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友群:「香港人權法」有助香港國際地位

川普總統簽署,香港人權和自由法案成為法律(新唐人合成)

人氣: 79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2月07日訊】11月27日,美國總統川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中共立即炸了鍋,「強烈抗議」、「堅決反對」等都跑出來了。

12月3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稱,美國實施「香港人權法」,製造了一個「不穩定」的環境,可能影響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商業信心。香港在採訪、集會、遊行、示威、宗教等多方面都享有自由,美國「沒有必要和理據」搞這麼個法案來。

果真如此嗎?

香港是一個國際化的大都市。1984年中共在《中英聯合聲明》中承諾,在香港實行 「一國兩制」50年不變。也就是香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50年不變。今年6月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之前的事,這裡就不提了,單說這半年,香港政治體制中的行政、立法、司法,還是三權分立嗎?根本就不是。「三權」中,只有行政權中的警權,一家獨大,警權不受制約。

作為香港警隊的上級領導,香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就7.21元朗恐怖襲擊說了幾句人話,對「暴徒」(實際是黑社會分子)狂打香港市民進行譴責,對警方的處理手法,向市民道歉,竟然受到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最嚴厲譴責」。時任香港警務處長盧偉聰竟帶領4個警察協會的代表,跑到張建宗的辦公室興師問罪。從此,張建宗再不敢批評香港警隊,林鄭月娥更是不敢說香港警隊半個「不」字!從此,香港警隊牛氣沖天,誰也惹不起,作起惡來,用德國戰地記者倫澤的話說,比恐怖組織伊斯蘭國還可怕!

請問林鄭月娥,紐約、倫敦、東京、新加坡,這4個實行資本主義制度的國際金融中心,有一個是「警權至上」的嗎?

6個月來,香港黑警濫抓人,往死裡打人,在沒生命危險時近距離開槍殺人,打瞎印尼女記者的眼睛,圍毆老人、孕婦和小孩,往和平集會的人群中間發射催淚彈,放縱黑社會分子毆打市民,性侵女學生等暴行,成為香港人,國際社會一切有良知的人,最痛恨的事。

有網民在全球最大請願網站change.org上發起聯署,指控香港警察犯侵略罪、戰爭罪和反人類罪,請求海牙國際常設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PCA)調查港警暴行。截至11月21日晚,聯署人超過56萬,高於PCA受理請願的50萬個聯署要求。

細心的香港網友將「警察濫權實錄」資料庫上線。其中,紀錄了1400多件警察濫權個案,涵蓋13個範疇:休班時言行不當類,勾結與包庇黑勢力類,妨礙司法公正類,性暴力類,恐嚇威脅等言語暴力類,拒絕出示委任證類,插裝(給非本人持有的裝備)嫁禍抗爭者類,攻擊記者及妨礙新聞自由類,攻擊醫護及阻撓救傷類,濫用肢體暴力類,濫用警權類,與中共勢力合作類,違規使用武器類。

請問林鄭月娥:紐約、倫敦、東京、新加坡,有一個發生過如此嚴重踐踏人權、令千夫所指、萬民痛罵的警暴事件嗎?

至今為止,香港警方已抓捕近6000人,最小的僅11歲。至11月27日,香港投訴警察課收到1200多起投訴。至今為止,沒有一個黑警因嚴重侵犯人權被抓,更不要說受到法律制裁了。

請問林鄭月娥:在香港,人權何在?法治何在?

在任何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出了如此嚴重的警暴,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進行客觀、公正的調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從6月12日起,香港各界,包括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一再呼籲港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暴,但是,港府一直拒絕。

請問林鄭月娥:為什麼不敢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9月12日晚,路透社發表林鄭月娥8月底一次閉門談話的完整文字記錄,以及未公開的錄音。林鄭月娥說:「除3萬警力外,我們什麼都沒有」,「這意味著我們做任何事都必須充分考慮警方的看法和反應,給予他們一些以前不能給予的權力」。

什麼是「以前不能給予的權力」?

從半年來林鄭月娥從來不敢譴責黑警暴行,可以清楚看出:這些權力就是黑警濫暴的權力,就是黑警濫暴之後不受追究的權力,就是只許黑警殺人,不許百姓點燈的權力,就是把香港推向有史以來人權狀況最差時期的權力,就是讓香港從一個國際金融中心,變成比侵華日軍占領時還暴肆的荒蠻之地的權力。

香港變成今天這個樣子,誰之過?是美國嗎?

