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維州Gippsland遭嚴重乾旱 農場主們懇求政府援助

在維州遠東地區Sale和Orbost之間,過去一個月降雨量創歷史最低紀錄,旱災嚴重影響到了農場主們的生計。(Pixabay)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2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威廉澳洲墨爾本編譯報導)維州吉普斯蘭(Gippsland)地區的農場主們正在懇求政府援手,拯救那些因為這場「被遺忘的乾旱」而枯竭的數百處農場。

據《太陽先鋒報》2月18日報道,在維州遠東地區Sale和Orbost之間,過去一個月降雨量創歷史最低紀錄,昔日的農場變成了荒蕪的土地和枯竭的排水壩,債務纏身的農場主們被推向艱難的窘境。

絕望的他們在乞求地方市政廳降低市政費,一些農場主每年需要繳納超過2萬澳元的市政費。他們也急需運輸補貼、捐贈的飼料和車載的水。

墨爾本氣象局警告說,在遭受乾旱的200個農場地區,幾乎不會有緩解天氣。這是有史以來最熱和最乾旱的一月份。

受災最嚴重的地區包括Giffard、Stradbroke、Woodside和Briagolong在一月份僅有15毫米降雨,而且幾乎都是在1月31日的降雨。在過去兩年內,這些地區的年降雨量隻有正常年份降雨量的一半。這是有記錄以來的最低水平。

一家綿羊場場主博蘭德(Dan Boland)在Giffard West地區擁有的牧場受到最嚴重的打擊。牧場所處的沿海地帶風大、供水枯竭,牧場幾乎失去用途 。

他說:「我今年69歲,我一直生活在這裡。這是我經歷的最糟糕的年份。你隻能繼續維持,但情況越來越糟。隻要一丁點兒的資助,就能維持一段時間。」

位於Giffard地區的農場主哈瑞森(Steve Harrison)說,政府和媒體僅關注遭受乾旱蹂躪的新州和昆州,我們這裡被遺忘了。

VFF畜牧業理事會表示,農場主們被陷入繁文縟節、申請「毫無價值的」聯邦政府資助家庭支付系統 ,這類似於救濟金。他們最終發現維州政府並沒有提供市政費折扣。

哈瑞森說:「我們已經忘記了我們被遺忘的事實。不幸的是,即使真的有資助,對於我們中的某些人來說,已經是太少、太晚了。這些是我們記憶中最糟糕的旱情。對於我們中的一些人來說,這是100多年來最嚴重的乾旱 。但維州政府尚未關注到Traralgon以外的地區。我希望他們能夠親眼看到我們正在經歷的乾旱。」

哈裡森說,他和他的許多鄰居被迫手工餵養綿羊乾草已超過 21個月了 。多數農場主被迫賣掉60%以上的牲畜。其他一些農場主已經完全賣掉了牛群,或者被迫花過高的成本將它們運送到維州的綠色地帶。

哈裡森說,流動效應影響了一些小城鎮。許多農場被迫遣散臨時工,整個供應鏈中的雇員們被解僱了。

維州農業廳廳長Jaclyn Symes計劃在本週到這些地區考察。她說,從去年五月份以來,政府一直在支持該地區的農場。她說:「從乾旱基礎設施補助,到教育和心理健康支持。我非常明確地說, 政府已經在策劃一系列進一步的支持。」

這些地區也正在獲得25%的聯邦折扣,即建造鑽探鑽孔、清淤大壩、以及安裝和購買水箱設備的成本回扣 。

聯邦政府已資助5000萬澳元用於支持遭受旱災影響的農場,維州政府仍在針對農民可申請的最高金額進行最後細節的商談。

吉普斯蘭選區的聯邦議員柴斯特(Darren Chester)說,盡管這裡的旱情並不像昆州和新州北部那樣普遍,但對農業家庭的影響是「同樣的嚴重」。他說,各級政府在降低農場主們的成本方面進展緩慢。他呼籲有針對性地幫助農場主們在天氣條件轉好時重新開展經營。

哈瑞森說:「我們需要的是現在最實際的幫助。可以談論乾旱准備,盡管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但現在急需解決的是緩解負擔。我們都看到了北部地區農場主們所得到的幫助。」

柴斯特說:「很明顯,需要提供更多的幫助、減少繁文縟節。」

預期在考察旱情時,維州農業廳廳長將宣布,在現有的乾旱資助項目之外增加資助。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