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媒:中共監控國民 將智能手機武器化

圖為2019年6月2日在中國西北新疆地區喀什市以北的一處所謂的市職業技能教育培訓服務中心,關押了多名維吾爾族穆斯林。(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782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2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導)美國數字壁壘公司創始人、首席執行官扎克·道夫曼(Zak Doffman)週五(11月29日)在《福布斯》撰文說,中國(中共)已經將智能手機武器化,所以提醒公眾要格外注意。

「沒有誰像中共一樣監控自己的國民 武器化手機」

道夫曼指出,智能手機充滿風險,因為它讓個人信息很容易受到惡意軟件和黑客的攻擊。

儘管之前也有說法指,除網絡犯罪分子外,多國的國家情報機構也在收集手機漏洞為其所用。「但沒有哪個國家像中共那樣有計劃地將這類監控設備用於自己的國民,對內武器化使用智能手機。」道夫曼寫道。

雖然中共當局稱,在新疆發生的是一個密集的反恐計劃,該計劃得到了當地人的支持,並使該地區變得更安全。但越來越多的證據揭示,中共當局在系統監控新疆維吾爾人,企圖系統改變其信仰以及生活方式。

道夫曼說,中共當局的行為已證實,它是唯一一個利用國家機器願意並且有能力大規模在新疆製造反烏托邦現實的政權。但如果沒有這些移動設備的幫助,它或許無法運作,很難達到現在這個樣子。

中國共享文件軟件「快牙」藏後門

近期曝光的中共利用人工智能與科技技術,監控新疆維吾爾人案例中,中國手機移動應用程序快牙(Zapya)就是其中一例。

「快牙」的開發人員自稱:「文件共享從未如此簡單。您可以設備對設備免費共享文件,Zapya讓您在多個平台之間無縫傳輸大量文件。」

但這款維吾爾人常用的分享視頻或照片的手機程序卻暗藏後門。凡是使用「快牙」的新疆維吾爾人就會被當局盯上、被調查;一旦懷疑發現他們傳送的文件有「問題」、當事人就會被送入所謂的教育集中營關押。

「快牙」程序開發商DewMobile位於上海,該款程序自2012年推出以來,自稱有4.5億次下載。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獨立非盈利機構「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11月24日的聯合調查證實,利用手機程序「快牙」是中共當局監控和抓捕維吾爾人的一條途徑。

調查指,雖然不清楚中共官方如何取得快牙的維族用戶資訊,但因為「快牙」軟件的開發商DewMobile獲得了美國硅谷的融資,應引起美國國內的關注。

DewMobile、「快牙」開發人員都拒絕回應外媒的置評請求。

中共新疆黨委政法委於2017年11月下發的一份9頁《意見》機密文件說,絕對不允許再教育營發生逃跑事件,以及所有被教育認識信息將錄入公安的「一體化平台」。圖為新疆的一處再教育營。(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機密文件曝光 一週內1.6萬人被送入再教育營

「僅2017年6月的一週內,就有高達15,683人被送進新疆再教育營。」「國際調查記者同盟」曝光的新疆機密文件顯示,再教育營關押維吾爾人的數量驚人。

「國際調查記者同盟」近期曝光新疆再教育營的多份中共機密文檔,有14個國家、17個媒體機構以及超過75位記者參與調查。

洩密文件證明,新疆再教育營的「監獄式管理」不但真實存在,還有如何監管被關押的維吾爾人、防止他們逃跑的一套運作手冊。

主管司法的中共新疆黨委政法委於2017年11月下發的一份9頁《意見》文件說,絕對不允許再教育營發生逃跑事件,以及所有被教育認識信息將錄入公安的「一體化平台」。甚至針對外國國籍、原新疆籍的境外人員,只要被認為可疑、那麼一入境就被盯著;凡註銷中國國籍者被驅逐出境、未註銷者,就送教育集中營。

送入集中營後,當事人至少待滿一年才有機會、且通過思想改造審核後才能離開再教育營。

這些文件一並顯示了中國共產黨竭力使中國西部的維吾爾族穆斯林少數民族漢化,據說最高命令來自中共最高層。

微信、 WhatsApp等通訊程序也有風險

其實長期以來,一直有人指控中共當局積極監控騰訊公司的微信用戶,甚至像WhatsApp這樣的西方應用程序也亮紅燈。

ICIJ對洩露的文件進行分析後指出:「中國境內或境外的維吾爾人現在都知道,他們的通訊受到中共當局的不斷監控。」

其實,國際人權觀察(HRW)機構也曾在5月公布報告《中國的算法暴政:對新疆警方大規模監控APP的逆向工程》,揭示中共政府以「嚴打暴恐活動專項行動」之名對新疆1300萬穆斯林加強鎮壓。

報告指出,新疆當局將其操縱的移動應用程序跟「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IJOP)連通。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是中共當局的一個監視平台,可以打包被監控用戶的多個數據源。

如果用戶處於監視狀態,那麼用戶所有的數據源,包括通訊、旅行記錄、甚至面部識別攝像頭的點擊次數、水電費清單、與鄰居的接觸、進出住家的次數等等,都會傳送給平台,然後當局再使用人工智能標記異常偏差,為監控提供預測性策略。

外國遊客入疆 手機被暗裝惡意軟件

到7月,英國《衛報》、美國《紐約時報》、德國《南德意志報》和NDR聯合進行的調查報告也發現,中共當局對進入新疆的外國遊客手機祕密安裝了惡意軟件,蒐集並監控遊客私人信息。

這款取名為「蜂采」的手機應用可獲取遊客各種信息,從電郵、短信、駐地或通信名單,無所不包。

據悉,遊客們在邊境口岸被要求解碼手機,中共警察拿上手機進入另外一個房間,在那裡裝上這一應用軟件,但不給當事人任何解釋。

因中共警察在某一外國遊客手機上安裝該程序、提取信息後忘記刪除,此事才被國外媒體所獲知和傳播。

8月下旬至9月初,更傳出了一個令人不安的消息,中共部署多個惡意網站、歷時兩年用來鎖定維吾爾穆斯林的iPhone用戶。

消息由谷歌的資訊安全團隊「零計劃」發出,谷歌專家表示,這些惡意網站一週有數千人訪問,一旦被植入惡意程序,惡意軟體「主要會竊取檔案、上傳即時位置資料」,還能進入像Telegram、WhatsApp、iMessage等這類加密的即時通訊應用程式。

道夫曼在《福布斯》撰文說,中國(中共)可能已經打開了潘多拉盒子;他呼籲公眾應當對中共帶來的長遠手機安全隱患進行更認真的思考。#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9-12-01 6: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