11月22日,美國總統川普接受福克斯電視台採訪時說:「如果不是我,香港將在14分鐘內消失殆盡,將有數千人被殺害,根本看不到任何(所謂的)暴動。」

如果不是美國總統川普強有力的干預,香港早就血流成河了,香港早就徹底失去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了。

巨難之時,為什麼那麼多香港人向美國救助?為什麼川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之後10萬人聚集愛丁堡廣場向川普表達衷心的感謝?不是因為川普「搞亂」香港,而是川普作為全世界最強大國家的元首,整個自由世界的領袖,力挽狂瀾,拯救了香港。

內因是萬事萬物發展變化的根本原因。香港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在香港,第一個要負責人的就是特首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在8月底的一次閉門談話中說:「作為行政長官,在香港引發這場浩劫大難,是不可原諒的,真的不可原諒。如果我能選擇,首先我會選擇辭職,以下台致以深刻歉意。但是,我(身不由己)請求你們原諒。」這是一句真話。

作為香港的主政者,香港出了大問題,沒有任何理由怪美國,怪香港抗爭者,怪香港首富李嘉誠,怪6.16上街的200萬香港人。千錯,萬錯,第一錯,錯在林鄭月娥。真正讓香港不穩定的,真正讓海內外投資沒信心的,真正影響香港國際金融地位的,不是別人,正是林鄭月娥。

但是,平心而論,也不能全怪林鄭月娥,正如她自己說的,她想辭職,可是,她連辭職的自由也沒有。她只不過是中共的一個傀儡而已。

那麼,請問林鄭月娥:紐約市長、倫敦市長、東京市長、新加坡市長,他們辭職的自由也沒有嗎?林鄭月娥連辭職的自由都沒有,香港還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嗎?說中共嚴重侵蝕香港的自治與自由,冤枉中共了嗎?香港人奮起抗爭,維護他們1997年以前就得到的自由、法治、人權,何錯之有?他們希望有「雙真普選」,能夠一人一票選出真正代表700萬香港人,而不是做中共傀儡的香港市長,何錯之有?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就是要敦促中共兌現它35年前向全世界作出的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的承諾,就是要讓香港特首有「引咎辭職」的自由,讓香港特首有制約警權的自治權。香港特首不敢管香港警察,那還能叫「高度自治」嗎?香港特首不敢管香港警察,香港人的採訪、集會、遊行、示威、宗教自由,能有保障嗎?

香港黑警製造了大量駭人聽聞的暴亂,香港人窮盡一切和平手段制止「警暴」與「警亂」,但是,沒有用;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明確要求港府獨立、公正調查警暴,也沒有用;美國總統川普多次要求中方「人道地」處理好香港事務,人們看到的卻是,港警越來越「不人道」;美國國會兩黨議員強烈譴責香港警暴,警暴卻愈演愈烈。到11月,竟然發展到用3800枚催淚彈狂射香港中文大學和理工大學的地步。學術殿堂變戰場,濃煙滾滾,火光沖天。

請問林鄭月娥:紐約、倫敦、東京、新加坡,這4個城市中,哪一個的警察有香港警察這麼野蠻?翻遍古今中外的歷史,全世界有第二個國家和地區的警察,有香港警察這麼瘋狂地攻打大學校園的?

本來,美國參議院沒有打算那麼快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但是,香港警察肆無忌憚的暴行,令美國參議院兩黨議員實在看不下去,實在忍無可忍了。他們強烈感受到,如果再不站出來主持正義,接下來,就是「六四」天安門屠殺將在香港重演。在這個緊要關頭,他們以最快的速度通過了這個法案。美國總統川普趕在感恩節前,簽署了這個法案。

從某種意義上說,正是這個法案,再次讓香港免受血光之災,再次拯救香港人於水火。

為什麼中共對《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暴跳如雷?關鍵原因在於:美國將對在香港侵犯人權的港府官員和中共官員實施制裁,制裁措施包括拒絕發給入境美國的簽證,凍結其在美國的資產等。港府官員和中共官員中,許多人的老婆、孩子都在美國,他們在美國有存款、房產、股票、基金、公司等,他們怕美國斷他們的退路與財路。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為香港人提供了一把遮風避雨的保護傘。其最重要的作用,是不許中共在香港胡來,不許中共利用黑警欺壓香港人,不許中共在剝奪港人自由的同時,把香港變成它的搖錢樹,而是要維護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變,使香港人與紐約人、倫敦人、東京人、新加坡人一樣,每個人都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美國是一個「上帝之下的國度」。香港與「上帝之下的國度」——美國站在一起,對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是一個巨大的幫助和保障。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12-07 11: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