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國之誤:以「中國預想」構建對華政策

——2001年~2019:美中之間的乾坤挪移(下)

作者:何清漣

經濟學家普遍預測,相較於美國,中國經濟將因為美國的高額關稅受到更大打擊。(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國際會計師事務所——普華永道認為,中國經濟增長大幅下降可能會導致澳洲經濟衰退。(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人氣: 1735
【字號】    
   標籤: tags: ,

從30年前的中美關係回溯至如今,就會發現,美國現在面臨十分尷尬之境:作為「造王者」,不僅控制不住自己傾力贊襄的「王者」,還只能眼睜睜看著這個經濟利維坦成了難以對付的「戰略競爭者」。10月29日,美國國防部主管科技創新的一位官員曾公開說,中國在許多高科技領域已經趕上甚至超越了美國。

美國川普總統對中國盜竊知識產權可謂深惡痛絕,但他並未提到美國幾任總統對中國這類行為採取的幾乎是放任態度。

幾任美國總統對中國爭相撤除籬笆

目前美國擁抱熊貓派雖然失勢,但處於蟄伏狀態,勢力仍在。批評中國紅色滲透的文章與研究都有,但基本是指責中國政府太狡猾,對外擴張野心勃勃,並無任何人反思美國政界這些年來如何不斷撤除對中國的籬笆,讓中國在任何方面都可以長驅直入。

克林頓夫婦與中國的關係,世人皆知。克林頓基金會的資金,來自中國企業家的贊助之多, 曾被澎湃新聞一一列舉。克林頓為美國提供的與中國合作的理由「引導、促進中國走向民主化但不保證中國一定這樣做」,為「擁抱熊貓派」對華無條件友好提供了「政治正確」的保護,在長達近20年的時間內,批評中國的人在美國成了「中國黑」,即使非常有理由的實事求是的批評,只要一句「他是中國黑」,立刻就被置入不被相信的行列。

意在防止中國盜竊知識產權《考克斯報告》就是在克林頓時期受到美國各界強烈批評而夭折。1998年,來自加州的共和黨眾議員克里斯托弗·考克斯主持起草了一份機密報告,稱《考克斯報告》,該報告指出,中國於1980-1990年代在美國展開了大量的間諜活動。中國蒐集情報並非依靠專業人員,而是通過訪問學者、學術交流項目、在美國科技界或機要部門工作的華人、記者等。同年6月18日,國會以409對10票的結果,決定成立一個特別委員會,其任務是調查技術或其他信息是否轉移到中國,因為這些技術很有可能被用於加強已有核武器、發展洲際彈道導彈或研製其他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當時正是美國結束「六四」時期宣布的經濟制裁,中美各方剛剛恢復正常交流,亟盼加強中美交流的美國商界、科技界、學界對這個報告強烈反對,甚至有人將其批評為「麥卡錫主義」,在美國國內各方的巨大壓力下,《考克斯報告》被束之高閣。

小布什主政白宮時期,正是中國企業赴美進行反向收購、借殼上市的APO產業鏈形成時期,許多中國企業在美國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幫助下,加上股神巴菲克的背書,「中國概念股」一時間成了美國股市一道風景。如果不是這些中國企業暴露了嚴重的財務問題,可能至今還在華爾街、納斯達克圈錢。

奧巴馬對中國的態度可稱前恭後畏。大選獲勝後,他曾委託美國東西方研究所(紐約)制定對華政策,該所邀請中國外交部屬下的「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從「中國視角」出發參與起草美國的「對華政策期望清單」,清單中一半內容由中方撰寫。這種做法在美國歷史上前所未有,無異於對北京說:請告訴我,應該怎樣與你相處才讓你滿意?而中國也就真開列出了一張清單,指出中美兩國應該建立經濟、反恐、防擴散、綠色、跨太平洋等五個夥伴關係,目的是希望美國放棄「價值觀外交」,尊重北京政府的「核心利益」即中共一黨獨裁的執政地位。直到後來中美關係發生許多不舒服的事情,奧巴馬才做了小幅調整。

一句話,中國勢力滲入北京,利用的是美國全方位的開放,藉助的是美國一大批制度套利者——擁抱熊貓派。早在2015年6月,我就寫過一篇《中美關係,誰更能戰鬥在「夥伴」心臟裡?》 ,分析過這種情況。彭斯副總統去年的哈德遜演講,歷數中國對美國方方面面的紅色滲透,例如持續利誘與脅迫美國企業、製片商、大學、智庫、學者、記者和各州與聯邦政府官員,影響美國的公眾論壇。其實,中國在美國的紅色滲透並非悄無聲息的祕密工作,幾乎是大張旗鼓地公然行之。就說那「千人計劃」的參予者,每年都需要幾個月時間在中國工作,供職機構不可能不了解,其中不少人還為供職機構帶來大筆中國贊助的研究經費。

一個國家如果認為自己是天下共主,他國利益優先(2016年以來後的兩年,美國主流媒體批判的就是川普的「美國優先」)。中國紅色滲透在美國公然行之的情況,與其譴責滲透者太缺乏道德,不如檢討自己為何要開門揖盜。

克林頓總統之誤:以中國假想構建對華政策

克林頓總統預期中國會走向民主化,美國因此要積極引導(這引導當然包括給予中國各種方便與幫助),並以此設定對華政策基調。不幸的是,中美關係的現實,包括他認為最有把握保證美國利益的幾點,全都與他的願望相反。

