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10萬元醫療費何以成了不能承受之重?

河南焦作48歲的男子韋某某被查出患冠心病,聽說治療費要10萬後,不想拖累家人,已自殺離世。圖為韋某某生前和兒子的合影。(視頻截圖)

人氣: 111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9年12月15日訊】一個患病的中年男子,因為付不起10萬元醫療費而出走離世,你信嗎?

很多人肯定不信,但這確是千真萬確的事,就發生在幾天前的中國。

據大陸媒體報導,今年48歲的韋某某十幾年來一直在外打工,近日,感覺身體不適,回焦作檢查身體。在術前檢查過程中,被查出患有冠心病,得知自己的治療費要花費10萬元後,心裡便有了負擔。

12月6日上午,韋某某藉故支開妻子,自己一個人從河南焦作人民醫院出走,離開時手上還綁著繃帶,並掛了輸液用的留置針。

得知消息後,韋某某上大四的兒子和家人開始在焦作市四處尋找,張貼尋人啟事,在電視、廣播上循環播放找人信息,甚至以調取沿街監控、手機定位等方式,依然沒有韋某某的任何行蹤消息。

韋某某的兒子對《北京青年報》表示,「父親可能就是想到了這些錢,怕給我們添麻煩,而選擇了離家的。」

據其兒子介紹,父親一直在外打工,是家裡的頂梁柱。他得病後,心裡老想著,兒子還在上學,他這個治療費會給家裡增添負擔,一直解不開這個心結。他平時是一個很開明的人,沒想到這次這麼固執。

12月12日上午,韋某某的家人表示,已經在早些時候找到了韋某某,但是韋某某已經選擇離世了,「一家人正在準備他的後事,現在人走了,一切也都沒有意義了。」

韋某某的選擇讓聞者唏噓不已,無不為之動容。正如網友所言,誰能想到,壓垮一個中年男人的最後一根稻草,竟然就是這10萬元人民幣的醫療費!

其實,類似韋某某這樣的事例在大陸並非鮮見。

遠的不說,就說今年9月16日吧,上饒廣豐一名叫鄧幫武患有肝腹水的病人就在醫院跳樓身亡了。鄧幫武的大伯鄧家華告訴媒體,鄧幫武是他親侄子,今年36歲,未成家。鄧幫武剛3歲,父親就去世了,隨後母親改嫁。鄧幫武一直是跟他在一起生活的。侄子走絕路是因為家裡貧窮,根本沒能力系統去治療。

同樣離奇而令人心酸的是,29歲的農民工湯忠傑和妻子在廣東工廠打工,兩個人月收入加起來不足5000元。平日為了省錢,他們很少回家。誰知天有不測之風雲,2017年湯忠傑被查出得了骨髓增生異常綜合症,屬於白血病的前期。更倒楣的是,他花光了所有存款和借來的十幾萬元,也沒做成骨髓移植。眼看求生無望,他只得給自己買了口棺材,在家等死。

有的報導將韋某某的離世說成是「輕生」。在我看來,這種不過腦子的說法對中國底層百姓生活的艱辛與窘困可以說太缺乏了解了!

我不否認,為了10萬塊錢而尋短見,這其中也許有韋某某自身的性格缺陷,比如消極、悲觀、厭世、懦弱等因子,但是有誰不懂生命寶貴、生活美好?有誰能輕鬆赴死、義無反顧?如果不是完全陷入絕望,千轉百回也不得其解,韋某某怎麼會下定決心拋妻離子、選擇死亡?不排除逼死這個男人的還有病痛或其它問題,但這10萬塊錢醫療費,顯然是令他無法掙脫的致命殺手。

韋某某患的是冠心病,並非什麼不治之症。區區十萬元的醫療費,對於一個中產階級以上的家庭更不是什麼了不得的費用,但對韋某某這樣的底層打工者和他身後的家庭來說,無疑是一筆難以承受的「天文數字」,否則也不會讓他難到一心求死。

要治好病、活下去,就需要至少10萬塊錢;要不讓整個家庭背上沉重的負擔,要給大學即將畢業的孩子找工作、買房子、娶媳婦,自己就不能花掉這筆錢……可以想像,在自殺之前,韋某某一定在這個二難選項之間徘徊彷徨了多久,最終才不得已在自己的生命和家庭的幸福、孩子的未來之間作出了最後的取捨。可見,10萬元醫療費真的就是韋某某「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試想,假如韋某某的收入能夠負擔得起這筆醫療費,假如中國的醫療保障制度能夠為他及時分憂解難,假如政府有關部門在他亟需幫助的時候能伸出援助之手,韋某某還會「輕生」嗎?

韋某某缺錢,鄧幫武缺錢,湯忠傑也缺錢,韋某某們可以說個個都缺錢,但中國不缺錢。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的GDP早已躍居世界第二,財富蛋糕明顯做大了,但錢大都進了政府的腰包,進了權貴的錢袋,底層百姓依然很苦,醫療保障水平更是明顯低於世界平均水平。當權者的全部心思都在如何維持自己的專制統治和滿足自己的既得利益上,口頭上對百姓的健康和生命比誰都關心和重視,實際上比誰都不關心和重視,如果說韋某某是被10萬元治療費壓垮的,那麼導致這一悲劇的更深層次的原因則是中國特色的國富民窮。這一點不改變,韋某某的悲劇還會繼續不斷上演。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12-15 7: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