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吳芬湘:川普彈劾案年終總結——了解動機見真相

2017年6月7日,前國家安全局(NSA)局長邁克爾·羅傑斯(Michael Rogers)在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聽證會上就《外國情報監聽法》(FISA)作證。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74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2月31日訊】2019年,「彈劾川普」占據了主流媒體的許多版面,它們混淆視聽的「報導」,讓一個本來很簡單的案子變得越來越複雜。其實,如果你想要搞清事實真相,又不想陷入無休止的爭論中,只要用常識來考慮,即可發現:通烏門、通俄門只不過是同一場戲的不同版本,而這場戲的導演是一個控制多國「深層政府」(Deep State)的陰謀集團(Cabal),劇本的起源和實質則是通過監聽和構陷來栽贓川普競選團隊的間諜門(Spygate)。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彈劾川普(特朗普)早有預謀,而且隨著每一次企圖的失敗,都會有下一波陰謀緊跟而來,週而復始,不管有沒有證據也要彈劾川普,不達目的不罷休。在這一過程中,既有民主黨人也有共和黨人所組成的深層政府,持續地通過他們的宣傳工具即主流媒體,向民眾不斷灌輸「川普濫用職權、以權謀私自出賣美國利益」的觀念——而這正是「深層政府」的自我寫照,卻投射到別人身上,這就如蘇軾與禪師參禪參出「佛與牛糞」的典故。俗話說「謊話重複千遍就成了真理」,連一些支持川普的選民都開始懷疑「蒼蠅不叮無縫的蛋」。

通俄門」是一個「保險計畫」

為什麼說彈劾川普早有預謀?因為前FBI資深探員皮特·斯托克(Peter Strzok)和其情人、前FBI律師麗薩•佩奇(Lisa Page)在短信中早已透露。斯托克在短信中管川普叫「白癡」,還說「上帝啊,希拉里應該以1億比0勝選」。他在2016年大選前和佩奇討論調查川普通俄時表示:很想相信她所說的——川普不可能當選,「但是我恐怕不能冒那個險,這就好像一個以防萬一的保險計畫(Insurance Policy)。」

在被開除前,斯托克在FBI工作了22年,是反情報部門副助理局長,領導通俄門的調查。應國會共和黨人的要求,司法部(DOJ)監察長(IG)於2017年1月開始調查聯邦調查局如何處理通俄門的調查,並發現了這些短信。斯托克在監察長報告發布的次日,就被請出了FBI總部大樓。

經過一年多的沈默,佩奇近日首次上鏡對斯托克的「保險計畫」進行解釋,卻越描越黑。採訪她的是以反川聞名的NBC主持人瑞秋•瑪多(Rachel Maddow),節目於12月18日播出。

佩奇指責FBI公開她的短信「不僅是錯誤的、而且是非法的」。

在解釋「保險計畫」時,她這樣說:「這是一個比喻。」「我們正在談論我們是否應該採取某些調查步驟,基於他成為總統的可能性。」

她繼續說:「如果川普總統沒有成為總統,如果其競選團隊中有人通俄,則國家安全風險會驟減。」原因是,不是總統的川普不會有機會接觸國家機密。「所以『保險計畫』是一個比喻,就好像你到了40歲就要買保險,儘管你並不認為你會夭折。」

說到這裡,主持人還插嘴幫她解釋:「所以不要寄希望於他不會當選就不推進調查,而是推進調查以防他當選。」

佩奇回答:「沒錯。」

當被問及斯托克提到「我們不會允許」川普當選的短信時,佩奇堅稱這裡的「我們」是統稱,指「志同道合、有思想、有理智的不會投票讓該人(川普)當選的人」。

由此可見,「通俄門」就是「深層政府」以防川普萬一當選、要把一個民選的總統彈劾下臺的「保險計畫」。怪不得川普稱「通俄門」調查是一場「政變」,一點不假。

只可惜調查了兩年,花了近3200萬美元,連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的好友、被認為是屬於奧巴馬、希拉里陣營的特別顧問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也查不出確鑿證據證明川普通俄。他們只能模棱兩可地暗示川普妨礙司法公正,卻也不敢下定論。最終大家發現,此起彼伏的媒體炒作、國會聽證,無非是浪費時間、浪費感情、浪費納稅人的錢罷了。

咬文嚼字 川普電話說「我們」是指誰?

