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費良勇:《想起了劉文典》讀後感

人氣: 17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2月19日訊】《想起了劉文典》是一篇難得的好文,值得閱讀和傳播!作者劉劭夫先生在文中高度評價了劉文典作為中國文化人的風骨氣節和寬闊胸襟,鞭笞了賀敬之和莫言等一百名文化奴才,痛斥了恬不知恥的馬屁精范曾,也中肯地評價了中華民國最高軍政領導人蔣介石在受到文人的冷落和頂撞時,沒有生殺予奪,而是寬容處理,並反省自責。這其中有輿論的壓力,也與蔣介石本人所受的儒家教育有關。雖為強權,但不失人性底線。

君賢臣直,魏徵敢於直諫,是因為李世民賢明。劉文典敢於冒犯蔣介石,是因為當時有相當程度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媒體監督,大學實行校長治校,社會尊重知識分子,敢於針砭時弊的知識分子階層獨立存在,社會環境寬鬆,所以,蔣介石的強權並不特別可畏。當然,劉文典本人的學識、人格、風骨和勇氣也遠遠超過了一般人。

君惡臣媚,毛澤東邪惡殘暴,所以包含周恩來劉少奇等在內的中共各級官員,都擅長假大空和奉迎拍馬。劉文典後來在反右時,原本無錯,不僅不敢頂撞,反而被迫檢討,終因精神壓力過大發病身亡。那是因為在毛澤東極端邪惡血腥的反動統治下,展現文人風骨的氣氛和場所全部沒了。彈簧被徹底壓死,就完全喪失了彈性。不過,劉文典始終沒有像郭沫若等馬屁文人那樣肉麻地吹噓毛澤東和共產黨,總體上保持了文人風骨。

毛澤東不僅是殺人魔王,還是洗腦和折磨撒旦。古人說,士可殺,不可辱。但無論殺與否,毛澤東只要懷疑誰對他不忠不敬,就要密使李韶九和康生這樣的酷吏捏造罪名對受害者進行栽贓陷害、人格侮辱、精神摧殘、肉體折磨,強制洗腦,施用酷刑搞逼供信非法定罪。受害者最終都被迫低頭認錯認罪。不招供會被酷刑折磨而死,招了供很可能被殘酷處決。毛澤東這個地痞流氓王八蛋就是靠殺人立威和欺騙宣傳成為所謂紅太陽的。毛澤東及其酷吏打手和馬屁精都是大大小小的幫凶和罪犯。任何英雄也受不了嚴刑拷打。民族英雄岳飛,在趙構秦檜之流的酷刑折磨下也被迫招供。

毛澤東的邪惡殘暴消滅了正直敢言之士,只剩下各式各樣的奴才和幫凶。中國文化人的脊梁骨被打斷,喪失了嫉惡如仇的銳氣,不敢橫眉冷對千夫指。文化人的媚骨造就了暴君酷吏和邪惡的共產黨,同時造就了自己的屈辱和苦難。極端的屈辱和苦難抑制了文化人的獨立思維,滋生了更多的媚骨,不斷培養新的暴君酷吏、黨棍幫凶和馬屁精,由此惡性循環。

毛澤東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是一篇荒唐反動、危害極大的邪惡文章。其宗旨是讓文藝成為所謂革命機器(即絞人肉機)的一個組成部分,也就是政治鬥爭的工具,為專制統治者服務。毛澤東所說的「文藝為群眾」,道貌岸然,實際要求文藝作品以歌頌中共特別是他自己為出發點,欺騙蒙蔽民眾。延安的「整風運動「、「搶救運動」就是樹立毛澤東淫威的運動。凡是對毛澤東和中共有半點不敬之人,若不轉換立場甘當奴才,就格殺勿論。

眾所周知,毛澤東1956年提出的所謂雙百方針(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同《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一脈相承,都是騙人假話。後者更成為反右的誘餌。毛澤東的所謂文藝批評,表面上以階級鬥爭為綱,實際上以他個人的愛好為唯一標準。毛澤東動輒給人扣上大帽子、打棍子,把人往死裡整。馬屁文人辯解說,這是「娘打錯了孩子」。實際上這是「狼吃人」。毛澤東說別人都有資產階級或者小資產階級思想,需要脫胎換骨地改造世界觀。其實,毛澤東滿腦子都是流氓地痞的思想,強姦犯的思想,己所不欲,專施予人。縱觀毛澤東一生,除了騙人害人,折騰人民,就是亂玩女人、大搞破壞。毛澤東靈魂深處,是極為骯髒邪惡的流氓世界觀。

毛澤東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公開威脅,他不會容忍自五四運動以來知識分子所扮演的獨立批評角色。毛澤東指使康生祕密殺死王實味以後,假惺惺大怒大吼:「還我一個王實味」。實際上,毛澤東正是要利用「王實味事件「達到殺一儆百的目的。毛澤東用洗腦和殺戮兩手策略來營造恐怖氣氛,旨在維護自己的統治地位。在此之前的富田事件中,反AB團運動中,以及後來的反右與文革等運動中,毛澤東始終使用這血腥恐怖的兩手來鎮壓反對者。毛澤東的所謂文藝講話,摧毀了文化人的獨立和尊嚴,扼殺了文藝創作的靈感。

出自專制寡頭的指示無論對或錯,都必須執行,結果個人崇拜、個人獨裁、專制特權、等級制度、恐怖主義急劇發展達到極端。毛澤東在爭權奪利騙人害人方面是暴君,在經濟發展和國家建設方面是狗屁不通的庸君昏君。所以,中國災難不斷,四千萬人被害死,四千萬人被餓死。習近平妄圖重走毛澤東搞個人獨裁的老路,必然給中國人帶來新的大災難。全體中國人都要警醒啦!

毛澤東同黃巢、張獻忠、希特勒、波爾布特、薩達姆、本拉登、卡扎菲等等一樣,本質上都是大流氓。不過毛澤東是勝利的流氓,其他是最終失敗的流氓。流氓的勝利正是人民的災難。

崇拜流氓的民族該受流氓的肆虐,塑造魔王的民族該受魔王的蹂躪,爭當痞子的民族該受痞子的侮辱。盛產馬屁精的民族必然承受專制寡頭製造的重大災難。

未來的民主中國,應當立法嚴防專制復辟,杜絕個人獨裁,禁止個人崇拜,嚴懲吹捧國家領導人的一切馬屁精。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9-02-19 9: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