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區塊鏈 情緒識別與中共的治理現代化

三星韓國店將於週四(9月5日)開始銷售最新旗艦手機「Galaxy Note 10」變種產品——區塊鏈手機「KlaytnPhone」。(Bryan Bedder/Getty Images for Samsung)

人氣: 51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05日訊】最近有三樁新聞,值的放在一塊說說。

第一樁新聞是中共中央政治局10月24日舉行的第十八次集體學習。這次集體學習的主題是什麼?是區塊鏈技術的發展現狀和趨勢。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我們要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確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著力攻克一批關鍵核心技術,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 就我所知,單獨把一項高科技列為政治局集體學習的主題,之前還從未有過。

第二樁新聞是中共10月28日召開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繼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後,這次會議專題研究了如何「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問題」,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人民日報宣稱,這個決定「是完善和發展我國國家制度和治理體系的綱領性文件」, 「對鞏固黨的執政地位、確保黨和國家長治久安,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意義。」可見在中共眼裡其地位之重要。

第三樁新聞是海外媒體關於中共率先應用情緒識別技術對民眾進行監控的報導。11月1日,來自英國《金融時報》的消息稱,中共繼人臉辨識後,近期再推出情緒辨識技術,並已在新疆進行了大規模的試驗,對街上行人的情緒狀態進行辨別,以作出相應的「安全」應對。

以上三樁新聞,分別涉及區塊鏈情緒識別與「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簡稱國家治理現代化)三件事。可能有讀者會問,你把這三件事擺一塊,它們之間有關聯嗎?我承認,表面上看不出有什麼關聯,但我告訴你,其實內在大有關聯。

怎麼個關聯法?諸位且聽我慢慢道來。

上世紀末,以蘇聯為首的世界共產主義陣營分崩離析,只剩下中共、朝鮮、古巴、越南等幾個小兄弟。中共本可以步老大哥蘇聯的後塵,宣布解散共產黨,開啟民主憲政,但中共沒有,而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繼續走極權統治的老路。尤其是十八大後,中共更是開起了歷史的倒車,全面向毛時代倒退。所謂「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說白了其實就是固守極權體制,拒絕民主憲政。這一點,無論是從中共十八大後的各種「重要文件」,還是這屆中共領導人的歷次「重要講話」中,都得到了充分的印證。就說剛剛閉幕的四中全會吧,洋洋灑灑數萬言的會議公報毫無新意,說來說去最關鍵的無非就是一句話:「堅持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用現代政治學解讀這句話,意思很明確,就是堅持極權體制!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中共在固守極權體制的同時也清晰的意識到,文革後,國際國內環境都發生了全面深刻的變化。毛時代的國門是封閉的,現在打開了;毛時代搞的是單一的計劃經濟,現在搞的是政府管制下的半市場經濟,或者說是權貴資本主義;毛時代沒有互聯網,現在互聯網極大的改變了人們獲得和傳播信息的方式;毛時代的文化是一元的共產黨文化,現在的文化是多元的,既有共產黨的黨文化,也有其它多種不同的文化成分……凡此種種,無一不對中共的極權統治構成了嚴峻的挑戰和威脅。顯而易見,比之於毛時代,今天的中國更難統治了,人更難管了,許多以往行之有效的管制手段如今已經過時了,不靈了。一言以蔽之,搞極權的難度增大了。

「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中共十八大後新一代當政者提出的。什麼是國家治理現代化?這個提法聽上去很新穎,很高大上,也很冠冕堂皇,又被定性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與國人熱盼的改革緊緊捆綁在了一起,因而頗能迷惑那些至今仍對中共抱幻想的人,但在我看來,它其實並不是什麼新東西,其中雖然也包含了先進國家中常見的將科技融入日常治理,從而改善政府的決策制定和整體表現的「良善努力」,但與西方普遍接受的「現代國家治理」(Modern Governance)絕非一回事。為何這麼說?理由很簡單,中共津津樂道的國家治理現代化,其立意和目地不過是將早就該被淘汰的極權體制與現代高科技接軌,運用高科技以提高和增強中共控制社會的能力,從而激活發端於毛時代的舊的1.0版的極權體制,將它升級為2.0版。

說到這裡,自然就不能不說到區塊鏈、情緒識別以及互聯網、大數據、人臉識別、人工智能等一系列高科技了,因為它們已經或正在成為中共監控全中國十幾億國民的最新手段。正因為如此,有人稱其為「黑科技」!

