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利用黨媒辯解 黃向墨自認中共代理人身分

黃向墨被澳洲拒絕入境和入籍後,在中共黨媒上為自己辯護,多次指責澳洲情報機構。圖為澳洲標誌性建築悉尼歌劇院。(Matthew/Wikimedia)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2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燕楠悉尼綜合報導)在澳洲媒體紛紛報導黃向墨入籍申請被拒、永居權被取消一事後,黃在一中文媒體上發表聲明,數天後又接受中共喉舌媒體《環球時報》(以下簡稱《環時》)的專訪,回應被拒事件。有分析認為,黃的解釋「不堪一擊」,反而是「越描越黑」,稍作分析即可明辨是非曲直。

向朝野兩大黨捐款 動機何在

澳洲親共僑領黃向墨,在澳洲以給政黨和政客捐款著名。他在聲明中強調,他提供的捐款都是合法的,這一點其實並沒有受到情報機構和澳洲媒體的質疑,是故也並非問題的關鍵所在。所以分析認為,這是避重就輕,因為真正引起情報機構關注的,是他不合常理的捐款方式。主要體現在捐款對象和捐款時機兩方面。

時事評論員橫河認為,在西方社會,個人捐款往往捐給支持其政治主張的政黨,而黃向墨捐給澳洲的兩大黨都是大筆捐款。他的捐款顯然與受捐者的政見無關,而黃向墨除了和中共相關的話題之外,也從來沒有表現出其對澳洲政治的觀點或傾向。因此他的捐款動機引起外界關注。

另一方面,黃向墨多筆捐款的時間點一定程度上洩露了他的捐款動機。前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說,他的捐款是想「用錢操縱政要和政黨,來左右澳洲的政策」。其中一個例子是在中澳談判自貿協定的時候,黃向墨捐10萬澳元給時任貿易部長羅布(Andrew Robb)的選舉辦公室,並頻繁與羅布會面。

李元華還提到,澳洲出租具有戰略重要性的港口達爾文港給中國公司嵐橋集團一事,似乎也與羅布有關,因為羅布後來在嵐橋集團任經濟顧問,讓人自然聯想到他可能是推動港口出租的推手。而達爾文港的戰略意義非常大,出租給外國,尤其是中國公司後一直備受爭議,甚至招致國防專家的批評。李元華認為,有的政要為了個人利益確實在出賣澳洲的國家利益。

李元華說:「澳洲作為一個主權國家,當然不希望被另一個政府擺布。」「從國家安全和國家利益的角度,無疑不想要黃向墨這樣的人。」

和統會聽命於北京 實為統戰機構

「和平統一促進會」(「和統會」)也是黃向墨為自己辯護的重點所在。替黃向墨出頭的媒體稱,黃向墨是澳洲「和統會」會長,澳洲情報部門拒絕其入籍和取消永居是違背「一中原則」。

橫河表示,事實上,所有有「和統會」的國家都沒有反對一中原則,即在外交上是承認中共政權的,根本不需要(和統會)促進澳洲的外交政策,而且作為一個國家,澳洲最多也只能做到這一步。至於「和統會」宣稱的促進大陸和台灣的和平統一,這和外交政策完全是兩回事,因為「統一」問題是中共的政策,是它的內政,無論和平統一還是武力統一,澳洲沒有干涉其內政的必要。所以「和統會」在澳洲的運作根本不是為了澳洲的利益。

橫河還說,「和統會」是中共統戰部下屬的中共外圍機構,聽命於北京。統戰系統最上面是政治局常委,兼任政協主席及和統會會長。海外的「和統會」實際上就是一個聽命於中共指揮的組織,隨時可以根據北京的需要做出與「統一」無關的行動,成為中共推行其利益和政策的得力工具。比如組織歡迎中共官員領導人的訪問,組織抗議它不喜歡的團體或個人等。而中共的統戰就是拉攏一部分人打擊另一部分人,這是中共使用了近80年的手段。

因此橫河建議「和統會」和這些個人都應該依照《外國代理人法》註冊。

中共不等於中國 黃向墨被質疑的是他與「中共」關係

黃向墨還辯解他和中國的關係受到情報機構的質疑。對此李元華說,問題出在他與中共政權的關係,而中共並不能代表中國。事實上,接受被外界公認的中共黨媒《環時》的採訪,正好證明了他與中共的關係。而且黃向墨在澳洲也確實在推動符合中共利益的政策。

李元華舉例南海的問題,澳洲政府朝野兩大黨都有明確的主張。2016年,黃向墨卻拉著工黨議員鄧森召開面向中文媒體的新聞發布會,站在與澳洲工黨和國家相反的立場上表態,違背澳洲的利益去支持中共在南中國海的立場。

分析認為,澳洲和中國的利益不可能總是一致的,事實上由於中共的體制和意識形態與西方國家在根本上不同,分歧甚至對立的情況時有出現,如果在澳居民不理會國際秩序一味地支持中共,那麼澳洲自然不歡迎這樣的人成為澳洲公民。

不僅如此,李元華還表示,澳洲政府的決定與族裔背景無關,黃向墨是因為損害了澳洲的利益政府才對他採取行動。「不論是中國人還是其他族裔的人,如果有人損害了澳洲的利益,澳洲照樣會懲罰。」「黃向墨只能代表他個人,並不能代表整個華人。」

鑒於黃向墨很多行為超出了一個正常澳洲居民應該有的行為,所以被澳洲拒絕入籍和撤銷永居也就無可厚非了。

澳洲的自由和法制反被利用

從國際對各國言論自由度等的調查排名可知,外界普遍公認中國大陸是缺乏自由和法制的。然而中共黨媒《環時》在報導中把澳洲對黃向墨的決定稱為違背自由和法制。

李元華認為,黃向墨正是在利用澳洲的言論自由和法制。比如在澳洲可以控告任何一家媒體誹謗,一位澳洲議員曾在議會指責有人試圖利用這一點讓媒體噤聲。而在中國,個人基本不可能控告中共黨媒、官媒誹謗。

再比如,因為有自由,黃向墨可以在澳洲召開中文媒體的新聞發布會,支持中共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如果一個中國永久居民在大陸宣揚反對中共在南海的立場,恐怕早被中共當局抓起來了。而澳洲做的,只不過是不讓入境。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多家澳洲中文媒體都全文轉載了《環時》的報導,相當於替中共黨媒宣傳。但是已有澳洲西人記者發現,一家原先連載黃向墨專欄文章的中文媒體已經從其網站上撤下這些文章,只剩下屈指可數的幾篇,而且其中只有一篇作者署名是黃向墨。

李元華說:「如果澳洲的安全情報機構沒有確鑿的事實的話,根本不會在兩年多的研究後做出這麼一個強硬的決定。」

他最後表示,這件事警示那些中共代理人,如果想腳踩兩隻船——一方面享受澳洲好的自然環境、社會福利,一方面又想從中共那裡撈好處的人,可能將會面臨類似的結果。#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