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揭中共滲透加拿大 加台智庫論壇觀眾爆滿

10月28日,參加「鈍化中共利用銳實力(Blunting China Sharp Power)——民主社會如何防禦中共影響」研討會的加拿大各界精英數百人,爆滿博物館會議大廳,嘉賓和聽眾互動熱烈。(任僑生/大紀元)

人氣: 26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04日訊】(大紀元渥太華記者站報導)「中(共)國在澳大利亞、新西蘭、捷克和其它地方的滲透,已經引發了早就應有的覺醒。在許多方面,台灣一直是這種銳實力的試驗場。重要的是加拿大也不能倖免於這些活動。中共正在發起一場運動,將有影響力的代理人納入加拿大商業、政治、媒體和學術界。簡單地說,北京的目標是將加拿大的公共政策轉向中國利益,獲得有用的技術和智慧財產權,並能夠監控和恐嚇加拿大華人和其他加拿大人。」

這是10月28日,加拿大智庫MLI(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主任Brian Lee Crowley在「鈍化中共利用銳實力(Blunting China Sharp Power)——民主社會如何防禦中共影響」研討會上的開場白。

加拿大智庫MLI(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主任Brian Lee Crowley在「鈍化中共利用銳實力(Blunting China Sharp Power)——民主社會如何防禦中共影響」研討會上發表開場白。(任僑生/大紀元)

在這次台加兩國智庫在戰爭博物館舉辦的研討會,來自台灣的前外交部長陳唐山、台灣守望(Taiwan Sentinel)總編輯寇謐將(Michael Cole),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也發表了演講。環球郵報資深媒體人Robert Fife主持論壇,渥太華大學資深研究員Margaret McCuaig-Johnston和MLI資深研究員Charles Burton等人參加了論壇的討論。

在這次台加兩國智庫在戰爭博物館舉辦的研討會,來自台灣的前外交部長陳唐山(右三)、台灣守望(Taiwan Sentinel)總編輯寇謐將(Michael Cole,右五),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左六)加入研討會中,環球郵報資深媒體人Robert Fife(左二)主持論壇,渥太華大學資深研究員Margaret McCuaig-Johnston(左五)和MLI資深研究員Charles Burton(左六)等人發表講話。(任僑生/大紀元)

對當前針對中國的銳實力行動構成的危險;加拿大政府應該如何面對中國滲透、影響加拿大政治和社會的企圖;以及從台灣吸取什麼教訓。嘉賓們從不同的角度進行了論述。

參加該研討會的加拿大各界精英數百人,爆滿博物館會議大廳,嘉賓和聽眾互動熱烈。

在這次台加兩國智庫在戰爭博物館舉辦的研討會,來自台灣的前外交部長陳唐山、台灣守望(Taiwan Sentinel)總編輯寇謐將(Michael Cole,右一),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右二)加入研討會中,環球郵報資深媒體人Robert Fife(左一)主持論壇,渥太華大學資深研究員Margaret McCuaig-Johnston(右三)和MLI資深研究員Charles Burton(左三)等人發表講話。(任僑生/大紀元)

Crowley說,最近,加中緊張關係凸顯了與獨裁政權保持雙邊關系所固有的挑戰,尤其是中共行為的武斷性。提到被中共兩名被綁架的加拿大人時,他說,中(共)國的法律匪夷所思。中共只是向警察和司法部門下命令,不受任何實質的法律管轄。

他說:「雖然我們有理由關注加拿大人在中國大陸的安全,但我們不應忽視中國在加拿大本土更近的行動所帶來的危險。」

他引用寇謐將最近發表的MLI論文所述,中國對加拿大及其盟國採取了銳實力影響加拿大和其盟友。寇謐將認為,中共越來越依賴採用增選、賄賂、激勵、虛假資訊、審查等手段。

中共駐外機構人員對加拿大的滲透

Burton在發言中說,中共在加拿大的影響行動以不可接受的方式超越傳統的外交慣例,或者實際上是中國政府涉嫌在加拿大違反法律,通過其影響力代理人或其他行動,鼓勵加拿大採取同情中共的政策。

他表示,一些加拿大記者鼓勵加拿大的公眾輿論,使他們越來越敏感地認識到中共銳實力對加拿大安全和全球利益的威脅,但加拿大政府沒有表現出相應的反應、調整國家政策,以更好地關注中國影響力運作。

MLI資深研究員Charles Burton揭露中共在加國的滲透和影響。(任僑生/大紀元)

