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活動人士:中共在愛爾蘭有「很多間諜」

2017年10月10日愛爾蘭都柏林街景。(PAUL FAITH/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117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2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戴芙若綜合報導)愛爾蘭的活動人士透露,在愛爾蘭有很多中共間諜,而很多中國人正在對共產黨不忠誠的人保持警惕。中國愛爾蘭協會和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也都在幫助中共大使館監視著當地華人,包括來自香港、新疆、西藏和其他人。

據《愛爾蘭時報》報導,來到該報社的三位香港民主運動的支持者,他們戴著口罩、反光太陽鏡,黑色棒球帽簷兒蓋住額頭,受訪者以此形象示人,實屬罕見。這三個人都住在都柏林,其中二人來自香港,另一人來自中國大陸。

採訪一開始,一名香港女士就說:「他們正在殺人。」 「這就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香港政府和警察,他們真的在殺人。」

新疆洩漏文件:中共監禁100萬維吾爾族人

三位受訪者都擔心他們接受媒體採訪所帶來的潛在影響。其中一人因參加抗議活動的照片被發布到中國人的社交媒體上,而被都柏林的華人雇主解僱。

在過去的兩週中,《愛爾蘭時報》在小心不引起北京當局注意的情況下,一直與藏族和香港社區的人們就居住在愛爾蘭的話題進行交談。來自西北省份新疆的維吾爾突厥穆斯林,目前生活在一個小的愛爾蘭社區,沒有人願意接受采訪。

據信作為大規模鎮壓運動的一部分,中國(中共)政府已將100萬或更多的維吾爾族和其他突厥穆斯林囚禁在新疆的再教育勞改營。

「高度的迫害使人們感到恐懼,以至居住在國外的穆斯林人不願談論此事,避免給他們國內的家人帶來嚴重的後果,」位於都柏林克朗斯基(Clonskeagh)區的伊斯蘭文化中心的阿里·塞利姆博士(Dr Ali Selim)說。克朗斯基有一座清真寺,一些維吾爾人去那裡參加禮拜。

這些活動人士說,對在中國有家人的人來說,如果表達北京不同意的觀點可能會帶來大麻煩。他們說,要取得簽證回國探親會變得很難。在國內的親人也可能會因他們在愛爾蘭所說的話而受到牽連。而且,暫時生活在這裡的人們擔心一旦回國會給自己惹麻煩。

本週洩露出的中國共產黨(CCP)文件――中國電信(China Cables)――對新疆發生的事情提供了新的見解。

這些機密文件提供給了國際調查記者協會,該協會與包括《愛爾蘭時報》在內的一些媒體合作夥伴共享了這些信息。

這些文件顯示了中國(中共)政府如何利用其國際外交網絡作為鎮壓新疆運動的一部分。

洩漏文件顯示,居住在國外的新疆居民,當與中國(中共)大使館和領事館網絡有往來時,會被計算機監控系統標記為需要注意的人。僅僅居住在國外的事實,就足以使他們或他們的家人受到懷疑,並成為拘留對象。

中共殺害中國人的人數多於二戰期間日本人殺害的中國人

那位支持香港抗議者的來自內地的中國男性,認為愛爾蘭的華人社區也是監控網絡的一部分。他說:「他們有很多間諜。」有些間諜是因為(中共)要求他們這樣做,另外一些人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們熱愛中國和中共。 「他們看不到中國和中共之間的區別,但這個黨(中共)非常邪惡。它是專政。」

所有三名支持民主的抗議者都表示,他們擔心在香港被捕的人可能最終會被關進類似於新疆的集中營。 「我們不知道將來會出什麼事。」在香港長大的一位受訪者說,即使在英國統治時期在香港上學,人們也不知道真正的中國歷史。他說:「中共殺害的中國人比二戰時日本人殺害的中國人還多。」 「大家都不知道這個事實。」

即使居住在這裡的受過良好教育的中國人也不主動了解真相。 「就算生活在愛爾蘭,他們也不敢自由地說話。他們被洗腦了。」

在都柏林南部的一個咖啡館裡,兩名出生在西藏但現在居住在愛爾蘭的男子,他們同意交談的條件是不要暴露身分。兩人在西藏都有家人。

西藏位於中國西北部的新疆的南方。與新疆一樣,近幾十年來西藏遭遇了大量漢人移入的經歷。亦同新疆一樣,北京政府也因為擔心「藏獨」情緒和對達賴喇嘛的忠誠,進行了大規模的監視和鎮壓。

