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134) 東流水-大疫橫行3

中藥 (fotolia)

中藥 (fotolia)

  人氣: 135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一章 大疫橫行(3)

轉眼七日已過,戶部尚書富察江贊上書皇甫,言京中藥草告急,戶部亟需銀子,置辦藥草。

皇甫朱筆一揮,千百萬兩白銀入了戶部。

話說金海調職戶部,正是游魚得水,備辦草藥,安置熬藥湯鍋,分發百姓,忙得不亦樂乎。

是日,前往戶部,要領藥草再與百姓,卻被告知京中已無藥草,只等江南備辦。灰心之際回返戶部,無聊至極,要拿紙筆來寫字,拉開抽屜,忽見一個錦繡布包,頂大的一只,沉甸甸的,一手抱不住。好奇心起,打將開來一看,竟是明晃晃的金條銀錠,少說五百兩。抬眼看看,眾人急色匆匆,走來走去。「許是誰藏在這裡的。」慌張之際,放回抽屜裡,悄悄離開。

回至金府,想著此事,輾轉難眠,蒞日便又前去,打開抽屜一看,竟然還在。登時嚇了一跳,慌忙塞回,跑至門外,大街上轉了一圈,傍晚關門時分,悄悄溜將回去,再看還有。登時是又驚又喜:「我便是悄悄拿了,也沒人會知道……想來我金海,終於也能自己賺錢啦,讓爹爹還小瞧我。」正欲拿出袋子,忽聽身後一聲清咳,袋子落在地上,金銀撒了一地,回頭一看,見是侍郎大人,登時一顆心提到嗓子眼:「大人明鑑,這不是我的,不是我的……不知道誰……誰藏在我抽屜裡的。」

那侍郎大人清咳一聲,從陰影中走出來,道:「這便是你的。」

金海大驚,想來自己抽屜裡,憑白多了這些銀兩,來歷不明,登時擺手道:「不是,不是……金海向天發誓,不是我的,你莫冤枉我。」

侍郎大人拿下帕子,嘶啞嗓子說道:「這便是你的,你不拿著,上頭不安心。」

「啊?」金海大愕,張著下巴。

侍郎道:「還記得國庫裡撥下的賑災銀兩。」

「便是用來買草藥的?」金海道。

侍郎點了點頭,道:「上頭去一個零,大家分,人人有份。天色已晚,你離開吧。」說罷,咳著離開了。金海落坐椅上,忽聽鼓樓敲了數下,已是宵禁,將布包往懷裡一揣,小步奔回金府。

晚飯時,金山見其神態有異,便然問之。金海將此事講了,金山哈哈一樂,道:「這便是封口費,讓你們底下人別亂咬。」

金海漠然道:「爹爹,我是壞人了。」

金山道:「這朝堂之上,本來就沒有幾個白的。即便從前是個白的,也叫這朝廷給染黑了。話說回來,我的兒,當初可是你自己要當官的啊。」

金海道:「我當官,是要為老百姓做好事。」

金山嘲笑一聲,搖著金扇,道:「上行下效。知道朝廷從你爹爹我這裡搶去多少錢,還給你這一丟丟,不比九牛一毛。」

金海飲著悶酒,不發一語。

金山用帕子抹抹嘴,道:「京城草藥告急,戶部一路貪下來,想必也剩不下來什麼,我這金府出去的財,馬上便要收回來了。這幾日你在家裡待著,別出門。」金山吩咐完畢,捧著將軍肚離開了。

金海獨飲悶酒,酩酊大醉。

蒞日,小翠兒歡天喜地,跑將進門:「漲啦!漲啦!」

「大早上的,吵什麼?!」金海不滿道,睡眼惺忪,教小翠兒拖出被窩,一塊熱巾拍在面上,道:「什麼漲了?」

「便是老爺藏起來那幾味藥材,漲了百十倍呢!咱們金府,又要發大財啦!」小翠兒喜笑顏開,招呼金海吃飯。金海食之無味,戳了幾口鮑魚,便跑到街上,果不其然。戶部藥草告急,京中百姓人心惶惶,只好自尋出路,京城幾大藥行門前擠滿了人,排隊買草藥。原先一兩銀子,現下竟賣到一百兩,當真令人瞠目。