沒關係,「彈劾川普」是既定目標,「通俄」罪名不成立,還有「通烏」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儘管川普總統已經將其和烏克蘭總統弗洛迪米爾·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通話紀錄公布出來,民主黨仍然揪住通話中的一個詞彙「我們」,來指控川普濫用職權、以權謀私,稱「我們」是指川普和他的團隊。

對此,川普總統在12月17日給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的公開信中寫道:「我對澤倫斯基總統說:『我倒是希望你幫我們一個忙,因為我們的國家經歷了很多,而烏克蘭知道很多。』我說幫『我們一個忙』,不是我,而是我們的國家,不是(我的)競選團隊。」

川普怎知他被監聽了

川普在一次答記者問時曾經提到,他知道自己的每個電話都有若干情報機構在監聽,所以怎麼可能亂講話。

對此我深信不疑。因為根據曾經做過特工的保守派政治評論員丹·邦吉諾(Dan Bongino)等多方披露,川普在勝選後的10天,就被告知他的川普大廈遭到監聽。而告知他的人就是當時的國家安全局(NSA)局長、海軍上將羅杰斯(Michael Rogers)。羅杰斯上將因此被愛國者稱為「深層政府」中的「白帽子」(White Hat,指正義之士)。

羅杰斯上將不僅告訴川普他的競選活動一直遭到監聽,而且向法官披露了情報部門濫用《外國情報監聽法》(FISA)賦予的監聽權的醜聞,即前中情局局長約翰·布倫南(John Brennan)和美國國家情報(U.S. National Intelligence)總監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將本來是針對外國人的NSA監聽系統用在美國人身上的非法行為——具體操作就是:利用NSA監聽系統進行「政敵研究」(Opposition Research),用「About」搜索指令在數據庫內挖掘對手的黑料。

羅杰斯上將的舉報行為給充斥了希拉里支持者的「深層政府」敲響了警鐘。非法監聽川普團隊不行,那就「合法」監聽吧。

由加州共和黨國會議員德文‧努內斯(Devin Nunes)主導的眾議院情報委員會所總結的尚未公開的「FISA調查備忘錄」顯示:FBI和司法部在沒有正當理由卻不惜捏造「川普通俄檔案」(Trump–Russia dossier)的情況下,向FISA法庭申請監聽川普競選團隊的權力,以打擊政敵──而這種泄密行為本身就是聯邦重罪。許多看過該備忘錄的議員以「震撼」,「驚掉下巴」、「嚴重程度遠勝水門事件」、「有人得進監獄」等評語來形容此事件。

川普通俄檔案是一個國際陰謀

這份臭名昭著的「川普通俄檔案」是由前英國軍情六處(MI6)研究俄國情報的頭頭克里斯托弗•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編纂。然而,據邦吉諾說,檔案的基本情節在2007年就已發表,當時是以《說客是如何幫助前蘇聯官員討好華盛頓的》(How Lobbyists Help Ex-Soviets Woo Washington)為題在《華爾街日報》上發表的,文章作者就是出資僱用斯蒂爾的華府研究機構Fusion GPS共同創辦人格倫·辛普森(Glenn Simpson)和他太太。斯蒂爾只不過是改名換姓,把同樣的故事套到川普頭上而已。

就在羅杰斯上將和川普的秘密會議之後不久,相當於美國國家安全局的英國政府通訊總部(GCHQ)部長羅伯特·漢尼根(Robert Hannigan)就以「個人原因」辭職了。據CNN報導,他曾將有關川普的情報轉交給美國同行。可見通俄門水有多深,不僅涉及到美國的「深層政府」,而且是多國「深層政府」合作的結果。

至此,您對「深層政府」彈劾川普的策略大概了解了吧?如果說讓希拉里當選是A計畫,把川普彈劾下臺就是萬一希拉里輸掉選舉的B計畫。如何實現這一計畫?非法監控、捏造證據、媒體造勢,再讓民主黨議員按照黨的路線在眾議院投票通過。但是根據憲法要求,彈劾總統最終還要經過參議院投票通過,而且需要三分之二的絕大多數同意,這在目前是共和黨占多數的參議院基本上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既然彈劾案通過無望,民主黨為什麼還要把這場鬧劇演下去?在我看來,原因之一:這就是他們的「使命」、他們的既定目標,行不通也要一條道走到黑;原因之二,即便彈劾不成,也要拖,給川普製造「醜聞罩頂」的局面,影響他在2020年競選連任。佩洛西在眾議院通過彈劾案後遲遲不交給參議院表決,就明顯是在玩拖延戰術。

但是我堅信邪不壓正,「志同道合、有思想、有理智的」選民不會看不出這場鬧劇的真相。何況,由於「深層政府」對希拉里當選深信不疑、根本沒想到她會落選,執行B計畫時粗心大意無所顧忌,留下了一大堆書面紀錄。這些紀錄勢必會導致彈劾案後院起火,將真正的肇事者曝光。因此在我看來,彈劾川普的過程也是陰謀集團自我暴露的過程。當有一天真相大白時,不知道有多少高官政客、精英名流會因為「賣國罪」而鋃鐺入獄,受到應有的懲罰。◇

責任編輯:方平

【大紀元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評論
2019-12-31 9: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