「他們是最近才在新疆開始鎮壓的,但在西藏已經進行了很多年。我在這裡⋯⋯,我在西藏有家人,但我從來不敢跟他們說話。

「電話一直被監聽,但是現在統戰宣傳隊走進每個村莊,詢問你的兒子現在人在哪裡?他們獎勵聽話的人,懲罰不聽話的。即使居住在愛爾蘭並未參加政治活動,但僅因為關心達賴喇嘛的教義,就會給在西藏的家人帶來危險。他們會警告你的家人。」

獲得簽證回國探親可能也很困難。家庭成員被要求在一份聲明中簽字做保。這份聲明是:必須保證回家探親的人將不會「破壞祖國的穩定和擾亂社會和諧」。

「我再也沒有回去過。對我來說聯繫他們很難,因為我在自由世界,但他們不在。」這位藏族男子說。

他們在愛爾蘭有來自中國大陸的朋友。

「這些大陸來的中國人認為中國(中共)正在使西藏擺脫貧困。他們認為自己是西藏的救世主。他們不知道文化大革命期間西藏有多少文化遺址被摧毀,現在仍在摧毀中。他們說那是美國的宣傳。我們是帝國主義的走狗。」

中愛協會和中國學生學者協會充當中共間諜

活動人士稱,中國(中共)當局利用當地的「中國―愛爾蘭協會」和學生團體。他們說,這些組織中有來自中共的人員,他們監視每個人。 「這就是他們(中共)在海外如何操縱人們的方式。他們不明著來,而是偷偷摸摸的。」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跨文化團體都做這種事,但是一個此類團體已經引起廣泛爭議,它就是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 CSSA,簡稱學生會或學聯),它在愛爾蘭也設有分支機構。

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的《中美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去年的一份報告顯示,當地的「學聯」為在中國以外學習和工作的中國學生和學者提供了有用的支持,但也被中共用來宣傳和監督。

該報告稱,學聯從中國(中共)大使館和領事館那裡接受指令,學聯試圖掩蓋於(中共)政府的聯繫,積極開展符合北京統戰的海外華人工作。

位於柏林的《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Global Public Policy Institute)去年發布了一份權威報告,其中詳細介紹了歐洲的「中共學聯」的網絡。該報告說:「學聯向中國(中共)大使館報告參加中國(中共)政府認為敏感活動的中國學生。」 「這些學生及其國內的家人可能面臨來自中國(中共)官員的威脅,並遭到報復。」

在都柏林大學(University College Dublin, UCD)、國立高威大學(National University of Ireland, Galway, NUI Galway)和都柏林城市大學(Dublin City University, DCU)和沃特福德理工學院(Waterford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均設有CSSA分支機構。該組織的愛爾蘭網站列在中國(中共)駐都柏林大使館的網站上。截至發稿時,電子郵件聯繫愛爾蘭CSSA(其網站未列出電話號碼),尚未得到任何回應。

該報告還說,這個柏林智囊團指出,重要的是不要將中共的「黨國」與海外華人社區混為一談,但中共本身則熱衷於將兩者綑綁在一起,這樣它就可以代表該黨的利益以及所有中國人的利益。

中國(中共)駐都柏林大使館針對本文提出的觀點發表聲明說:「那些告訴你們他們的言論自由受到其他中國人威脅的中國人」「他們要麼患上被迫害妄想症,要麼試圖抹黑或污衊與他們意見不同的大多數愛爾蘭華人。」

但是據媒體前段時間報導,愛爾蘭警察局正在對一系列都柏林居住的香港人因為參加支持香港抗議者活動而受到來自大陸的中國人的死亡威脅。

《愛爾蘭時報》8月26日報導稱,有人在臉書(Facebook)和一個在愛爾蘭的中國人在線聊天小組中說,他想「一一殺死」抗議者。有人告訴警察,他還發表了有關「整死它們」並用菜刀殺死他們的文章。

一名來自香港的年輕人向都柏林的警察局投訴,並向他們提供了嫌疑人社交媒體帳戶的屏幕截圖,包括槍枝和爆炸物的圖像。 他還說,他每天被中國(大陸)人「跟蹤騷擾」。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香港人說他的一些朋友「假裝自己不是香港人,所以他們將來回去的時候不會受到迫害」。

《都柏林直播》(Dublin Live )10月7日報導,一名中國學生在都柏林三一學院(Trinity College Dublin)外支持香港示威者時,有人拿著鐵鏈子恐嚇示威者,並稱其為「港獨」,直到警察到來將其制止。這只是今年五月開始支持香港的示威以來,所發生的多次香港人受到來自大陸的中國人恐嚇的事件之一。

責任編輯:李緣 #

評論
2019-12-02 10: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