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血與淚的抉擇 港生講述冒死逃出理大過程

2019年11月28日,香港民眾在尖沙咀鐘樓舉行「援理大反對圍捕」集會。有警察在外戒備。(余天佑/大紀元)

人氣: 1484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2月09日訊】香港理工大學被警方重重圍困了13天,人數最多時有逾千人受困校內,經歷物資短缺、冒死突圍失敗等悲慘境況。期間數百人受傷,上千人被捕。抗爭者中的大學生、中學生說,逃出理大是血與淚的抉擇,儘管他們經歷了難以癒合的心理創傷,但他們的一個共同點是,絕不言悔,前景再艱難,抗爭之心更堅定,為爭取「五大訴求」及最後勝利而撐下去。

《蘋果日報》報導,理大之戰是半年以來的反送中運動中最悲痛的一役。理大生J憶述,11月17日晚警方攻打理大時,很多手足被胡椒水、水炮車噴出的藍色液體噴中,「痛到呼天搶地」,之後抗爭者被迫死守(無法衝出理大),面對被圍困的局面。

18日早上8時,由逾百抗爭者衝向科學館道試圖突圍逃生,但迎接他們的是警方如下雨般亂放亂射的催淚彈攻擊,以及警方的多重防線。

試圖突圍的抗爭者有的被捕,有的受傷,突圍隊伍最終被迫撤回校園。眾人當時士氣高揚,約過了10分鐘後再次跑到紅隧突圍,但同樣無功而返,而且有人被捕。

參與突圍的中學生O說,「警察占制高點,什麼裝備都有,我們什麼都沒有,擋都沒得可擋。好多催淚彈在示威者之間爆來爆去!」

下午近2時,為數200人的突圍隊戴上面罩豬嘴,手持雨傘等從理大A座衝出,但還是遭警察催淚彈等的「瘋狂掃射」,結果眾人不得不折回理大,再次有多人被捕。

18日傍晚在理大外,市民展開「圍魏救趙」試圖營救理大內的抗爭者。理大內的人們興奮不已,不斷嘗試「打出去」接應外面手足,開通逃生之路。當時理大外的營救大隊一度推至漆咸道南,然而血肉之軀最終抵擋不住大隊港警的「槍林彈雨」,最後數百人被捕,多人受傷。

至晚上,香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與數十位中學校長進入理大帶走未成年學生。當時的說法是「未成年學生可免於即時被捕,記名後可離開」。縱使抱有懷疑,中學生O在家人多次催促游說下,選擇讓警察記下名字後離去,但O坦言覺得有愧。

剩下來的成年人,面臨三個選擇:「自首」、留守或冒險逃生。當時大部分人都想離開理大,但眾人卻禁不住內心掙扎,因為大家不想背棄一直「齊上齊落」的手足。

理大生J堅決不自首,他趁大隊人在天橋游繩逃生分散警力時,悄悄在A座正門登上接應家長車離去。作為後勤,他深知自己一走便沒有人管理物資,但基於對暴動罪的恐懼,他無奈離開。

這場理大之戰,有上千人被捕,也有人成功逃離,也有人受傷送院或被警方登記資料後離開。理大在被圍城13天解除封鎖,但曾遭圍困的抗爭者卻仍面對各種創傷後遺症,他們仍活在恐懼中。

少年W在9月前便退學投入抗爭行列,他也參加理大抗爭,他離開理大時被警方記下身分並拍照,自此他幾乎每天都擔心警察會突擊上門拘人,回家後來不及休息,馬上「變身」——除了染髮,更冒險整容,只求減少一點被捕的機會。

被警察記名走出理大的中學生O回家第一天至今兩個星期,每天都寢食難安,「有案底之後,生活都不會好過了!」他說。

成功逃脫的理大生J,沒有受傷,未被記名,看似全身而退,但生活同樣未能重回正軌,只因他曾承諾「齊上齊落」,心裡放不下手足們。因為這一承諾,他逃脫後並沒有回家,仍留在學校宿舍裡,一天兩次到理大外圍走一圈,觀察警力分布,希望可接應到想逃生的手足。直至理大正式解封當日,他馬上重回禁地。

報導說,大批被困理大的抗爭者,有人受傷,有人面臨檢控,有人每天活在隨時被人上門拘捕的恐懼中,但眾多受訪者都表示無怨無悔。他們共同的希望是,大家的血及淚能喚醒更多沉默的一群人繼續抗爭,以達成「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初衷。

責任編輯:方曉 #

評論
2019-12-09 3: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