比如「好處當然是美國公司獲得巨大的中國市場」,美國公司確實獲得了巨大的中國市場,但中國發明了以「市場換技術」,你美國公司要我的市場,對不起,請轉讓分享技術,否則中國市場就對你美國公司不開放。「通過中國政府銷售或轉讓有價值的技術」實現了,但不是銷售,而是政府在外資政策中寫進了巧取豪奪的無償轉讓。要中國市場的美國公司不敢挺起胸來拒絕中國政府的要求,只能回來向本國政府抱怨,要求美國政府介入,制止中國政府這麼做——更滑稽的是,抱怨多年後,終於有位美國總統這樣做了,川普總統開展對華貿易戰的主要理由之一就是中國盜竊知識產權、影響了美國企業的長期競爭力。部分利益受損的企業又抱怨貿易戰影響了他們在中國的市場。

克林頓總統滿懷信心地告訴美國人:「我們可以在不流逝就業崗位的情況下出口產品。」這個願望很快被證明痴人說夢。以下只是美國兩大行業在中國加入WTO之後十年內流失的工作崗位:2000-2010 年,美國製造業當中的每個部門都在流失工作崗位。下降幅度最大的是計算機和電子工業以及運輸設備工業,此後製造業就業的增長一直集中在美國的特定地區。在紐約—新澤西北部地區的大多數都會區,就業基礎實際上一直在下降。

美國對華貿易逆差不斷增加。2016年12月11日路透社報道,一份由美國經濟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itute)發布的報告稱,在截至2013年的12年時間裡,美中貿易赤字增長了近4倍,至3 242億美元;其中沃爾瑪占了481億美元,僅沃爾瑪一家就可能貢獻了15.3%。

對中國的預測更是離譜,克林頓宣稱,「通過降低對國有企業保護的壁壘,中國正在加快將政府從廣大人民生活中剔除的進程」,事實是:朱鎔基總理通過抓大放小搞國企改革,出售、關停了不少虧損累累、嚴重拖累國有銀行且沒有市場競爭力的國企,減少了國有企業的數量(這正是克林頓演講中拿來證明中國國有經濟衰退的數據),但通過資源重組方式,培養了一大批與國計民生有關的巨型國有企業,正是這些獲得壟斷經營特許權的國有寡頭,在胡溫時期支撐了中國的黃金十年,為中國政府提供了豐厚的稅源。如今,不少還進入了世界500強。一旦喘過氣來,中國政府又開始國進民退,擠壓本國民企、外企中與國企有競爭關係的企業,比如美國的製藥業(美國人也許知道,中國製藥業的中堅力量清一色的是在美國受過教育、並在美國藥業有過從業經歷的專業人士)。2015年9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通稱為《國企改革方案》)出台,明文規定了各種讓國企做大做強的方式與途徑,例如國企參股經營前景好的民企,而且國企股份必須占大頭。

在川普之前,美國並未真正做過全面的對華政策檢討。川普上任後,在美國民主黨與主流媒體批判他的「美國至上、丟棄盟友」的斥罵聲中,開展了對華貿易戰。美國貿易代表萊澤希特寫了一篇《對過去十年中國在世界貿易組織中作用的評估》,核心觀點是:簡言之,認為中國輕易就會服從像WTO這樣一個國際組織規定的觀點是誤導。WTO爭端解決機制的設計根本不是針對一個與建立WTO的基本前提如此相悖的法律和政治體制的國家。美國允許中國加入WTO,就已經喪失制衡中國的手段。

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主席肯尼迪(Brian Kennedy)直方不諱地指出:「在中共不斷踐踏人權的過程中,美國不僅以另外的方式(來看待), 而且在克林頓執政時期,向他們轉移我們最先進的核導彈技術,給予他們最惠國待遇,並與他們分享進步;將中共推向21世紀,(讓其)成為美國的超級競爭對手。」

中美脫鉤難,和平共存亦不易

在貿易戰久拖未決,中國無論如何不肯按照美國願望簽署協議的情況下,中美脫鉤論一度成為一些人的猜測。這種猜測幾乎無視中美經濟目前這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雙方互為第一、二大貿易夥伴,兩國都在對方有巨額投資等錯綜複雜的利益關係。美國需要中國的大量購買與市場,中國更不可能離開美國資源與市場存活,習近平當然也不能像毛澤東那樣寫一篇《別了,司徒雷登》,就此對西方閉關鎖國。因此,兩國探討如何調整角色共處才是正道。

這方面,中共並不需要調整,因為中共在意識形態上從來就視美國為敵,經濟上則無孔不入的利用美國的資源。據說習近平任中共總書記後不久就在一次內部講話中說,中國必須「認真做好兩種社會制度長期合作和鬥爭的各方面準備」。

與中國相比,美國的覺醒晚了不止20年。這是美國民主政治體制決定的,一是兩黨對華政策不一樣,換個白宮主人就換一套章程;二是美國講究學術自由、言論自由,擁抱熊貓派在美國得勢30餘年,主導了美國政府對華政策,影響了美國人對華態度。這個類似的派別在中國幾乎不可能生存。

如今美國只是明白了自己幫助建設中國的結果,是培養出一個強大的戰略競爭者——但這只是共和黨與美國鷹派的認識,不是美國政界的共識。華府的白宮與國會都是鐵打的營盤,流水的政客,就算本屆美國政府認清了中國(中共)的本質,下一屆如果換了民主黨,如何認識已經有他的公開言論為證。美國國內政治黨爭惡化,確是美國難以有效扼制中國的重要原因。

美國需要的是對華戰略的調整,而且還需要這種調整能夠持續,否則就算擁有極大優勢,也難免陷入川普對華貿易戰這種被動的尷尬局面。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朱穎 #

評論
2019-11-09 1: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