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假孔子之名》德國哥廷根研討會 辯論激烈

2019年12月11日,《假孔子之名》在為了被脅迫民族協會(GfbV)哥廷根(Göttingen)總部放映。(左起)主持人、「為了被脅迫民族協會」項目負責人赛德勒(Hanno Schedler),特約嘉賓、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導演秋旻,前德國駐華大使、哥廷根孔子學院董事會董事史丹澤(Volker Stanzel)參加了研討會。(田牧提供)
人氣: 12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9年12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黃芩德國報導)獲獎影片《假孔子之名》在德國十大城市巡迴放映之後,「孔子學院」對德國的影響和潛在威脅的問題已引起德媒關注。《每日鏡報》12月22日發表文章《首批大學重新考慮備受爭議的孔子學院》,提到杜塞爾多夫大學已不再跟孔子學院續簽,舊合約到明年4月份終止,漢堡大學也表示不再提供孔子學院經費。

該報引述德國分管教育和科研的國會議員延斯·勃蘭登堡(Jens Brandenburg,FDP)的話說, 「現在是到了科學部長與大學討論中國(中共)影響的危險和背景的當口了。」他認為密切的財政聯繫危及科學的自由。

影片導演秋旻在其臉書上介紹到,今年是孔子學院遭遇最大挫敗的一年。包括美國、加拿大、澳洲、瑞典、荷蘭、德國、比利時等多個國家的近20個主辦單位都已經或將要關閉孔子學院。目前孔子學院的關閉數量已超過40個。

此次德國之行秋旻會見了萊比錫、漢堡和哥廷根大學孔子學院代表,秋旻感謝這些代表願意與她開誠布公的進行探討。她表示,儘管德國19個孔子學院大多都開在大學校園外,受中方影響較小,但他們對漢辦招聘孔子學院中方人員的歧視性政策,以及在孔院內禁止談論中共禁忌話題的學術審查表現出不以為然,說明大學的基本原則和價值取向已受到侵蝕,令人擔憂。

激烈辯論的哥廷根研討會

秋旻提到在哥廷根舉行的放映討論會尤其令人印象深刻,因為主辦方邀請到前德國駐中國大使和哥廷根大學漢學教授參加討論,兩位都是哥廷根大學孔子學院董事會的董事。討論會最後演變成為一場激烈的辯論會。

2019年12月11日,《假孔子之名》在「為了被脅迫民族協會(GfbV)」哥廷根(Göttingen)總部舉行。會後,特約嘉賓、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前德國駐中國大使、哥廷根孔子學院董事會董事史丹澤(Volker Stanzel),導演秋旻和主持人、「為了被脅迫民族協會」項目負責人賽德勒(Hanno Schedler)參加了研討會。研討會進行到一半時,哥廷根大學歷史與政治學教授、現代東亞研究中心主任施耐德(Prof. Axel Schneider)和孔子學院的董事也加入了研討會。

2019年12月11日,《假孔子之名》在「為了被脅迫民族協會」哥廷根總部放映。(左起)特約嘉賓、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哥廷根大學歷史與政治學教授、現代東亞研究中心主任、孔子學院董事施耐德教授,導演秋旻,「為了被脅迫民族協會」項目負責人賽德勒參加了研討會。(黃芩/大紀元)

廖天琪:孔子學院應該改名為「毛澤東學院」

前大使史丹澤認為孔子學院是類似德國歌德學院、由中國政府(中共)出資建立的文化交流和語言培訓機構。

影片導演秋旻女士則認為,孔子學院從來就不是一個獨立的文化機構。首先,孔子學院由中方資助,直接受到中國教育部下屬的漢語推廣辦公室的掌控,學院在教師聘用、教材選擇、課堂內容等方面全部聽命於中共政府。孔子學院根本就不能跟歌德學院相提並論。

廖天琪認為孔子在中國文化裡的地位就如希臘的蘇格拉底、柏拉圖、亞裡士多德在西方文化裡的份量。然而中共建國以來就系統性地對孔孟之道進行評判與清算,這種情形到文革發展至高峰。到了1974年,中共又開展批林批孔運動,侮辱、醜化、摧毀孔子和儒家思想。

如今,中共不但沒有對其所作所為有任何的反思,還在需要利用孔子時,又把它作賤、凌遲了數十年的孔老夫子搬出來販賣,這種顛倒黑白、愚昧和卑劣的作法,實在令人作嘔。在孔子學院裡,有關六四問題不能討論,達賴喇嘛不能說,法輪功問題不敢觸及。

有資料表明,在中共統治下,中國有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總有一天歷史會重演,悲慘一幕會卷土重來。廖天琪說,「如今,對於這樣的政權,這樣一個面對著我們的魔鬼,我感到恐懼。因此,孔子學院根本就不應該存在。」此時,聽眾中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廖天琪建議所有的孔子學院都改名為「毛澤東學院」,那才是名副其實。這話引起聽眾的大笑。

