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赫:習近平政治上開始轉彎?

習近平在中央深改委會議上的講話,被認為「透露出政治上轉彎的信息」。圖為習近平在十一宴會上。(NOEL CELIS/AFP/Getty Images)

人氣: 4577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11月28日訊】習近平目前處境艱難,眾所周知。有時局觀察人士,研讀了11月26日習近平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一次會議上的講話(據新華社報導),認為這「透露出政治上轉彎的信息」。

筆者認為,習「政治上轉彎」,至少「向左轉」剎車,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否真的「轉彎」,尚需觀察。

經濟下墜、中美貿易戰與中美關係逆轉、香港危局這三大難題,在中共現行的政治與政策框架下,可以說是無解。要解決這三大難題,就必須打破中共現行的政策框架;而現行的政策框架,不僅與習本人的「保黨情節」相關,更受制於中共內鬥,包括各政治派系的利益博弈和「政見之爭」。因此,習願不願 「轉彎」,能不能「轉彎」,怎樣「轉彎」,這都是問題。

習四中全會僥倖過關的代價,就是危機陷得更深。四中全會表面上風平浪靜,其實,中共內鬥可是洶湧澎湃。(這種巨大的反差,源於中共的「黑箱政治」——故作神祕,故示「團結」,讓外界難得其詳。然而,這並不是說外界解析中共內鬥與中共走勢就無跡可尋了。)

10月31日四中全會結束以來,暗示中共內鬥和習地位不穩的表徵至少有這麼一些:

——11月3日,中共突然宣布候補中共中央委員、重慶第三號人物任學鋒死亡;

——11月4日,陸媒披露習的親信王小洪已兼任公安部新設機構特勤局局長,而王已經是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常務副部長了,還兼任著北京市公安局局長。這表明,習高度關注中共高層的人身安全(換種說法就是監控)問題,並將此作為內鬥中的殺手鐧。

——11月18日,習的親信、「大內管家」 丁薛祥為「深入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在《 人民日報 》發文稱,「『兩個維護』有明確的內涵和要求,維護習近平總書記核心地位,對象是習近平總書記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對象是黨中央而不是其它任何組織。」 「『兩個維護』既不能層層套用,也不能隨意延伸。」他稱,近年來嚴肅查處的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建別墅問題、安徽阜陽市搞形式主義問題等,就是反面典型。要建立定期就習近平重要指示批示和黨中央決策部署貫徹落實情況「回頭看」和報告、通報制度,確保黨中央政令暢通、令行禁止。 這是變相承認了習近平「政令也出不了中南海」。

——11月21日,中共軍委副主席許其亮,同為「深入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也在《 人民日報 》發文,稱中共軍隊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堅決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指揮」;要全面「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許說:「過去一個時期,郭伯雄、徐才厚擅權妄為、結黨營私,虛化弱化軍委主席負責制,給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造成極大危害,給軍隊建設造成巨大損失。」 如此露骨挑明,不避政治忌諱,可見習近平在軍中的地位穩不穩還是一個大問題。(事實上,習借「軍改」重組軍隊,固然破除了江澤民的軍中人事安排,但習沒有嫡系,「打虎」不乏,頻換換將,中高級軍官人心不穩,軍中派系界線難明,卻難保沒人不擇機鋌而走險,對習來說形勢更加危險。)

內鬥貫穿著整部中共歷史,隨著中共亡黨危機日益加深,內鬥會越來越激烈。習能否在內鬥中不至於落敗,能否控制、駕馭以致內鬥,現在都還很難說。

而香港局勢的發展,對習有極大的衝擊,又給了習反省的機會。

11月24日,香港區議會選舉,儘管中共有120萬「鐵票」墊底,但總計294萬人投票、投票率高達71.2%,打破了1997年回歸以來所有選舉的紀錄,在18區共452個議席中,泛民大獲全勝(獲388席),建制派慘敗(獲59席)。北京措手不及、方寸大亂。

習近平長期被中共體制性的假情報所包圍,這個選舉結果對習可謂棒喝。不論是追究涉港系統的誤報軍情還是謊報軍情、故設陷阱,習卻因此明白了香港的真實民意所在,從而為調整香港政策提供了可能。

並且,川普這時又把手伸向習。11月26日,在和中共達成貿易協議的最後關頭,川普說,我和香港的示威者站在一起,也與習近平站在一起。其潛台詞,就是要習近平和香港示威者站在一起。這是將習近平與中共區分,將習當作朋友之舉。

11月27日,川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以及《禁止向香港出口防暴裝備法案》,徹底斷絕了中共的非分之想。在一份總統聲明中,川普表示:「我簽署這些法案是出於對習近平主席、中國人民和香港人民的尊重。頒布這些法案是希望中國和香港的領導人和相關代表,能夠友好解決彼此之間的分歧,從而為所有人帶來長期和平與繁榮。」

內有內鬥,外有外援,中共體制性的假情報又大破產,客觀上這些都是使習清醒的因素。

但習如果仍陷於權鬥、權謀,仍陷於現行的政策框架,仍不能跳出現有各政治派系的利益博弈和「政見之爭」,將「新時代」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相分割,那習就不是「轉彎」的問題,而是碰壁亡身的命運了。

習現在是站在一個十字路口上,雖然焦頭爛額、踟躕徘徊,但幸運的是還有選擇的機會,如果走錯了路,以後恐怕連這樣的選擇機會都難有了。

責任編輯:林詩遠 #

評論
2019-11-28 12: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