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雨夜的花蕊

文/王金丁

滿山遍野的油桐花,為翠綠色的客庄山頭增添一抹白靄靄的色彩。 (苗栗縣府)

  人氣: 161
【字號】    
   標籤: tags: ,

雨夜花雨夜花  受風雨吹落地  無人看見瞑日怨嗟  花謝落土不再回
花落土花落土  有誰人倘看顧  無情風雨誤阮前途  花蕊若落要如何
雨無情雨無情  無想阮的前程  並無看護軟弱心性  乎阮前途失光明
雨水滴雨水滴  引阮入受難池  怎樣乎阮離葉離枝  永遠無人可看見
(《雨夜花》詞/周添旺    曲/鄧雨賢)

百年前的雨夜,這首歌故事中的女主角唱著流傳到今天的台灣民謠《雨夜花》,想像,那晚的路燈是如何淒涼,她的心裡是否同樣淒涼?

那晚,細雨中響著三輪車寂寥的鈴聲,停在姑娘身旁,姑娘跨上三輪車告訴車夫:「阿伯,今晚不回宿舍,您載我隨處逛逛好嗎?」老車夫回頭問她:「今天姑娘心情好,還是鬱卒?」她拿下頭上沾著雨滴的花布巾,迷濛著眼睛說:「我要唱一首歌給阿伯聽。」阿伯脖子上的白毛巾在夜風中涼快著:「好啊,載姑娘好幾年了,還沒聽過姑娘唱歌。」

車輪子慢慢滾動起來,她望著細雨斜織裡的微弱燈光,輕聲唱著:「雨夜花雨夜花,受風雨吹落地,無人看見瞑日怨嗟,花謝落土不再回。」歌聲歇了一會,問阿伯:「好聽嗎?」老車夫將車子停了下來,抓起毛巾擦了把臉上的水滴:「這不是最近流行的《雨夜花》嗎?」她伸手接著車篷外的水絲,心裡一絲清涼,說:「酒場裡一位周先生問了我的身世,覺得很感動,寫了這首歌,還喚來遊唱的手風琴師還有笛子伴奏,周先生現場唱了,歌聲特別有感情,今晚唱給阿伯聽,想要對那位周先生表示感謝。」老車夫轉過頭來:「純純在曲盤裡唱得非常哀怨,姑娘唱的跟純純不一樣。」然後,轉頭又慢慢踩動三輪車。

她望著遙遠夜空中的星星,自語著:「我答應等阿郎回來,我要守著這個承諾,阿伯,我沒讀什麼書,小時候在南部家鄉只上過幾年漢學私塾,老師告訴我們信義道德,是祖先傳下來的寶貴財產,因此我了解信義比愛情更珍貴,阿伯,兩三年來,我的心情都很平靜很平和。」她將視線從星空中收回來:「我知道周先生寫了很多歌,相信這首《雨夜花》會流傳下去,希望我信守承諾的精神也能傳下去。」輪子順著車燈光慢慢滑著,老車夫說:「台北有很多好男兒,姑娘還年輕,會有美麗的前程。」水絲帶著寒意飄過來,她拉了拉衣領,心裡說著:「就是阿郎沒有回來也要等下去,堅守承諾才是永遠的美麗。」

「雨無情雨無情,無想阮的前程,並無看護軟弱心性,乎阮前途失光明。」老車夫踩著三輪車,在細雨靜夜裡,她想起故鄉的父母弟妹,想起阿爸在晨霧裡下田耕作,似乎看見阿爸扛著鋤頭閃爍著曦光的身影。幾年前,來繁華的台北城工作賺錢,阿弟阿妹上學時,書包裡的飯包有否多了個雞蛋,阿母每天一定還燒柴煮飯,在黃昏裡等著父親、弟弟妹妹回家,一陣寒冷夜風吹過臉龐,似乎看見屋頂熟悉的裊裊炊煙,飄過廣闊的田野,消逝天空裡。現在,她充滿信心:「我要抱著那份信諾,那是祖先一代一代留下來的信仰,帶著希望回到我的故鄉。」

她忽然想起故鄉的阿樹叔,黃昏飯後抱著月琴在曬穀場上講古老的故事,她還記得《王寶釧苦守寒窯十八年》的情節,不禁浮起童心藏著的王寶釧堅忍的精神,在這個寂靜的夜裡特別有感受。車鈴響了幾聲,似乎在尋求寂寞的對象;於是,她又唱了起來:「雨水滴雨水滴,引阮入受難池,怎樣乎阮離葉離枝,永遠無人可看見。」

兩年前彼一日下午,阿郎帶她去大稻埕市場邊的「南國戲院」看歌仔戲,記得那天演的是《孟姜女哭倒萬里長城》,走出戲院她還濕著眼眶。秋風裡,阿郎拉著她經過市場時,水果攤前的一位阿婆正在叫賣柚子,她們選了兩棵大的,阿婆裝進竹籃裡交給阿郎時,還用的眼光看著她們說:「你們會有好的將來。」她低頭看著那兩顆柚子,把歡喜藏在心裡。