孔子學院董事:哥廷根孔子學院不存在中方干預

史丹澤承認中國是專制獨裁國家,問題是應該如何對待中國。是不理睬,與之切割?還是與之交往,與之合作,從而逐步地影響他們。他認為哥廷根孔子學院跟《假孔子之名》影片中展示的加拿大的孔子學院情況不同,這裡的管理是完全獨立的,無論是選人用人,及教學方案等,都擁有自主管理權, 從未聽聞有中方的干預和介入。

施耐德教授說哥廷根漢學系具有自己一套完整的漢語教程方案,由於師資和教材都面臨經費短缺問題,自從孔子學院開辦後,就擔負起語言教學的任務,至少分擔了大學方面漢語教學50%的責任。我們也不迴避敏感題目的討論,諸如:六四事件、西藏問題、台灣問題、香港問題等。

廖天琪不同意史丹澤「與中國合作,從而逐步地影響他們」的觀點,她說:如果當年納粹成功,今天手段放軟了卻依然掌權,帶領德國邁向富足,難道世界也會試著跟它合作,並逐步地影響、改變他們?

廖天琪強調:我是質疑孔子學院的,中國有俗語稱:披著羊皮的狼,而孔子學院是不是「披著孔子外衣的共產黨傳媒系統」?這應該引起整個社會的警覺和思考。

廖天琪:談論中國人權迴避法輪功是恥辱

廖天琪認為,孔子學院一方面打著孔子旗號,另一方面在選人用人上歧視和打壓法輪功學員,刻意淡化一些話題,比如達賴喇嘛、台灣主權問題等,這些統統與儒家的仁義禮智信相距甚遠。她認為,不能信任孔子學院的辦學宗旨與目的是所謂的「推廣漢語和中國文化」,難道歧視法輪功學員也是推廣與宣傳文化的需要?

廖天琪表示《假孔子之名》中多倫多孔子學院以人劃線,歧視法輪功信仰者的做法,是她不能接受的。她表示「在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的西方民主社會,法輪功是傳播真、善、忍的信仰團體,我們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之下,每個人都應該得到尊重與愛護,共同分享這美好世界的一切。」

廖天琪詢問:哥廷根孔子學院是否也有法輪功學員的教師?你們是如何對待他們的?

史丹澤回答:哥廷根未遇到這樣的情況。廖天琪接著追問,史丹澤顧左右而言他。

之後廖天琪又問施耐德教授,哥廷根孔子學院選人用人是否也設置了對法輪功信仰者禁止的條文?施耐德教授不予置否。此時史丹澤因趕車已先行離開會場。

聽眾:你要跟恐怖分子做生意嗎?

與會聽眾周女士表示,這場研討會非常好,真相越辯越明,正好讓大家看清楚孔子學院的真面貌和德國社會現存的問題。「我看到現場的聽眾對德國這種左右逢迎、兩頭討好的專家學者非常反感。這些人在德國為數不少。」

廖天琪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也表示,這個討論有不同立場,不同的爭辯,覺得非常好。「我雖不贊成對方的某些觀點,但我也不全盤否定他們的一些觀點。我相信在西方長大的人,受了基督教文化和這種普世價值的教育,不可能支持一個專制獨裁的政權。」

「但是,在利益之下,在對自己有好處而無壞處的情況下,他們很可能就會妥協。我這話說的比較保留,他們至少是妥協,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讓我不高興的是,他們還不承認,認為他們完全有學術的獨立,沒有人干涉等等。沒有一個人干涉德國學者的自由和研究,但是想想你的中國同事,他們因為要表達自己的意願,或做自己的獨立研究,就受到迫害,你能夠接受嗎?」

廖天琪認為應該更多地談論孔子學院,將其作為一個話題,促使德國儘快關閉所有的孔子學院。

來自香港的聽眾甘女士覺得《假孔子之名》這部影片非常好,在短時間內非常集中地讓大家知道孔子學院最根本的、最核心的問題在哪裡。

甘女士認為當人們遇到棘手的問題時,會想這太複雜了,不要去想了,或找個別的出口。「這是人的本性,很容易希望可以找到一個答案,就停下來了。」她說,其實只要問自己一個問題,「你要跟這些恐怖分子做生意嗎?」問題就很清楚了。

「德國人做什麼都是實際型的,講經濟。」甘女士說,「只要想一想你現在就是在跟全世界最大的恐怖分子做生意。」她說中共外交部兩年前已經公開在國際場合說《中英聯合聲明》已經不存在,他們要怎樣對待香港都可以。「還可以跟這樣的人做生意嗎?」

主持人:告訴德國社會 孔子學院背後是什麼

已經在德國好幾座城市主持《假孔子之名》研討會的賽德勒對本報記者表示,這部影片所到之處,引起了人們非常強烈的反響,人們非常感興趣,他們第一次聽到關於孔子學院的事,並對所聽到的內容感到震驚。

賽德勒認為現在是西方許多人感到失望的時代,有些人發現很難批評像中國這樣的一個國家。「中共已經做到了這點,西方人也把中共和中國人民等同起來了,對中國(中共)的批評被視為是對中國人民的批評。」

「要讓人們充分認識到這點,必須投入大量精力和時間。」賽德勒表示,「對此,我們已經做好了準備。」#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9-12-30 3: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