Burton調查發現,中國是派駐加拿大外交官最多(163人)的國家,比美國派駐的人數(146人)還多,而英國只有22人。他說,有重要的報告顯示,一些外交人員代表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擔任有影響的代理人,或從事其它職務,如協調間諜活動。

他舉例說,上個月,漢密爾頓麥克馬斯特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的學生會投票決定取消撤銷CSSA (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俱樂部資格,該裁決援引了一項禁止俱樂部行為的規定,若俱樂部危害了任何個人或財產的安全,將被禁止。麥克馬斯特大學引證,該俱樂部中斷了加拿大維吾爾族人權活動家組織的一個公共研討會,該研討會主題是中國政府針對中國西北穆斯林的文化群體滅絕計畫。

Burton說,據稱在該校的維吾爾族維權人士Rukiye Turdush的兒子稱,他在社交媒體上受到威脅,據稱是在駐多倫多中共領事館教育處的中共外交官指揮下,當時在麥克馬斯特學習的中國學生提供了匿名證詞。

「他們說,這些都是出於自我動機的愛國行為,反對反華分裂活動,所以,關鍵是自我動機,但我的感覺是,如果它是由外交官指揮,這些外交官的行為就不符合他們的外交授權……他們在為中共工作。」

西方政客?還是中共代理人?

談到一些加拿大政客受中共勢力影響的案例時,Burton說:「我們確實在加拿大看到一些政客明確或含蓄地表達的觀點,即加拿大與中國關係的首要利益是促進加拿大在貿易和投資方面的繁榮,以及加拿大在安全方面的所有其它關注。」

他表示,這些政客認為,如華為5G的重大風險,或中國國內在新疆和香港侵犯人權的問題,應服從於加拿大與中國關係更大的經濟需要。同樣加拿大應該避開台灣、達賴喇嘛等話題,因為這將使我們在經濟上遭受損失,就像孟晚舟引渡案引發的強制加拿大對華農產品出口的非關稅壁壘。

他說,一些支持中共政策、支持中共政權在加拿大利益的加拿大政治家和決策者,在退休後在中國從事了有利可圖的職業。

談到滲透問題,Burton還舉了新西蘭前任華裔國會議員楊健的例子。2004年,他偽造了成年後移民到新西蘭的申請,從他的簡歷中刪除了他在中共軍隊院校的工作經歷,並代之以他從來沒有工作過的某機構,他承認自己是中共黨員。

據《悉尼晨鋒報》報導,澳洲前貿易與投資部長、參與中澳自由貿易協定談判的羅布(Andrew Robb)在中國嵐橋集團( Landbridge Group)裡擔任諮詢顧問,年薪88萬澳元。這是一個備受爭議的職位,嵐橋集團正是租用澳洲戰略性港口達爾文港的中國公司。羅布於2016年退出政壇後開始在嵐橋任職。

Burton說,但在澳大利亞去年實施其對外影響力和透明度計劃後——該計劃於今年3月生效,羅布和其他澳大利亞政界人士從中國公司辭職。但是,他強調,加拿大還沒有明顯的興趣尋求類似的立法。

在台灣問題上 中共讓加拿大社會分裂

寇謐將在研討會上表示,台灣是中國在地區影響力運作的最前沿,也是不斷發展、加劇、深化的前沿之一。

作為一個在台灣生活近十四年、以台灣為家的加拿大人,寇謐將對中共試圖侵蝕,破壞、敗壞民主體制和自由信奉的價值觀的所作所為更加敏感。他越來越認識到,中(共)國不僅在台灣,更重要的是試圖在海外所有地區這樣做,像澳大利亞,新西蘭,美國以及整個歐洲等地,同樣,「令人驚訝的是他們也在加拿大做了。」

寇謐將在研討會上表示,台灣是中國在地區影響力運作的最前沿,也是不斷發展、加劇、深化的前沿之一。(任僑生/大紀元)

他認為,在台灣問題上,中共在不同層面影響和分裂加拿大社會,損害加拿大人的價值觀。我們允許中共經常強迫我們做一些違背我們意願的選擇。我們准許中共在台灣問題方面讓我們經常陷入恐懼、規避風險的境地中。

他建議,加拿大政府、民間社會、媒體和學術界審視中共是如何成功地把加拿大的天然盟友——台灣,變成我們根本不想打交道的對象。

「我們所說的統一戰線工作並不總是直接針對台灣,中共經常利用這些技術來塑造環境,以利於其政治貿易。」

他說,台灣問題是中共(對外)的核心原則之一,因此,任何為中共工作的有影響的代理人,或是在不同的國家、在加拿大工作的附屬代理人,他或她必須竭盡全力保護中共長期強調的台灣必然和大陸統一。往往這種媒介,甚至政府機構在大學校園的活動,都成功地削弱了台灣的知名度,再次完全不與台灣打交道,因為擔心有人會在商業或學術上造成困難。

