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時鐘走慢1小時 專家:夏令時弊大於利

專家稱,夏令時時間調整,使一些人的生物鐘難以適應。(Shutterstock)

人氣: 7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03日】(大紀元記者季薇多倫多編譯報導)安省沃特登(Waterdown)62歲的約翰.斯科特先生(John Scott),36年來一直在維護全省市政廳、教堂、火車站和校園中的塔鐘。在週日的秋季回撥、夏令時結束的日子,他又忙著讓那些塔鐘走慢1小時。

斯科特對CBC表示,每到調整塔鐘的時候,他體內的生物鐘也不得不跟著調整,那讓他身體感到不適。

約克大學生物學系副教授帕特里夏.拉金.托馬斯(Patricia Lakin-Thomas)也認同,每年春秋兩次調整時間,讓很多人的生物鐘不適應。這很像人們要適應時差一樣。

托馬斯稱,令人吃驚的是,儘管只是讓時鐘走快、走慢1小時,但那對人們的健康有顯著影響。

例如,在3月份把時鐘撥快1小時的時候,可能會增加交通事故、心臟病、工作場所受傷和中風。有研究表明,時鐘撥快1小時,甚至導致法官的判決更嚴厲。

儘管這種影響在幾天后趨於消失,但約克大學Clocklab研究小組發現,這種強迫調整使人們的生物鐘受到許多損害。

例如,社交時差的困擾。人們得重新調整牆上的時鐘、鬧鐘,調節上班和上學的步伐。托馬斯表示,一些研究表明,這種時差問題會導致人們體重增加、肥胖、患上糖尿病,心臟病甚至特定癌症的發病率也會增加等。

作為加拿大計時生物學學會的成員,托馬斯認為,鑑於夏令時的健康隱患,人們應該就是否結束這種做法進行辯論。

日前,卑詩省已經立法決定廢除夏令時。

安省,奧爾良(Orléans)選區前省議員、現任國會議員瑪麗.法蘭西.拉隆德(Marie-France Lalonde)提出了一項名為「陽光保護法」的私人法案,要求保持全年時鐘維持不變。省府仍在考慮中。

夏令時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走俏,當時人們普遍認為這樣做可以節省戰爭所需的能源,但托馬斯說,這些好處尚未實現。她建議立法機關考慮廢除夏令時,恢復使用更接近人體生物鐘的標準時間。◇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