來自各方面的信息表明,自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共在使用高科技提高監控和控制其國民方面顯示了極大的野心,中國已經建成了全世界最大的視頻監控網絡,1.76億個攝像頭遍布各地。國際數據公司(IDC)今年初預測,到2022年中國安裝的視頻監視攝像頭將高達27.6億部,平均每個中國人被兩個攝像頭監控。相比之下,美國只安裝了大約5,000萬個攝像頭,平均監控每個美國人的攝像頭僅有0.15個。

美國之音去年6月曾報導,在中共公安部主辦的國際警備警用裝備博覽會上,廈門一家科技公司宣稱,他們的手機掃描儀能在幾秒鐘內破解智能手機密碼並獲取數據;北京一家科技公司說,他們的桌面和便攜式電話掃描儀能讀取臉書和推特上被刪除的信息……這些只是冰山一角。

中國還計劃在2020年建成社會信用體系。這一國家主導的記錄公民信用評分的做法已經被批評人士比作「現實版《1984》」。

近日,中國多家媒體報導說,北京地鐵將使用人臉識別技術將乘客分類,乘客上地鐵前要先「刷臉」,安檢人員將根據這些信息採取不同的安檢措施。

除了地鐵,中共在飛機場、高鐵站、學校、居民社區等處也試行過人臉識別系統,最近又將人臉識別應用在網絡管控,要求電信企業12月1號起在實體渠道全面實施人像比對技術,比對一致後,才能辦理上網手續。

情緒識別技術比人臉識別更令人恐懼。自由亞洲電台援引美國電子通訊工程博士龔叔佳說,情緒識別並非新技術,但在社會上廣泛使用中國是第一個。該系統可能可以判斷一個人是高興、緊張或是憤怒。你到什麼地方見了什麼人?思想傾向、表情甚至心裡想什麼?都可以通過類似的技術進行運算。如果這一系統獲得全面推廣,中國社會無疑將陷入難以想像的恐懼之中。

中共為何那麼重視區塊鏈?一個重要的原因也是為了將其用於監控。

英國諾桑比亞大學的研究員 Arthi Manohar 博士研究和撰寫了一份關於區塊鏈技術及其與中國大規模監控計劃之間的關係的報告。他說,在西方,區塊鏈被認為是一種流行的解放工具,但在中國,區塊鏈與「大規模監視和社會控制」有關。

THEKEY 是一家「由中國政府獨家授權」的區塊鏈創業公司,已經朝著這個方向邁出了一步。該項目將先進的面部識別技術與深層數字記錄相結合,它使監視系統能夠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篩選並識別人們的個人數據。目前,它已連接了66個城市2.1億人口的個人身分數據。該數據包括政府頒發的身分證;該公司表示,行為數據(消費者習慣)和指紋數據都是「由相關政府部門認證的」。一年內,該計劃預計將增加到150個城市,並覆蓋6億人的身分數據。

藉助大數據、人臉識別、區塊鏈、情緒識別、人工智能等高科技手段,中共今天對社會和民眾的監控可以說已經延伸和深入到了每一個毛孔,延伸和深入到了比毛時代更廣大也更微觀的層面。

過去還可以腹誹心謗,對中共不滿意,在路上還可以通過眼神來表示,現在連一個眼神都可能會被它監控到。可不可怕?在這個意義上,中共正在竭力打造的升級版的極權體制可以說是一種更加精緻化和精微化從而也是更加冷血殘暴的極權體制。

縱觀當今時局,中共面臨的內憂外患正明顯加劇——一方面,隨著貿易戰的興起,中美蜜月已經一去不返,越來越多的歐美國家也正在聯起手來共同抵制中共;另一方面,國內各種矛盾日趨尖銳激化,尤其是經濟下滑的勢頭根本抑制不住。在這種背景下,中共已經無法再像過去那樣用經濟手段來安撫老百姓了,除了赤裸裸的暴力,只能依靠高科技手段來加強對民眾的監控。無論是推進所謂的國家治理現代化,還是發展應用區塊鏈和情緒識別等高科技,可以說都是這種大形勢的產物。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我相信歷史將很快證明,中共試圖通過注入高科技這支強心針,以維持苟延殘喘的極權體制的生命,註定只能是痴心妄想。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11-05 5: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