他發現,近年來,中共通過對加拿大華文媒體的干擾對新聞進行審查,將台灣和北京在台灣問題上的立場劃清界限。

「這意味著,在加拿大,中國新聞的消費者看到的新聞受到過濾。近年來,我們再次看到中共在加拿大通過資助大學智囊團和研究中心,然後是媒體,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台灣在加拿大與加拿大同行互動的便利,不幸的是,這反映在加拿大政府缺乏將台灣視為天然盟友的意願上。」

他建議加拿大學習台灣反滲透的經驗。

沈伯洋在論壇中揭示了中共對台滲透的信息戰手段和戰略,以及台灣如何應對信息戰威脅。(任僑生/大紀元)

沈伯洋在論壇中揭示了中共對台滲透的信息戰手段和戰略,以及台灣如何應對信息戰威脅。他介紹,中共對外輸出銳實力體現在華為、阿里巴巴、CETC等公司為中共提供資金和技術支持;利用微信等工具駭客和收集他國政府與私人公司情報;利用IT散佈假信息等。

信息戰已經深入台灣社會的軍事、外交、經濟、基礎建設、政治人物、工業、健康、核能、勞工管理等各個層面,使用扭曲、編造、斷章取義等15種策略,煽動人們憤怒、焦慮、仇恨等情緒,並製造各種偏見,從而製造台灣社會的分裂,破壞民主制度。中共還通過代理人的方式滲透台灣各界。

沈伯洋也提出了應對方案,包括建立反混合戰中心;通過調查、取證揭露境外代理人等。

加拿大應該立刻採取行動應對中共滲透

McCuaig-Johnston在加拿大聯邦政府工作了37年。自1979年第一次訪問中國,作為助理副部長,她與中國打交道40年。她在研討會上說,現在是重置對中新策略的好時機——解決加拿大被中共拘押者、農業禁令,並展示中共影響的後果,並重新將我們的焦點重新放在亞洲其它地區。

針對中共滲透,渥太華大學學者McCuaig-Johnston強調這兩件事情:明確、有力的法治聲明和讓各國大聲疾呼。(任僑生/大紀元)

她強調這兩件事情:明確、有力的法治聲明和讓各國大聲疾呼。「中共滲透已經指示我們停下來,中共已經擊中了警戒線。我們也應該繼續我們的WTO上訴,我們應該加強對來自中國產品的檢查。 」

「我們不希望加拿大公司進一步受損,但我們不應該鼓動(對華)業務…… 這是不體面的,我們不希望看到中(共)國受益的新舉措,而這樣會劫持我們被綁架的加拿大人。」

她說,我們應該宣布對華為的禁令。我們需要一個新的印度洋—太平洋戰略。

她以日本為例,「當他們在2010年和2012年面臨被綁架的公民和農業禁令時。我們應該像他們那樣,深化我們與其它國家的關係。 這些國家有著共同的利益,而不僅僅是志同道合的國家,這些國家是更大的國家集團。」

在台灣問題上,她對加拿大政府派遣海軍艦艇通過台灣海峽感到非常高興,「台灣應該能夠參加像世衛組織、國際民航組織這樣的國際會議,加拿大的支持完全正確,也是一些初步步驟。使台灣可能成為CPTPP成員,我認為都是偉大的步驟。 除了深化與台灣的科技創新外,我們還要與台灣展開安全討論。我們應該派遣能夠參與政策討論的低級別部長。」

在這個針對中共的新戰略中,她認為,加拿大需要一個新的中國戰略。她建議加拿大參照澳大利亞外國影響力透明度法案建立類似法律。 她說,兩個加拿大人(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凱和企業家斯帕沃爾)在中國已經被拘留了5個月,但他們尚未受到指控。如果他們被指控,這將是一個信號,他們將在中國被監禁更久。對此我們應該依照馬格尼茨基(Magnitsky)問責法採取行動。

「現在是加拿大採取更強有力的行動的時候了,」她說:「對一位正在休假的加拿大外交官提出指控,是一個國家對另一個國家採取的侵略行為。」

她表示,加拿大應該做很多事情,我們應該立即做,以產生重大的影響。例如不要計劃明年的55周年的加中建交,審查我們是否應該退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等。#

責任編輯:岳東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