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案】浴火鳳凰

作者:溫嬪容 中醫師

蓮花(王嘉益/大紀元)

  人氣: 450
【字號】    
   標籤: tags: , , ,

遠古時代,原始人類在森林裏,以切、割、燒、殺方式取得食物。當今已廿一世紀,人類在水泥叢林裏,仍在上演著切、割、燒、殺方式的射獵行為,哀鴻遍野!人類甚麼時候才會覺醒,不再彼此傷害?

一位92歲的老爸拄著拐杖,還要女兒扶著,氣喘如牛,舉步維艱的走進診所,我趕快起身幫忙扶上診椅。85歲的老媽隨後跟著進來。老爸眼睛浮腫,眼中含著水,口水流不停,臉色慘白,頭髮稀疏幾乎無髮。老爸得肝癌,手術切除後移轉大腸,再次手術,半年後又轉移到骨,正在作化療。老媽得子宮頸癌,已作切除手術並化療。一對風燭殘年的同命鴛鴦,水深火熱的,在火浴中的鳳凰,何時能重生?

聽完女兒敘述病情後,我告訴她:「老爸老媽的病我沒有能力治療,我能做的就是減輕他們一點痛苦!」女兒苦澀的笑笑說:「這樣就好。」二位老人都沒針灸過,但止痛藥也沒有讓他們好過!所以女兒想試一下針灸。我問老爸:「我幫您針灸好嗎?您一定很難受,針灸可以舒緩一些!」雖然他的身體如廢墟焦土,卻有個堅毅的眼神,他聽了點點頭。針灸一定要問過病人,只要願意針,行氣較不受阻,效果也較好。

這麼脆弱的身子,尤其是老爸,好像風一吹他就會倒,蠟燭一吹就要滅了的樣子,陰森森的,針灸要如何下手?兩老都先針了百會、內關穴,以穩住陽氣、心氣,以免散得太快、太多;兩老都失眠,針神庭、神門穴,守著神氣,減少魂飛魄散;腸胃常咕咕叫,吃不下,針中脘、足三里穴;老爸加公孫穴消腹脹;頭痛,眼睛乾澀,筋骨酸痛無力,用合谷穴全收了!老人家氣血虛,針數要少,刺激量要輕,之後隨症加減穴位。

兩老看診的車程,候診和治療都要花時間,這對重病人,是如此漫長的煎熬!並沒有預期他們複診。第二周,女兒還是載爸媽來看診,說針灸後雙親都覺得舒服一點。針灸幾次後,老媽狀況穩定多了!老爸有來針灸時,精神會好一點,但是只要再去作化療後,又陷落如奄奄一息。雖然如此,身材高大的老爸,儘管步伐慢,卻是挺著胸,昂首闊步的,好像生命的鬥士,每當我問他:「針灸痛不痛?」只要有女兒在場,他都說不痛。天下父母心,慈父不忍女兒心痛,自己的淚卻在眼眶裏打轉,我偷偷的幫他擦眼淚,輕撫他的肩膀,豎起大姆指,在他耳邊說:「老爸,您好勇敢!」我知道他痛苦不堪,甚至痛不欲生!

孝順的女兒,為了照顧爸媽,賠上了青春,也犧牲了自己的感情。有一天,幫兩位老人家針灸完,我請女兒到診間來,對她說:「妳的孝心實在令人感動!老爸老媽都很配合妳的要求。妳要不要想一想,他們的癌症有可能好嗎?尤其是老爸,生命力已脆弱,都92歲了,妳忍心眼睜睜的看著老爸接受沒有希望的治療,還要忍受化療的痛苦!妳爸好像受凌遲的酷刑,在人間煉獄裏受盡折磨,如果他是我家人,我不會讓他接受這些慘不忍睹的煎熬!」

女兒沉默許久後說:「那是醫生說要作的療程!」我回答:「小姐,妳有權利主張不作,不必任人宰割!我知道妳很孝順,妳賺的錢都花在兩老的醫藥費上了,這些錢拿來帶他們去走走玩玩,買他們喜歡的食物,買幾件漂亮的衣服,讓老人家在人生最後的時間,至少有點快樂、有點尊嚴的走!老爸再這樣作化療又電療的,恐怕是兩敗俱傷,很快就要插管了!妳可以考慮到最後很痛苦時,給他打嗎啡,減少他的痛苦!」女兒眉頭底下,淚水在眼眶裏,卻緊咬著嘴唇,強忍著不讓眼淚流下,就怕父母看見。

