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華東師範大學法輪功學員的20年

張宇霞接受大紀元採訪。(徐綉惠/大紀元)

人氣: 16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綉惠洛杉磯報導)1997年,上海華東師範大學的師生員工在校園內留下合影,他們朝氣蓬勃、對生活充滿希望,他們待人真誠、和善與忍讓。

1997年上海華東師範煉功點師生合照。(張宇霞提供)

張宇霞拿出照片,回憶起1999年前在華東師範大學法輪功學員修煉過往,她說:「我們在數學系後面的草地上煉功,1996年時有幾十個人,到1999年時就有上百人了。」張宇霞也因修煉法輪功而認識了她的丈夫郭生歡,兩人於1999年7月7日結婚,但不久後江澤民動用國家機器,利用媒體、輿論誣衊法輪功,使無數法輪功學員遭抓捕、被禁止修煉。

煉功點輔導員李白帆被迫害

張宇霞表示,當時華東師大法輪功煉功點的輔導員李白帆曾遭非法勞教,在參加一次惡人安排的所謂的「轉化」大會時,拒絕配合,而被迫害致死。

李白帆生前留下的公開信寫道:「迫在眉睫,因為中央的政策,關於『法輪功』的臨時法規,嚴重地偏離了世間的真實情況!――你們如果不反映,也是對黨、國家、人民的不負責任!更不要阻止別人去反映!不要做壞事,因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理昭然,必將報應!我也呼籲撤銷對我的不公正的『監視居住』錯誤決定。――我做了什麼壞事?要監視我居住?這是個全國性的事件,偏離『真相』太遠了!」

中共濫用公權力,非法「監視」人民,除了李白帆,還有無數法輪功學員有類似遭遇。

中共逼迫放棄修煉

新婚的張宇霞與丈夫因去市政府上訪被迫搬遷。郭生歡任教的單位,要求他搬到學校職工宿舍。張宇霞解釋,因為上海師範大學的職工宿舍是「筒子樓」,房間緊密排列在樓道的兩邊,沒有獨立的廁所、浴室,因此他們出入都可被監看得一清二楚。對門的房間就是監控者的辦公室,二十四小時有人值班監視。

張宇霞說:「單位動員同事勸說郭生歡不要再修煉法輪功,甚至把我們雙方父母從崇明島與南通叫來。中共運用各種方式逼人妥協,精神上威逼,親友勸說,人在那樣的高壓下很難支持下去。」

張宇霞雖曾被迫妥協,但很快就後悔,於是向學校收回保證書,因而遭禁止教學,她被轉到圖書館工作,但仍不放棄修煉。有一天早上九、十點鐘,學生們都在上課,她被騙至校長室後,光天化日下被四個人抓住四肢從上海開元中學強行抬上麵包車,她大聲呼救與掙扎,恐懼與驚嚇中導致尿失禁。

但這只是中共迫害的開始,張宇霞從綁架者的談話中聽出自己是遭派出所工作人員非法綁架到「洗腦班」。當時張宇霞的長子才九個月大,第二天,她的父親抱著小孩坐了三個小時公車到青浦探望她。期間張宇霞為孩子哺乳、言行皆遭監看,張宇霞說:「完全沒有自由和隱私。」但她仍試圖向監視者說明自己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受益的真相。三天絕食後,張宇霞終於離開了洗腦班。

被關看守所

2003年2月,張宇霞回南通市的娘家,返回上海家中不久,就被抓回南通看守所。

在看守所時,張宇霞每天都得從早上五、六點工作到晚上九、十點鐘,用米粒大小的珠子串成工藝品。張宇霞有深度近視,但看守所方禁止她戴眼鏡工作,串珠子時她特別辛苦。

不久後,張宇霞發現自己懷孕,她被戴上手銬、腳鐐送到醫院確診。儘管已確定懷孕,但她仍在看守所中被逼長時間工作,被關了66天後她才被轉爲「所外執行」。

張宇霞說,她在看守所裡曾遇到了在南通啟秀中學化學教師的法輪功學員黃豔麗。「我們聊了很多,但後來被分開監管。」離開看守所後,張宇霞輾轉得知,年僅35歲的黃豔麗已遭南京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計生辦逼迫張宇霞墮胎

