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你會好起來嗎?

作者:詹宇

香港,你會好起來,我不是若無其事的旁觀者,你不是孤獨一個,我會盡力為你做點什麼。(繪圖/Daxiong)
人氣: 735
【字號】    
   標籤: tags:

那年你帶我上太平山頂,我的眼裡是維多利亞港的醉人景觀,你的眼裡是對九七後的茫然與期盼。隔年你來台北,我帶你上陽明山,雙城都有美麗的山,親吻我們的風,後來卻很不一樣。

在那個網路還沒發達的年代,我已不記得是誰先停筆,一疊航空信成了記憶。前人拚下的靜好歲月,默默伴我成家立業,香港,我想你了。

景觀依舊醉人的維多利亞港外,一波波驚濤衝岸比執著,一朵朵浪花像有話要說。我看著你們,百萬人走上街頭和平示威,政府不理會。我看著你們,前仆後繼迎戰催淚彈,政府不手軟。絢爛煙花已失色,讓槍火彈幕在這城市飛舞有何不可。

香港,你會好起來嗎?你們為何日子不好好過,不珍惜所擁有。甚至有人說你變壞了,你收錢了,但我看到,幾名武裝警察壓制其中一個你,你毫不遲疑走過去,自己的肚子卻挨了一槍。誰能告訴我,你到底收了多少錢,值得賣命成這樣。誰能告訴我,你到底變得多壞,不管爸媽有多愛。

香港,你會好起來嗎?在街頭上被打的、受傷的,或許還算幸運吧,至少你還活在鏡頭下。被帶走的、被消失的,沒有編號的蒙面黑警會讓你,後悔不知死活。那是集體而平庸的邪惡,警隊標語「We Serve with Pride and Care」,中文似乎是「我包你痛徹心扉」。你們掙扎「We Fight with Blood and Tear」,狂飲熱血,醉成含淚顛沛。

香港,你會好起來嗎?那一發發槍彈,一道道水柱,那是扣下扳機的手;擲回催淚彈,扶起倒臥血泊中的手足,那是撐著雨傘的手;誰能告訴我,哪一邊的手心是冷的,哪一邊的手心是熱的?

香港,你會好起來嗎?我不知道你們怎麼撐下來,更不知道還要撐多久?半年來,警棍槍彈水砲沒有把你們打退,面對高大堅硬的牆,你們依然像一顆顆雞蛋,誰能告訴我,你們為何一直要去撞牆?

香港,你會好起來嗎?與惡的距離,與魔鬼的交易,在瀰漫火光煙霧的暗夜校園裡,我看著你們,努力撐著那面黑旗,困難的呼吸,勝過卑微的喘氣。我看著你們,撐著旗的手在發抖,青春在眼前燃燒,可還記得上次的微笑。孩子們,我好想叫你們回家,正義,也要留著命才要得回去!孩子們,你們不想未來被淪落,平安,卻是你們對家人的承諾!

香港,你會好起來嗎?我不和他們爭論自由,不和他們爭論是暴警或暴民的錯,他們看見你們,後來的暴力,我看見政府一直以來的暴力,他們看見你們,打砸燒毀,被自殺、被輪暴的你們,他們沒看見,瞳孔無法照遍角落,雙眼相信什麼,靈魂就是什麼。

香港,你會好起來嗎?你挺在槍彈水柱,不懼逮捕羞辱,東方明珠更加璀璨,東方明珠的傳說,不再是那搖身成為迷人的五光十色,而是不做那苟且偷安、任由碾碎的粉末。

香港,這幾年我一直在找你,你和你的孩子平安嗎?如果,這個命運在我面前墜落,不知道我和孩子是不是會軟弱;盼望,你們激起大時代的驚濤,最終不會化為泡沫。

香港,我錯看了你,原以為你只愛虛華功利,自由,才是你夢想的錦衣,你對夢想的堅持讓我,刮目相看、不可思議。

香港,你會好起來,我想再帶你來陽明山走走,希望雙城的秋風,同樣溫柔地親吻兩片天空。

香港,你會好起來,太平山頂的星星會繼續為你閃爍,走過風雨,迎接光輝,更堅強的你我,總會重逢在世界的角落。香港,你會好起來,我不是若無其事的旁觀者,你不是孤獨一個,我會盡力為你做點什麼。

後記:1995年我與一名香港筆友(Sandra)在港相會,隔年台北再會,多年來我一直在找尋她。◇#

香港,你會好起來,我不是若無其事的旁觀者,你不是孤獨一個,我會盡力為你做點什麼。(繪圖/Daxiong)

(特別銘謝:知名藝術家Daxiong,提供圖片。Daxiong是目前全球漫畫界知名的藝術家,在業界獲得廣泛認可,也屢次獲得國際漫畫比賽金獎,深受廣大觀眾喜愛。)

責任編輯:昱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