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受社科院邀請訪華 日本教授被中共拘2個月

北海道大學教授被中共國安部拘押兩個月後獲釋。圖為該大學秘書處。(J o/Wikimedia commons

人氣: 341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1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北海道大學歷史學家岩谷將(Nobu Iwatani)在中國被中共國安部抓捕,被拘2個月獲釋。日媒發表評論文章指出,從營救岩谷將的過程可以看出,學術界在對中共侵權行為進行反擊時可以發揮多大的作用。

九州大學(Kyushu University)研究員肖恩‧奧德威爾(Shaun O’Dwyer)11月25日在《日本時報》上發表評論文章稱,現在中國學者正在系統性的中共政府政策下掙扎,該政策旨在「限制學術活動,對直言不諱的學者和學生進行恐嚇、噤聲和懲罰」。

奧德威爾說,如今,中國的大學已在相互依存的全球研究與教育合作體系中投入了巨資。由於中共似乎打算將這一體系工具化,企圖利用其來影響全球對其治理和意識形態的看法,來監察不利於其利益的外國學術觀點,因此不可避免地,外國學者將變得容易受到這種政策的衝擊。

他舉例說,最近,一名外國學者在中國被捕,顯然是因為他有一本「禁書」。這位學者就是北海道大學歷史學家岩谷將(Nobu Iwatani)教授,他在中國被拘留兩個多月後才獲釋。

岩谷將獲釋 學術界對中共拘捕的反擊作用不可忽視

奧德威爾表示,岩的拘留標誌著中共政府進入了為擴大其政權的安全利益,而破壞學術自由的新危險階段。但是,他後被釋放可能會讓外界看到,學術協會和機構可以如何對中共這樣的侵權行為進行反擊。

據悉,岩谷將教授受到中國社會科學院的邀請,9月3日到達北京進行兩個星期的研究合作,9月上旬在社會科學院所安排的北京市內的酒店中被中共國安部帶走、拘留。

儘管中共的非官方指控稱他違反了中國國內法,但中共通知日本政府有關岩谷的被捕事件時並沒有就他所面臨的指控做出任何官方解釋。據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國研究學者告訴奧德威爾,到10月初,日本媒體已收到有關岩谷被拘留的非正式信息。這一信息沒有公開,顯然是存在著一個集體協議,估計是為了尊重岩谷將家人的隱私,以及不公開日本政府為營救岩而進行的幕後努力。

到了10月18日,日本新聞機構終於將這個事件報導出來,儘管開始時期沒有公布岩谷將的名字。不久,岩谷的被拘留已成為了國際新聞,受到了國際關注。奧德威爾說,事後看來,這種宣傳產生了好的效果,首先是日本媒體和學者的憤慨的反應可能加劇了日本政府要求釋放岩谷的決心。

10月末,日本學者協會公布了一封由很多知名中國研究學者所簽署的一封公開信。信中指出,岩谷將的被拘留使他們感到「用語言難以表達的震驚」,並警告說,中日之間的學術交流正在被破壞,要求中方對岩谷的拘捕給予一個解釋。其它研究團隊也發表了類似的抗議信。

11月初,40所日本和中國大學的高級管理人員所舉行的會議期間,一些日本大學的代表以異常的坦率提出了岩谷被拘留的事件。立命館大學(Kyushu University)的校長堅持說,學術自由要得到保護;九州大學的副校長表示:「(這件事)不能就放置一邊。」

同時,隨著岩被拘留的消息傳開,日本學者開始取消對中國的學術訪問。 一位學者告訴奧德威爾,在最近一次中國會議上,他是唯一的一位日本研究員,其他所有學者都選擇撤出。此外,原訂於11月2日舉行的高級別日中政策論壇也被取消。

據悉,岩谷的主要研究方向是中國現代史,特別是對抗日戰爭頗有研究,發表過許多論文和著作,對國民黨和蔣介石的研究頗深,其著作還曾在日本獲獎,中國方面也出版過他的論文。

除了有消息指,中共懷疑岩進行了間諜活動的非正式指控外,中方缺乏提供任何明確的原因。這引發了社交媒體和大眾媒體的廣泛猜測:岩谷可能上了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圈套;他是「人質外交」的受害者;或者,正如一名線人告訴《Aera》雜誌的那樣,可能一名研究人員通過閱讀和復制資料來勤奮完成工作,在中國已經意外地成為一個充滿危險的工作。

奧德威爾說,這名線人的直覺可能是正確的。

11月4日在曼谷與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會晤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暗示,習近平主席明年能否順利對日本進行國事訪問,可能取決於中方對岩谷案件的妥善處理。

據法廣報導,安倍當時在與李克強的會談中,強烈要求中方對岩谷的案子採取積極的對應。據透露,他對中方指出:我們無法接受岩谷將教授被拘留這一事件,為了給習近平主席明年春天作為國賓訪日創造良好的環境,釋放該教授並讓其歸國是必要的。

奧德威爾說,這種策略似乎已見成效。隨著岩於11月15日獲釋,中共政府終於公開宣布對岩谷的指控。

一位參與了組織發表公開信,抗議岩谷被抓捕的學者告訴奧德威爾,儘管他不確定學術界的請願、抗議以及取消去中國開會對岩谷的獲釋會產生多大影響,但他認為,這些行動起到一定作用。

東亞研究學者埃茲拉·沃格爾(Ezra Vogel)告訴奧德威爾,日本政府可以利用習近平明年的國事訪問作為籌碼,來爭取岩谷的被釋放。但儘管如此,他認為,來自日本學術界的壓力可能對岩谷的釋放有所幫助。

據報,日本有一萬以上的中國問題研究者,也經常與中國舉行廣泛的交流,因此岩谷的被拘,在日本引起了很大衝擊。

中共常給被拘捕的人扣上個「合適罪名」

中方稱,岩谷將「承認」收集不恰當的歷史資料。當他被拘捕的時候,據稱他被發現藏有一本與20世紀國民黨歷史有關的書。但岩谷是在一家書店合法購買了這本書。

奧德威爾表示,中方這種奇怪的藉口令他想起了德國哲學家漢娜·阿倫特(Hannah Arendt)所描述的有關極權政權中,警察基本的甚至是不透明的工作,那就是,不是要「發現犯罪」,而是要執行極權政權所要求的拘捕一定類型的人,該政權可以武斷地認定這些人是「犯了罪」,並給他們扣上了犯罪條款。而收集「不適當的歷史資料」正是可被中共利用的一個合適罪名。

這種伎倆不僅針對日本學者,最近台灣研究員也由被中共拘捕的。

奧德威爾在文中表示,針對大學、學術界以及政府可以如何應對中共對學術界人士的抓捕(如果這種拘捕正在成為一種趨勢的話),現在是時候得出一些結論。

奧德威爾認為,岩谷將的案例表明,當學術自由處於危險之中時,志同道合的國際學者必須用團結和決心予以回擊,同時國際政府也應該努力保護這些價值。

責任編輯:林妍 #

評論
2019-11-28 11: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