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循環:前夫有錢 卻死活不給孩子撫養費

文/秦雷
按理說前夫依法也要付撫養費,況且,他的經濟條件非常好,這個錢對他來說不算什麼。示意圖。(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2060
【字號】    
   標籤: tags: , ,

1999年以後,我因修煉法輪功,幾次被抓進北京的拘留所,耳聞目睹了很多現實版的「聊齋故事」,現如實記錄,文中人物用了化名。

在房山看守所時,進來一個哭哭啼啼的女子。因為離婚的財產糾葛,她用刀把前夫弄傷了,其前夫告她故意傷害,她就被抓進來了,她覺得特別不公平。

監室裡一個因煉法輪功上訪被抓的高大姐,講了她自己的一個親身經歷。結婚後她生了一個女兒,不久即與丈夫離異。但她前夫就是不給孩子撫養費,每次催要都很費勁。她非常氣憤,按理說前夫依法也要付撫養費,況且,他的經濟條件非常好,這個錢對他來說不算什麼。

後來高大姐修了法輪功,在一次打坐中,她看到了前世。那一世,她和女兒是兄妹關係,她兄妹二人對父親都非常不好,也不贍養他,他們的父親孤苦而死。而那一世的父親,就是她這一世的前夫。

「我前夫不欠我們娘倆的,所以就是不給我們錢」,高大姐說,「法律及人世間的理,都不是一件事情的真正道理,你這輩子能從你前夫那裡得到多少錢,也都是前一世的果報啊。」

聽了這話,那覺得不公平的女人喃喃說:「嗯,我就是氣不過,我奶奶也這麽說……」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房山看守所時,有個當地的中年婦女,大家叫她陳大姨兒,我記得好像是上訪進來的。一天大家閒聊,有個女人抱怨她婆婆如何不好。
  • 1999年8月,我在北京房山看守所,認識了一個房山的大姐,玩牌賭錢進來的。她講了一個自己家的故事:
  • 2008年,我在北京崇文看守所碰到一個小偷。 她是內蒙人,不到40歲,看起來非常精幹,她講,自己做生意很多年了,來往於呼和浩特與北京之間,倒賣內蒙的防護林。她做得很成功,家裡家外都靠她。
  • 2008年末,我被關押在北京通州看守所,結識了一個19歲女孩,她叫小玉,在裡面待了快一年了,案子也沒有結果。通州看守所條件非常差,幾十個人睡一個大鋪,但她看起來並不焦慮。她問我信不信輪迴轉生,我說信啊,於是她就和我說了她的故事。
  • 1999年以後,我因修煉法輪功,幾次被抓進北京的拘留所,耳聞目睹了很多現實版的「聊齋故事」,現如實記錄,文中人物用了化名。
  • 講一件我自己親身經歷的事。我25歲,大學剛剛畢業,留在北京工作。我老家在北方一個山巒包圍的狹長盆地中,這裡平均海拔超過1100米,水草豐美,牛羊眾多,從戰國起就是有名的「皮都」,家家也多供奉著各類「地仙精靈」的造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