她們並肩漫步紅磚騎樓,經過一家布莊時,阿郎停下來向她說:「秋了,天氣轉涼,妳該添幾件厚一點的衣裳。」進到鋪裡,櫃裡都是琳瑯滿目的布料,她看得眼花撩亂,阿郎卻指著一疋米黃色的問她:「喜歡嗎?」女老闆將那塊布拿了下來,俐落地攤開來,披在她身上,看著她說:「米黃色跟這位姑娘的膚色很適配,而且這塊布可以做夾衣,再做一件外衫,可以從秋天穿到冬天。」

走出布莊,站在廊柱旁,阿郎把那塊布交給她,握著她的手說:「過幾天我要到海外打拚,不管成功不成功,一定會回來找妳,妳要等我。」阿郎手掌的溫熱,讓她不斷地點著頭。抱著那塊布,望著阿郎消逝長廊盡頭,一直到現在,阿郎沒有在廊道裡出現。

「阿伯天亮了,回家吧,多謝您陪我一個夜晚。」她下了車將鈔票交給阿伯,老車夫拿下脖子上的毛巾:「姑娘是個有女德的女孩,今天不收姑娘的錢。」她將花布巾繫在頭上,迎著晨曦向街尾走去。

「雨夜花雨夜花,受風雨吹落地,無人看見瞑日怨嗟,花謝落土不再回。」手機裡,歌星江蕙的聲音哀婉而悽涼;也是雨夜,窗外天空星星點點,百年前周添旺填詞的《雨夜花》流傳了下來,而如今,在這濁世紅塵裡,那首歌裡女主角信守承諾的精神,已隨著夜雨飄逝。@*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茶香太迷人了,雖然我沒忘記初衷,也禁不住口渴,一口喝了整杯茶,高聳竹林搖下來一陣風,渾身涼爽,我舒了一口氣,點著頭致謝,將白瓷杯放回茶托上,輕輕推向那司茶人。
  • 兒子停了一下,又補上一句:「回去看家門前那棵龍眼樹上的月亮。」兒子了解爸爸心理。手機視訊斷了,老伴瞇著眼笑著,臉上的皺紋還想著兩個孫子:「科技進步了,從手裡就可以看到台北的孫子。」
  • 那年春天,我們拜訪了台灣北部橫貫公路海拔最高點1200公尺的明池,也登上了雪山山脈、標高2500公尺的桃山瀑布,終日盤旋崇山峻嶺間,領略了台灣山岳的宏偉與俊秀。
  • 那個歲末寒冷的早晨,校園的柴窯已擺滿坯陶,層層疊疊像一座小山,幾位同學忙進忙出,陶藝老師蔡坤錦站在凳子上探視窯室。
  • 有三十年製鼓經驗的老師傅告訴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說:「這鼓是天上來的。」這話引起我的興趣,問他有什麼涵義,老師傅輕描淡寫地說:「我想就是打出來的鼓聲很細很柔,像仙樂一般,能夠傳達出打鼓者內心的慈悲。」
  • 燈光暗了下來,戲台布幕後面有人揮了一下螢光棒,大鑼被重重一擊,鑼聲響徹禮堂上空,學生屏息等待著好戲上場。
  • 鄧雨賢出生於桃園龍潭,為臺灣音樂史上重要作曲家,又被譽為「臺灣歌謠之父」,畢生創作近百首曲目。他的音樂反映當時臺灣社會與知識分子的心境,是1930年代臺灣精神與文化層面最好的寫照,其代表作品「望春風」、「雨夜花」、「月夜愁」及「四季紅」至今仍廣受民眾喜愛,歷久彌新。「第十二屆紀念鄧雨賢音樂會」於中壢藝術館音樂廳舉行,結合在地合唱團,以更活潑、更自由的方式,詮釋鄧雨賢所代表的台灣音樂精神,唱出最美的傳承演繹。
  • 雨夜花,雨夜花,受風雨吹落地。 無人看見,暝日怨嗟,花謝落土,不再回。 花落土、花落土,有誰人通看顧? 無情風雨,誤阮前途,花蕊凋落,欲如何? 雨無情,雨無情,無想阮的前途。 並無看顧,軟弱心性,乎阮前途,失光明。 雨水滴、雨水滴,引阮入受難池! 怎樣乎阮,離葉離枝,永遠無人,通看見!
  • 新竹縣政府文化局為紀念鄧雨賢,將舉辦「春語戀曲1930音樂會」。鋼琴家陳瑞斌演奏「雨夜花」、長笛家華佩吹奏「蕃社之娘」,兩人今天以動人旋律追憶鄧雨賢,並為音樂會宣傳。
  • 將失意女子比擬作一朵飄零的落花,一朵受盡風雨摧殘的花,在雨夜裡不堪打擊,終於墜落在地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