忽聽藥材行老闆敲著鑼,道:「今日賣完,明日請早。」

眼見關門,似無生路。百姓濟濟,失落嘆氣,漸漸散去。

金海回轉金府,眼見金山正在數金條,上前問道:「爹爹,哪裡來的這麼多錢?」

金山令楚淮陽收起,道:「便是今日賣藥得的。」說話之間,志得意滿,拿起水菸袋。

金海點火,道:「若是明日戶部徵的藥草來了,若何?」

金山吐出數個煙圈兒,登時雲霧繚繞,飄飄欲仙,道:「不怕,到不了。」說話間,臥在金絲軟榻之上,神情萎靡,自言自語:「這菸咋就讓人欲罷不能呢?趕明兒爹爹也發明個事物,讓……讓人上了癮,還怕沒錢賺……」

金海見其睡著,便要取下水菸袋,誰知教那金山牢牢攥著,只好熄了火,替他蓋上被子,獨自回房,已是晚膳時間。

「怎不見朱丹,好幾日了。」金海道。

小翠兒道:「少爺大人啊,您總算想起來朱丹姐姐啦。」

「她便如何了?」金海道。

小翠兒本來歡喜得很,忽地眼眶一紅,哽咽道:「朱丹姐姐發熱,已好幾日了。」

金海道:「可有送去疫病營?」聽聞此話,小翠兒一驚,聲調揚高,道:「少爺,怎可說這話?」

金海一愣,道:「怎麼了?」

小翠兒道:「那疫病營裡全是發病的,你將朱丹姐姐送去,豈不是要害死……」說話之間,泣涕不止。金海忽地明白些,安撫道:「府裡有的是藥,便叫人煎了吃,還怕不好?」小翠兒揉揉眼睛,道:「早喝了,還專門請了郎中施針。」

金海見她此狀,也吃不下去,放下筷子,道:「我便隨你去看她。」小翠兒大驚,慌忙攔住,打了自己一個嘴巴,道:「都怪我多嘴,老爺不讓告知你的。」

「為何?」金海道。

小翠兒道:「那疫病有腿兒,會爬人身上的,少爺可別去。」

金海哈哈一樂,道:「病也能有腿,緣何我不知曉?」說話便要出去,卻見楚淮陽進來,小翠兒一驚,慌忙拜道:「楚姐姐,何事親自來了?」

楚淮陽道:「老爺特意叮囑,外間多是疫病,讓少爺在府中,這幾日休要出門。」

「是。」小翠兒拜送楚淮陽。

金海氣得往床上一坐:「哼,還不讓我出門了!」小翠兒忙安撫道:「少爺,你看咱府裡,不比那王宮差,有些地兒您還沒去過呢?不如,我們明日也來個遊園驚夢,可好?」

金海一聽,跳將起來,拍手道:「這個好。」

****************************

話說,京師草藥告急,皇甫撥發國庫銀兩,命人下江南置辦糧草。戶部一眾官員,無視國民安危,上下一體,貪污救命藥草銀兩。採辦官員手中無銀,又不能搶,好容易湊了十車,運回京師。

太醫院前,眾人翹首以盼,草藥車運抵,周津霖上前查看,但見一車草藥,全是發霉過期,已然無效,甚至有毒。一連檢視十輛車,皆是如此,登時只覺驕陽炙地,頭暈目眩,從人施以銀針,塗抹醒目藥油,方才醒轉:「人!採辦之人!」

下吏答道:「回稟周太醫,韓太醫……韓太醫他,已經自裁謝罪了。」

「為……為何?」周津霖勉力起身,眾人扶之。

下吏雙手顫抖,呈上一封血書。周津霖雙手顫抖,取之閱視:「朝中無人,手中無銀。上天憐見,惜吾國民。」登時老淚縱橫,暈死過去。

****************************

金府。

小翠兒帶金海遊園,不覺數日已過,好不歡喜。是日,金海嚷著要往西苑去,登時被小翠兒拉住。只見她擺擺手,道:「那裡可去不得。」

「為何?」金海問。

小翠兒皺眉,攥著帕子,想了半天,忽地冒出一句:「那裡有鬼。」

「青天白日的,哪裡就有鬼了?」金海不以為意,好奇心起,搖著扇子往西苑走去,小翠兒攔之不住,只好跟隨。行了一陣,果真人氣全無,一片死寂。過了拱橋,忽見一片竹林,甚為清幽,金海走進竹林,眼見其中擺放著一方香案,其上放著古琴、寶劍,蒙了厚厚一層灰,像是許久無人用過了。