過二周後再複診時,女兒告訴我她停止了老爸的化療、電療!針灸幾次後,老爸走路較順利,喘有減輕,臉沒那麼浮腫,口水也減少了,可以吃得下東西了,精神好一點時,還會跟我聊幾句。最後1次針灸結束,臨走前,老人家還特別向我道謝,這一謝成永別。@

選自《明慧醫道——情理法天》/博大出版 http://broadpressinc.com/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位事業有成的55歲老闆,為事業打拼,打出一片天下,也打出一張滿江紅的檢驗成績單:篩竇、蝶竇、頷竇有慢性鼻竇炎,限制性肺換氣障礙,兩側頸動脈分叉處輕度粥狀動脈硬化,心臟二尖瓣輕度閉鎖不全,肺動脈輕度閉鎖不全,左心室舒張功能異常,輕度排尿功能障礙,頸椎、胸椎、腰椎退化,腰椎第四、五椎合併骨刺,腦部輕度萎縮、老化現象,骨質缺乏症。
  • 一位豆蔻年華15歲少女,總容易累,容易頭暈,才知道自己從呱呱落地,眼睛張開時,醫生就宣佈她因先天基因缺損,已是慢性腎臟病第三期。醫生說屬於先天體質,無法治療,但只要小心保養,健康活至50到60歲沒問題。她帶著陰影度過成長,也一路平安。到了大學卻發作,出現昡暈、嘔吐、貧血症狀,醫院檢查出腎功能在萎縮,醫生特別囑咐千萬不可懷孕,一旦生小孩立刻要洗腎。
  • 在一個寒冬午後,從南部來的四個人,吵雜的架著滿面雪白的婦人,寸步難行的走進診間,還沒坐好,其中有人的手機響了,電話中直問:「怎麼不趕快送到醫院去急救?」大家急得七嘴八舌。我請大家安靜,問這位婦人:「妳怎麼了?」她頭暈得很厲害,全身無力,眼睛睜不開,喘得那張毫無血色的白唇,說不出話來。姊姊在旁代訴:「她的血紅素4.7,醫生要給她輸血,她不肯。因為上次輸血人很不舒服。家有七姊妹,大家都輪流打電話來關心,意見很多,都主張到西醫那處理比較快。」
  • 一位長得美麗,氣質高雅,留著一頭秀髮飄飄的46歲女士,卻眼神漠漠,眼袋不小,黑眼圈很深。近半年來,她和中風半癱的先生,每個月都要飛到北京去給一位名中醫師治病,往返奔波的疲憊寫在臉上。朋友說她捨近求遠,介紹她來看診。
  • 有一家三口從北部來調身體,瘦小的9歲弟弟調鼻子過敏和腸胃;11歲的哥哥身高150公分,體重44公斤,調鼻子過敏、近視、長高、流鼻血和尿床;媽媽調經理帶,頸項酸緊。這些問題都不是什麼大毛病,曾介紹北部醫生就近治療,但這家人後來還是決定找我調理。
  • 一位30歲年輕人,為人忠厚、樸實、勸快。從青年、結婚、生了個可愛的小女兒,都在我這裏調理。他家住在台中,工作卻在北部,因此北部中部兩頭奔波,大約2年不見人影。這位年輕人,經過2年打拚,32歲就晉升高階主管,成就非凡,羨煞多少周邊的同事。有1天他來看診,形色匆匆,看去像風塵僕僕的老翁,我看了嚇一跳,怎麼會變成這樣?那眼睛凹陷無神又迷惘,黑眼圈很深,滿臉倦容,說話有氣無力。
  • 一位4歲的小男孩,精力旺盛,活蹦亂跳;他除了睡覺,整天像沖天炮,到處發射他的活力,沒有他想不到的遊戲,什麼都可以玩。因為爸媽都上班,所以他就在家給阿婆帶,有一天,小腦袋東張西望,探索所有可玩的新鮮事,他隨手拿了媽媽用來修指甲的小長片,曾看過媽媽用它在挖指甲,小頑童好奇的學著照做,感覺不太好玩還有點痛。小腦袋突發奇想把小長片戳到眼睛裡,看會怎樣?大鬧眼中的水晶宮!
  • 一位48歲的家庭主婦,並不需要用電腦工作,可是卻常眼睛脹痛,左眼漸漸突起,日久突如青蛙眼,眼睛乾澀痛,頭脹。到處去作檢查,結果都正常。中西醫的治療也沒停過,已經5年了,還是沒什麼進展,或說效果令她不滿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