返回新古北中學工作,學校開員工大會要求,所有職工不能與張宇霞接觸。張宇霞說:「我猜是不想我將從看守所裡的見聞說出來吧。他們不想讓勞教所的黑暗真相被揭露。」

「計畫生育辦公室」要求張宇霞墮胎,但她與丈夫不願意扼殺生命,商議後決定產下次子。但在張宇霞懷孕六個月時,計生辦又找上門,告訴張宇霞現在是「引產」的好時機,強迫她墮胎,但她堅定地表示:「政府的新聞發言人在海外說可以生二胎,但要收社會撫養費,為什麼我不能生?」

次子出生後,張宇霞的工資打七折,剝奪任何福利,月薪只有七百多人民幣,她仍堅持繼續工作,但學校嚴防她與學生接觸。所謂「法治學校」的人還在張宇霞上班時間騷擾她,並將她挾持到上海市女子勞教所洗腦。

因修煉工作屢遭干擾

2004年,次子滿周歲後,學校不願意與張宇霞續約。她重新找了一份貿易的工作,但因修煉法輪功的緣故,她再次被辭退。

2005年8月,張宇霞找到一份國際學校的工作,工作約一年半,但又被公安盯上。當時學校的臺灣老闆告訴張宇霞:「我們很喜歡你,但我們怕大陸公安。」

喉舌捏造事實 丈夫被判刑

張宇霞的丈夫郭生歡曾遭中共逼迫而簽署放棄修煉,被強制放棄修煉的文章卻被登在民匯報、新民晚報、解放日報等各大報紙。

但妻子的遭遇、自己良心的煎熬,郭生歡終於還是說出真心話,公開聲明退出共產黨,從新走回修煉。2007年1月25日,郭生歡在公共場所噴漆「天滅中共,退黨自救」而遭逮捕,被非法判刑四年。

公公去世信件被看守所扣押

郭生歡的父親在他入獄三個多月後過世。張宇霞說,郭生歡從小是父母的驕傲,上高中、大學、乃至研究生,留校任教,曾獲美國奧林匹克數學模型比賽一等獎。他的入獄對兩老打擊很大,郭父彌留之際,很想見郭生歡最後一面,精神幾近崩潰。

有關父親死訊的信件被看守所扣押,郭生歡在父親過世半年以後才得知噩耗。郭生歡入獄允許通信後,張宇霞每週給他寫兩封信,但獄方會檢查、沒收他們認為有敏感內容的信件。

丈夫只能以家教謀生

在上海一家國際學校工作四年後,學校不堪有關部門多次騷擾,合同期滿,不再續聘。校長告訴張宇霞:「你的工作很好,我們不會對任何人說你的情況。」

張宇霞只好去另一家民辦學校,從助教做起,兩年後升任教師。而郭生歡入獄後被上海師大開除,出獄後輾轉換了很多間學校,一旦被學校知道他被判過刑就會失去工作,只能以家教謀生。

2019年赴美國所見

2019年7月,張宇霞赴美國參與研習,終於在海外看到自由煉功的法輪功學員,相比時時生活在嚴密監控與恐怖之下的國內,她說:「恍若回到1999年之前。」

張宇霞在美國戶外煉功。(徐綉惠/大紀元)

面對中共的迫害,張宇霞沒有控訴或哭泣,而是淡然以對,她說:「人都有良知善念,因為修煉法輪大法,所以我可以走過來,不會患得患失。」面對種種的不公與苦難,她一笑置之。◇

責任編輯:李欣

評論
2019-11-05 9: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