金海蹙眉道:「這裡可是有人住過的?」

「我不知道。」小翠兒攥著手絹,拉住金海胳膊,道:「少爺,咱們還是快走吧。出來大半天,若是老爺找不到你,怎生是好?」

「我便在園子裡,又沒有出去。」金海道,說話間拿起寶劍,抽出一看,竟是一把斷劍;再觀那琴,也斷了幾根弦,甚是古怪。手指戳著小翠兒道:「喂,這裡若無人住,怎會有劍和琴?快快說實話,免教少爺我再問。」

小翠兒登時嚇出了汗,道:「便是告訴你,可要小命兒不保。」

「那我便更想知道了,快說。」金海拍拍肚皮。

「那你可保證,不告訴別人。」小翠兒道。

金海好不耐煩,對天發誓。

小翠兒嘆了口氣,道:「這劍和琴,便都是楚姐姐相公的。」

「啊?原來楚姑娘已出嫁了的。」金海驚訝道。

小翠兒道:「便是在你之前,老爺還有一個義子,叫做蘇浩。」說話間看了金海一眼,嫌棄道:「說起蘇浩哥哥,可是貌似潘安,文武全才,哪裡像你。」

金海好奇心起,哪管其它,追問道:「後來呢?」

「你別急嘛。」小翠兒道,「自我記事起,蘇浩哥哥便在這金府裡了,說起來這整棟宅院,便是蘇浩哥哥主持修建的,這片竹林也是他親手栽下的。蘇浩哥哥與楚姐姐情投意合,可是老爺遲遲不賜婚,也不知道為啥。後來,有一天夜裡下了好大的雨,蘇哥哥不知因為何事,與老爺大吵了一架,就再也沒有回來。可憐楚姐姐每日來此林中,卻再也等不到人。兩個月後,終於有了蘇哥哥的消息,當夜楚姐姐便要偷偷離開金府,卻不想被老爺發現。」

「老爺大發慈悲,要成全了楚姐姐與蘇哥哥,便教楚姐姐寫信給蘇哥哥,讓他回來成婚,還當老爺的義子。兩日後,蘇哥哥果然回來了,可是……」小翠兒語聲哽咽,說不下去。

「可是什麼……」金海道。

小翠兒抹抹眼睛,道:「那日,金府掛滿紅綢,楚姐姐也穿上嫁衣裳,好漂亮的。可是不知怎地,拜天地的時候,蘇哥哥突然就……」

「怎樣?」金海著急道,小翠兒淚如雨下,嗚咽道:「原來途中蘇哥哥與強盜打架,受了重傷,回來後便吐血死了……楚姐姐好傷心,什麼話都沒說,自己回到屋裡,帶上了面紗,以後就再也沒有摘下來。」

「原來如此。」金海恍然道,「我還納悶,緣何大熱天也帶著面紗,唉……」拍了拍竹葉,嘆了口氣,道:「真是可悲。」忽地轉念,道:「那這林子此後便再無人來了?」

「嗯。」小翠兒抹了抹花臉,扯扯金海袖子,道:「少爺,咱們走吧。」

金海吁嘆不止,點了點頭,走了半里,便將故事拋諸腦後,興致又起:「反正也來了,咱們便在這園子裡繞一圈,從北苑出去。」

「誒,少爺等等我啊!」小翠兒提著裙子,小步追了上去。

西苑無人打理,已荒廢許久,只一片竹林長得茂盛,兩人在殘垣斷壁、枯藤老樹之間穿梭半日,好個無趣。金海躺在地上,拍著肚皮,道:「不走了。」

小翠兒道:「前面便是北苑了。」

「累死了,過來給我搧扇子。」金海將扇子一扔,正好砸在小翠兒腦袋上。小翠兒揉著腦袋,好不生氣,嘟嘴道:「還不是你要來的。」說話間,搧著扇子。

金海涼快了些,便指著前方一處破落宅院,道:「那是啥地方?」

小翠兒看了一眼,賭氣道:「不知道。」

金海道:「哼,待爺爺親自去瞧瞧。」說話間從地上爬了起來,捧著肚子,往院子裡去,忽聽身後一聲尖叫:「有鬼!」立時一哆嗦,回身看見小翠兒哈哈大笑,好不生氣,指著前面,道:「你走前面,給少爺我帶路。」

小翠兒登時傻眼,無奈之際,被金海推搡著打前鋒。(待續)

點閱【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