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內蒙再確診鼠疫 傳長春也現疫情 消息被刪

2019年11月27日深夜,中共內蒙古衛健委宣布,烏蘭察布市四子王旗確診一例腺鼠疫病例,成為官方通報的第四例鼠疫患者。(網頁截圖)
人氣: 1021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1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報導)北京時間11月27日夜間,中共內蒙古衛健委官網公布第四例鼠疫病例。網上則有消息稱,鼠疫已擴散至吉林長春。有市民指自己大伯因染肺炎被拒就醫,數日內不治死亡,更被火速下葬。但消息很快被刪。

疑似鼠疫病例被拒收 病人高燒8天去世

11月23日,微博用戶「曹大爺」發帖稱,自己的大伯患病被多家醫院拒收。「傳染病醫院拒收是醫院沒能力確診是否是鼠疫或是食物中毒,建議他到較大規模的吉林大學白求恩第一醫院(吉大一院)求診,但同樣被拒。

吉大一院拒收的理由是因為病人有肺病,應該去傳染病醫院。患者曾到長春市傳染病醫院就診,醫生指無法排除鼠疫的可能。市疾控中心說,從傳染病醫院出來說明不可能是鼠疫,否則涉嫌違法。

(微博截圖)

帖文配了一張在公主嶺守安醫院的化驗報告單,顯示病人的名字叫曹洪志,年齡57歲。此次發病前,他的身體狀況為「經常在外面溜達」。

網帖表示,「為什麼我擔心是鼠疫,因為有高燒、休克、咳血、中毒等症狀,還沒有出現鉗紫之類的,還有就是長春市傳染病醫院的醫生說無法排除鼠疫。」

接下來的兩天,該帖文的微博用戶「曹大爺」一直與網友互動,交流病人的病情,有人建議他到北京去,又擔心過不了檢疫站;後來由於內蒙的28人已解除隔離,家屬沒有聯繫北京疾控中心,選擇在家輸液和等待。直到25、26日,「曹大爺」才發消息稱,「病人已經去世,並且已經入葬,發病到現在差不多八天左右。接觸者沒有發現有類似症狀。」他表示,直到去世也不知道病因。

在記者嘗試與「曹大爺」聯繫的過程中,該用戶突然消失了。記者搜索發現,該帳戶是因被投訴而無法查看。

披露疑似鼠疫病例被投訴銷號。(微博截圖)

外界注意到,微博上出現多例有關鼠疫的消息,都被舉報或銷號。一名網友表示,包頭已經有了鼠疫,「包頭輕工職業技術學院已經有一位學生得鼠疫死了」,但該帖很快被舉報。

記者致電輕工職業技術學院求證此事,在當地上班時間撥打了十多個座機電話,都沒有人接聽,其中一個電話響鈴後被設置防干擾噪音。

還有一名網友表示,與內蒙古接壤的河北省北部的張家口市康保縣發生鼠疫,但表示無從獲得證據。該帖也顯示被舉報而無法查看。

稍早,有了解情況的北京市民對新唐人披露,其在北京宣武醫院工作的同學,稱醫院已經下了封口令,實際上不止官方所說的兩例鼠疫,應該是六例,「已經封了好幾天,不讓對外擴散了」。

(微博截圖)
(網路圖片)

官方通報遭質疑

日前,鼠疫疫情的討論成為禁區,披露相關信息的人被指造謠而拘留。11月22日晚20時許,內蒙古達拉特經濟開發區管委會向轄區各企事業單位下發關於疫情的處置通知。11月23日晚21時許,一條「包頭被劃為疫區,達茂等地發現鼠間鼠疫」的信息被舉報,發送人單某某於次日被抓獲並拘留5日。

包頭網警官方微博只對案情做了簡單通報,並轉發了《包頭日報》從包頭市疾控中心了解到的「包頭市未發現有人間鼠疫疫情」內容,並未否認鼠間鼠疫的說法。

有網友分析,包頭同城網取自來源於辦案派出所的信息,顯示官方通報問題在於,其一,對單某某的身分沒有交待,為何能以達拉特經濟開發區管委會的名義發出「溫馨提示?」其二,派出所提供的信息顯示,單某某是「將先後收到的兩條關於鼠疫宣傳、通知的信息合併」,那宣傳、通知到底是來自哪裡亦沒有交待。如果同樣是來自官方或可靠渠道,是真實信息則不應構成造謠。

(微博截圖)

 

左圖是被鄂爾多斯新聞網和達拉特經濟開發區證實的真實信息,中圖顯示其一度被當為謠言;右圖顯示兩條合併的鼠疫信息也被定性為謠言。(微博圖片)

公開資料顯示,鼠疫原發於齧齒動物之間,並能引起人間流行。故被列為甲類傳染病,俗稱「1號」病。在歷史上,內蒙古就是鼠疫的自然疫源地。據《達茂旗長爪沙鼠鼠疫自然疫源地的研究》論文披露,自1970年疫源地判定以來,幾十年來鼠間疫情十分活躍。

對此,有網友表示,「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關於包頭鼠疫這個事情,感覺自己發燒就趕快去看,不要吃野味,甚至肉也少吃。」

內蒙古現第四例鼠疫

中共嚴禁民間傳播疫情相關信息引起民眾反感。「我在內蒙活這麼大,頭一回聽說鼠疫鬧這麼凶。」內蒙的孫先生告訴記者,「北京那邊有點太把內蒙黑化了,每天整得神神叨叨的。那幾個感染的那也還不是弄野物去了。」

近日來,北方各小區門口、宣傳欄裡都貼著鼠疫預防常識、滅鼠通知,各大醫院天天培訓學習,車站安檢均設體溫檢測點,呼和浩特有的學校還封校了。

「今年兩次鼠疫,上次在甘肅,悄無聲息;這次在北京,一夜刷屏。」鈦媒體發布的一篇文章如是說。據甘肅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通報,今年9月27日,甘肅酒泉市阿克塞縣報告一例疑似鼠疫病例,29日確認為敗血型鼠疫,患者已經去世。

還有網友說,「西安去年就有新聞了,結合事實來看,鼠疫大規模爆發恐怕不可避免,上面那條學校封校的新聞,合一塊看,根本不是突然興起。」

2019年11月27日深夜,內蒙古自治區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工作動態,稱烏蘭察布市四子王旗確診一例腺鼠疫病例,成為官方通報的第四例鼠疫患者。通報稱,該患者發病前曾在鼠疫疫源地內活動過,目前在當地醫院隔離救治。

台灣醫師蔡依橙在臉書發文中,引述美國《外交政策》期刊專欄內容說鼠疫並不令人害怕,但是中國政府的處理才是真正令人害怕的原因。#

責任編輯:李穹

評論
2019-11-29 3: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