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內幕】中共間諜為何會盯上比利時

比利時是歐盟眾多機構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總部所在地,吸引了野心勃勃的間諜目光。。(OLI SCARFF/AFP/Getty Images)

人氣: 689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11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戴芙若綜合報導)比利時以其巧克力、炸薯條和啤酒而聞名;同時,比利時也是中共間諜活動的主要地點。對此,比利時當局也開始有所警覺,同時,歐盟也希望能對中共有一個統一的態度。

去年,當一名中共間諜被引渡到美國時,美國司法部讚揚比利時當局提供的「重大協助」,這名間諜隸屬於中共國安部下屬的江蘇國安廳。

根據美國的起訴書,徐彥軍(音譯, Xu Yanjun)在比利時會見聯絡人後被捕。徐彥軍到比利時的「目的是討論和接收他要求的敏感信息」。徐被指控企圖從事經濟間諜活動,主要目標是通用電氣航空(GE Aviation)。該案正在審理中。

比利時看上去似乎不像是一個中國(中共)間諜的目標。實際上,根據比利時國內情報機構――國家安全局(Veiligheid van de Staat – Sûreté de l’Etat , VSSE)的說法,該國是間諜的巢穴。國家安全局說,特工的數量至少與冷戰期間一樣多,而布魯塞爾是他們的「棋盤」。

約有250名中共間諜在布魯塞爾工作

比利時是歐盟眾多機構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總部所在地,吸引了野心勃勃的間諜目光。外交官、議員和軍事官員在比利時相互交流,分享八卦和想法,比利時的戰略位置使其成為中共在歐洲施加影響的重要場所。

位於布魯塞爾的埃格蒙特皇家國際關係學院研究員布魯諾•海倫道夫說:「我們擁有北約和歐盟等國際機構的事實,使比利時成為中國(中共)的自然關注點。」「眾所周知,布魯塞爾有很多間諜,而如今,來自中國的間諜活動已成為人們日益關注的主要問題。」

今年二月,德國報紙《世界報》(Die Welt)援引了歐盟外國和外交機構――歐洲對外行動局(European External Action Service)一項未發表的評估,該評估表明,約有250名中共間諜在布魯塞爾工作,超過俄羅斯。中共駐歐盟代表團則對此否認,表示對「毫無根據」的報導感到「震驚」。

然而,事件仍在繼續。荷語區的布魯塞爾自由大學(Vrije Universiteit Brussel, VUB)孔子學院的中方院長在被指控犯有間諜罪之後,於10月被禁止進入歐盟申根地區八年。

對徐彥軍的起訴書還概述了中共採用的方法,據稱徐的職責包括從美國「以及整個歐洲」的航空和航天公司獲取商業機密。他使用別名邀請專家去中共工業和信息部下屬的南京航空航天大學作演講,並支付費用。他負責確保目標人員攜帶一台可以獲取數據的工作計算機。

北約將在決策中密切關注中國(共)不斷增長的軍事力量。圖為布魯塞爾北約總部的旗幟。(KENZO TRIBOUILLARD/AFP/Getty Images)

通過布魯塞爾 你可以進入歐洲乃至美國

美國仍然是北京從事間諜活動的核心,聯邦調查局局長在7月表示,中共正試圖「以竊取我們的利益來提高它們的經濟」。歐洲似乎越來越受到中共關注,在波蘭、法國、德國和英國均有獲證實的中共干涉案例。

有20多年和中國打交道經驗的前英國外交官查爾斯•帕頓(Charles Parton)說,「中國(中共)比10或20年前變得更加活躍。」

帕頓目前是位於倫敦王家聯合服務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他說,間諜活動是從學術界到「技術外洩」整個干擾活動範圍的「遠端」,即收集數據然後發送回中國進行挖掘。

比利時的精英階層通常對中共持寬鬆態度,該國政治體制破裂,使得制定統一戰略變得更加困難,選舉六個月後仍然沒有政府。

即使歐盟對中共採取更加懷疑態度的立場――不再天真幼稚,如一位歐洲高級官員所說那樣的――比利時卻向中國投資敞開大門,從能源、航運到技術等戰略領域。比利時外交部表示,比利時正在「以務實方式」回應中共。

人民大學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前駐布魯塞爾的中共外交官王義偉談到比利時時說:「他們擁有中國需要的非常先進技術。」 「通過布魯塞爾,你可以進入歐洲甚至美國。」

比利時對中共間諜威脅有所警覺

曾擔任比利時聯邦議會內政委員會主席,直到今年失去職位的布雷希特•維梅倫(Brecht Vermeulen)於2014年當選為新弗拉芒聯盟黨(N-VA)議員後不久,就加入中國友誼小組,該黨是當時執政聯盟中的最大黨。

在他的五年任期內,維梅倫數次前往中國,在那裡中共官員們向他介紹了人工智能、面部識別和網絡安全方面的技術發展。在那段時間裡,N-VA政策從同情台灣和香港,並與中共保持距離,演變成維梅倫所謂的「真正的政治」。

他在弗拉芒根特市的一次採訪中說:「我認為我們必須向中國人(中共)打開更多的大門,看看他們的反應如何。」

儘管如此,一些跡象表明比利時當局已經意識到了潛在威脅。

2016年,中共國家電網公司競標購買比利時能源公司Eandis的股份,中共國家電網公司的員工人數超過布魯塞爾居民人數。比利時國家安全局檔案在最後一分鐘洩漏,敦促要「極為小心」,理由是比利時的技術可能會被中共軍方使用,而且計劃中的投標從未進行過。

極右翼的弗拉芒利益黨(Vlaams Belang)地區議員菲利普•德溫特(Filip Dewinter)因涉嫌與一個從事中共間諜活動的組織存在關係而受到調查。在發現德溫特沒有犯罪後,調查放棄。

「也許我對這些人抱有太大信心,」比利時《晨報》(De Morgen)在二月份援引德溫特的話說,他並補充說,現在對中共間諜活動「更加了解」,並且需要「謹慎」。

埃格蒙特研究所(Egmont Institute)的海倫道夫(Hellendorff)表示,儘管比利時現在對中共有「一些戰略性思考」,但該國各機構之間並未達成全面共識。

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接掌歐盟委員會(執委會)主席。( FREDERICK FLORIN/AFP/Getty Images)

歐盟希望對中共統一立場

另一方面,新任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對北京的看法清晰而現實,一位歐盟高級外交官表示,他認為這種趨勢轉向會形成歐盟對中共更加統一的立場。

在對待俄羅斯與中國(中共)問題上,馮德萊恩被認為是鷹派人物。今年1月她在接受採訪時曾經表示,她認為中共在用一個友好的面孔哄騙歐盟, 讓歐盟放鬆對中共的警惕,並在經濟上依賴中共,而中共在此過程中卻不聲不響地、一步一步地擴張自己的實力。

她曾表示,中國共產黨所採用的國家政府制度並不容易面對,但她也說:「我確信,人由本身尋求自由的程度來定義。因此,我不相信北京的全面控制人民可以長遠持續。早晚,人們會反抗這種形式的政府。我相信,在這些人民的自由和自決的願望下,這些人民的願望在不斷增長。」

德國將在明年主辦歐盟27國領導人和習近平的首次峰會時,努力促進這一團結。對於布魯塞爾來說,2020年似乎將是面對中國的風險和回報的一年。◇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11-30 7: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