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專欄】為霍洛維茨報告歡呼者高興過早了

圖:2019年12月11日,司法部監察長邁克爾 • 霍洛維茨(Michael Horowitz)在華盛頓哈特參議院辦公大樓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作證。(Win McNamee/Getty Images )
人氣: 157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9年12月14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Elad Hakim/高杉編譯)週一(12月9日),美國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監察長邁克爾·霍洛維茨(Michael Horowitz)對外發布了一份備受期待的報告。此後不久,許多民主黨人、「反川普特朗普)者」和一些新聞媒體將監察長的調查結果吹捧為左翼的勝利,以及川普和共和黨人的慘敗。

雖然霍洛維茨未必能找到在2016年的調查和申請《外國情報監視法案》(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 – FISA)授權文件過程中存在政治偏見的證據,但同時,他的報告也沒有能夠為任何人辯護,為此進行的任何歡呼和慶祝都是為時過早和一廂情願的。

就如同福克斯新聞(Fox News)報導中所說的那樣:「霍洛維茨週一公布了他的報告。報告說,他的調查人員發現,在2016年展開的調查以及尋求《外國情報監視法案》授權對川普的前競選顧問卡特·佩奇(Carter Page)在調查頭幾個月進行監視的過程中,沒有任何故意的不當行為或政治偏見。不過,調查發現,人們高度關注調查的某些方面是如何實施的以及是否存在監督等問題。」

可以理解的是,這些結論令許多總統的支持者和那些堅持「法律之下平等正義」的人士感到失望。另一方面,調查結果剛公布,一些「反川普者」和民主黨人就已經興高采烈,甚至可以說是自鳴得意。

例如,前聯邦調查局(FBI)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最近接受微軟全國有線廣播電視公司(MSNBC)的尼科爾·華萊士(Nicolle Wallace)採訪時對此表示:「一切都是編造的。兩年來你一直默默地坐在聯邦調查局裡,而你卻被欺騙了,最後終於真相大白了。都是謊言。沒有什麼叛國罪。沒有什麼陰謀。川普的電話沒有被竊聽。競選活動中沒有安排告密者。這些都是無稽之談。聯邦調查局終於與美國人民站在一起了,我希望他們能夠注意到這一點。」

此外,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主席、加州民主黨人亞當·希夫也對此評論說:「今天的監察長辦公室報告是對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在克林頓郵件調查過程中所做出決定的詳盡審查。監察長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表明前聯邦調查局局長詹姆斯·科米和其他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官員的行為是基於政治偏見或其它不當考慮。」

美國參議員、康涅狄格州民主黨人理查德·布盧門撒爾(Richard Blumenthal)也附和了希夫的觀點,他說:「這份權威、客觀的報告徹底駁斥了川普總統關於『通俄門』調查涉及政治偏見或其他不當動機的虛假聲明和右翼陰謀論。…… 這將推翻川普總統關於「政治迫害」或「深暗勢力集團」(deep state)的虛構敘述,引發了一場有充分依據的聯邦調查。顯然,展開這項調查是有合法的事實依據的。」

但實際上,對於那些已經為此唱歌跳舞慶祝的人來說,也許他們應該把自己的慶祝活動降降溫。因為有幾個原因,使得這些慶祝活動顯得不成熟和不準確。

首先,霍洛維茨報告的調查範圍很有限。具體來說,作為監察長,他只被允許詢問有限部門的現職雇員,他沒有調查犯罪的權限。而美國檢察官約翰·達勒姆(John Durham)的權威性要廣泛得多。

正如《哈特福德新聞報》所報道的:「達勒姆在一項範圍更廣泛的相關調查中擁有調查刑事犯罪的權力,這包括了調查美國和海外的執法及情報機構所做出的決定。達勒姆可以召集大陪審團,強制傳喚證人作證並起訴犯罪行為。作為司法部監察長,霍洛維茨缺乏刑事權威,只能對現任部門員工提出質疑。」

報導還說:「如果達勒姆在霍洛維茨報告或其它地方發現違法行為的證據的話,他甚至有權在逮捕令申請過程中就起訴違法者。」

考慮到權力的巨大差異,很有可能霍洛維茨在撰寫報告時並不完全了解達勒姆現在所調查到的一切。這可能就是司法部長威廉·巴爾和達勒姆在那份監察長報告被發布之後,分別發表了言辭激烈的聲明的原因之一。

反對這種過早因霍洛維茨報告而彈冠相慶的做法的第二個原因與霍洛維茨報告中的發現直接相關。具體來說,監察長的報告已經發現了科米的同事的多重錯誤、失誤或遺漏。例如在申請《外國情報監視法案》授權許可證時提供了不準確或不完整的信息,在獲得許可證時依賴可疑的檔案材料,在申請一個或多個《外國情報監視法案》授權許可證時省略了免責聲明等等。

這些錯誤行為完全不值得慶祝。這在本質上也不能為其行為「辯護」。相反,如果事實確鑿,達勒姆完全可以利用這份調查報告中得出的結果,決定對他們進行刑事起訴。

當左翼人士和一些「反川普者」仍在繼續慶祝霍洛維茨的報告時,其他人則需要等到達勒姆完成他的調查工作之後才能做出判斷。

霍洛維茨的結論雖然令一些人感到失望,但也並不能證明另一些人的做法是正確的。相反,儘管他的調查範圍非常有限,但霍洛維茨仍然發現了許多違規和 / 或「不當行為」。這應該引起一些人的關注,因為達勒姆的調查權要廣泛得多。

這一事實,加上杜勒姆和巴爾最近的聲明,似乎表明,關於這個報告中所涉及的問題遠未結束。所以,所有因霍洛維茨的報告帶來的慶祝活動都應該被暫時擱置。

作者簡介:

伊拉德‧哈基姆(Elad Hakim)是一位作家、評論員和律師。他的文章曾被發表在《華盛頓觀察家報》、《每日通訊》、《聯邦黨人》、《阿爾傑梅納》、《西部雜誌》、《美國智庫》和其他在線出版物上。

原文 Those Celebrating Horowitz’s Findings Are Doing So Prematurely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9-12-14 3: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