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近八成醫生承認給患者開安慰劑

最新研究顯示,許多全科醫生會瞞著一些病人給他們開安慰劑,雖然這些安慰劑對治癒病症沒有幫助,但卻有助於在心理和生理上緩解病情。(Vacho/Pixabay)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2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天睿澳洲悉尼編譯報導)一項最新研究顯示,許多全科醫生會瞞著一些病人給他們開安慰劑,雖然這些安慰劑對治癒病症沒有幫助,但卻有助於在心理和生理上緩解病情。

這些安慰劑分活性和非活性兩種。活性安慰劑是真正的藥物,但卻不對症,例如,醫生會給受病毒感染的病人開抗生素作為安慰劑(抗生素對病毒完全無效)。而非活性安慰劑不是藥物,可能是糖豆之類的東西。

一項對全澳各地136位全科醫生的調查發現,77%的醫生承認曾給病人開過活性安慰劑,其中40%的醫生表示,他們一個月至少會開一次。39%的醫生表示,他們曾給病人使用過糖豆之類的非活性安慰劑。

悉尼大學心理學院副教授科拉朱裡(Ben Colagiuri)對澳洲廣播公司說:「醫生們通常不會告訴病人他們吃的是安慰劑,因為他們的確認為安慰劑能幫助病人。」

儘管安慰劑對病人的病症缺乏治療功效,但卻能幫助他們緩解疼痛、噁心或高血壓等病症。安慰劑之所以管用是因為病人期待它們會有作用。

科拉朱裡說:「我們知道如果病人吃了止痛藥,他們會期待疼痛減輕,這能對他們的中央神經系統產生作用。他們的大腦會釋放天然鴉片類物質,這對抑制疼痛有著可測量的作用。」

醫生最有可能給患有病毒性感染、失眠、疼痛、疲勞症和抑鬱症的病人開安慰劑。

40%的全科醫生表示會在面臨病人希望吃藥的壓力下給他們開安慰劑。

黃金海岸的全科醫生比爾(Cris Beer)對澳洲廣播公司說,有一次她拒絕給一名受病毒感染後咳嗽的病人開藥,這個人就開始罵她。「他們來這裡看病,所以在某種程度上,你會覺得有種壓力,希望在最後能滿足病人的需求。」

抗生素是最常使用的安慰劑,特別是針對受病毒感染的病人。五分之一的全科醫生會給疑似受病毒感染的病人開抗生素。

責任編輯:岳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