唐堅絕食抗議,被警察野蠻地灌食。警察在流食中放了大量的鹽,卻不讓唐堅喝水。肺部嚴重感染的唐堅高燒不止、昏迷不醒,到人奄奄一息的時候才讓家屬接回家。唐堅告訴家人,「什麼苦都吃了」。2004年7月9日,唐堅含冤離世了,臨死前,他的身上還有很多傷痕。

李先生還向我們講了很多雙口勞教所的情況,那種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慘烈程度,的確比新疆百萬集中營更令人恐怖。時間關係,不能一一列舉。

恐怖卻被冠上「美麗」的謊言

李先生說,中共的罪惡,都包裹著「美麗」的謊言。中共自稱是對法輪功學員「關心、愛心 、耐心」,實施「教育、感化、挽救」。但正是中共所謂的「教育、感化、挽救」,才使許許多多法輪功學員受到摧殘,使他們的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李先生認為,中共對維族人的迫害,只是複製了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一部分,只是把勞教所的那些東西複製了一部分。如果把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完全曝光,這個世界都會被驚呆。

李先生希望國際社會都能正視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持續了20年的迫害,正視中共對新疆維族民眾和其他人群的迫害。制止暴惡,解體中共。

國際呼籲制止暴惡

昨天(26日)國務卿蓬佩奧已經發出了呼籲,要求北京立即釋放所有被任意拘禁的人。他說,中共打擊的目標不僅是穆斯林,基督徒、藏人和其他少數群體也感受到了中共的「鐵腕壓制」。中共在大規模對被拘押的人實施虐待並踐踏人權。

英國政府呼籲,北京應允許聯合國觀察員「立即、不受限制地進入」這些拘禁營。英國外交部表示,他們「非常關切新疆的人權狀況和中國(中共)政府鎮壓行動的升級,特別是將上百萬維族穆斯林和其他少數族裔實行法外拘禁」。

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說,北京必須履行人權義務,允許包括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在內的獨立觀察員進入新疆。他說,「如果數以萬計的穆斯林確實被拘禁在這些營地裡,那麼國際社會不能視而不見。」

北京四處滅火

國際社會的發聲,對北京有著很大的壓力。最近的情勢發展,有些令習當局難以首尾兼顧。

先是「王立強」披露,曾參與和操控台灣與香港的選舉,綁架異議人士。隨後澳洲又爆出另一個重磅消息,中共曾經試圖在澳大利亞國會安插間諜,事情敗露後,又實施殺人滅口。同時,香港區議會選舉打亂了中共的全盤計劃,重傷了中共的觸手。

一樁樁,一件件,中共所做的醜事、壞事在接連往外翻。幾天來,中共官方到官媒連連「闢謠」、不著邊的指罵,或推責到「外部勢力」「美國干涉內政」等,然而是按下了葫蘆,漂起了瓢。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新疆集中營已經被曝光,中共特工揭露了大量間諜內幕,香港市民也在抵制中共、反抗暴政。解體中共,已經成了國際社會的共同音,北京想四處滅火也忙不過來。

唐靖遠表示,各種跡象證明,中共已經惡貫滿盈,人神共怒。他提醒北京當局,在天滅中共的關鍵時刻,應該順天而行,做出正確的抉擇,不要給未來留下遺憾。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  #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19-11-28 5: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