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文史新韻】玫瑰般的探春 別樣瀟灑才情

「文史新韻」之探春篇。(視頻截圖/大紀元製圖)

人氣: 1063
【字號】    
   標籤: tags: , ,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和我們一起走近「文史新韻」節目,我是扶搖。

在上一期節目中,我們說到在大觀園中女子們一起吟詠美景和人生的「海棠詩社」,還聊了聊這個詩社的社長,也就是自稱「稻香老農」的李紈。當初,李紈只是心裡有想要結社的念想,因為她內心愛詩,喜歡品讀。但李紈性格內向,所以也沒說出這個想法。而首先提議的,就是我們今天的主人公賈探春

我們先來說一下賈家有名的「四春」,也就是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後人解讀,這是作者曹雪芹有意取諧音,作為四位女兒的名字,其實是「原應嘆息」之意,藉此講述賈氏家族的興衰歷史。

姑娘們首次露面,是在書中的第三回「託內兄如海薦西賓 接外孫賈母惜孤女」,講的是黛玉進賈府。

黛玉來到賈府,先後見了祖母,大舅母,二舅母。緊接著,賈府的姐妹們就一一出場了,那時大姐姐元春已經進宮了,咱們暫且不提;站在跟前兒的,是二姐迎春,溫柔可親;妹妹惜春,身量還小,這都共同映襯了中間的三姑娘——探春。

來看看曹公是怎麼說的:「削肩細腰,長挑身材,鴨蛋臉兒,俊眼修眉,顧盼神飛,文彩精華,見之忘俗。」

探春像,清費丹旭繪《十二金釵圖冊》,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探春像,清費丹旭繪《十二金釵圖冊》,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光是聽這短短的幾句啊,就讓人真像是見到了探春本人一樣呢。探春,是書中少數被描寫得如此具象的女子,她的樣貌神態,都可以稱得上是古典佳人的範本。顧盼神飛,她的美,更多的是來自眉目之間的靈氣。而「文彩精華,見之忘俗」,這樣的描寫,更是巧妙。我們不難感受到,探春渾身上下攜帶著一種別樣的風韻。而那正是她自帶的靈性,再加上後天詩書的薰陶融合而成的。「忘俗」兩個字,可謂精當。

相關影片»

探春在大觀園中居住的庭院,叫「秋爽齋」。因為她一向喜歡書法,性格又很豁達,於是把居室「秋爽齋」修繕得敞亮軒朗。三間相通的屋子,一張花梨大理石大案上,堆滿了筆墨紙硯。連筆海內的筆,都插得像樹林一樣。一座斗大的汝窯花瓶,插滿團團簇簇的白菊花,一幅巨畫《煙雨圖》搭配「煙霞閒骨格 泉石野生涯」的對聯,等等等等。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一位老先生的居室呢。

再看看裡面的臥房,是一色的大尺寸、粗線條,一點都沒有女孩子家閨房甜膩的氣息,儼然有了一種高爽、剛健的格調。的確,書法上的造詣,往往會影響人的審美情趣。探春的這番排列陳設,並不是為了彰顯富貴的氣派,而是在長年的書香中,沉澱出的高雅興致所成。

而探春的書法,究竟有多好呢?

書中的第十八回,是謝元春從宮中回來省親,讓寶玉和眾姐妹作詩,而後收錄到自己《大觀園記》的《省親頌》中,帶回宮中;這裡,她「又命探春另以彩箋謄錄出方才一共十數首詩, 出令太監傳與外廂」,就是說,元春點名讓探春來謄錄大家的作品,還傳給太監等外面的人傳看。顯然,探春的書法在兄弟姐妹中,是出眾的。

貴妃筵宴題大觀園,清孫溫繪《紅樓夢》第18回插圖。(公有領域)
貴妃筵宴題大觀園,清孫溫繪《紅樓夢》第18回插圖。(公有領域)

在這樣一方豪闊的空間裡,探春神思飛揚,寫下了一張張花箋。她還用高雅工整的詞句,來邀請園中的才子才女一起作詩。她曾在箋中立下豪言:「孰謂雄才蓮社,獨許鬚眉;不教雅會東山,讓余脂粉耶?」言語中散發的,是巾幗不讓鬚眉的氣概,還有信心。

第三十七回「秋爽齋偶結海棠社 蘅蕪苑夜擬菊花題」,寫的是結社的第一天,探春給自己取的名號為「蕉下客」。社長李紈讓大家以白海棠作詩,而探春就是最早交卷的。我們來一睹為快。

詠白海棠限門盆魂痕昏

斜陽寒草帶重門,苔翠盈舖雨後盆。
玉是精神難比潔,雪為肌骨易銷魂。
芳心一點嬌無力,倩影三更月有痕。
莫謂縞仙能羽化,多情伴我詠黃昏。

一句「玉是精神難比潔,雪為肌骨易銷魂」,寫出了探春獨愛冰肌玉骨的清白姿態,描繪出來一株如玉勝雪的海棠。雖然最後的評判來自「稻香老農」李紈,但寶玉認為,探春的詩寫得不錯。幾次結社下來,探春表現平平,因為她的詩作,風流似不及黛玉,敦厚不及寶釵,嫵媚不及湘雲;但探春的詩風,一向能明確表達自己超越世俗的風雅態度。

這一次,或許是臥房內那瓶白菊助其文采,題讚菊花,探春的《簪菊》一首排在第四,僅次於黛玉,似乎是她作詩以來最高成就。

   簪菊

瓶供籬栽日日忙,折來休認鏡中粧。
長安公子因花癖,彭澤先生是酒狂。
短鬢冷沾三徑露,葛巾香染九秋霜。
高情不入時人眼,拍手憑他笑路旁。

「短鬢冷沾三徑露,葛巾香染九秋霜」一聯,被寶釵笑讚「你的『短鬢冷沾』,『葛巾香染』,也就把『簪菊』形容的一個縫兒也沒有。」探春又用「高情不入詩人眼,拍手憑他笑路旁」作結,化用前人詩意,表現出潔身自好、不與世同的志趣。

脂硯齋評論探春:「探春看得透,說得出,辦得事,是有才幹者。」這從何而來呢?

在鳳姐養病期間,李紈和探春一起奉命協理家務,主持賈府大局,後又請寶釵一同照管,確保家族諸事妥當。當差的下人們以為這幾人都不如鳳姐狠辣凌厲,暗存僥倖懈怠之心,輕視了面慈心軟的李紈,和這一位還沒出閣的小姐,認爲她們不懂操持家務。

很快,一個管事媳婦就拿探春母舅去世的事情來請示,故意為難。李紈呢,素日多恩無罰,想要根據之前其他下人母親去世的慣例,多發放一些銀兩。探春知道後,及時攔下,追問那媳婦的祖宗舊例,不同出身的下人,應賞多少。

而這位下人還不知輕重,硬是推說忘了。探春一下便看透了小人之心,粉面含威,冷笑著問責。先說其辦事不利,當下人幾年了,竟還不知舊例;二來,便責問她欺軟怕硬,平日是否也敢在鳳姐面前敷衍呢?第三,讓她取來舊賬,自己親自核查。

清孫溫繪《全本紅樓夢》第55~56回插圖,欺幼主刁奴蓄險心,敏探春興利除宿弊。(公有領域)
清孫溫繪《全本紅樓夢》第55~56回插圖,欺幼主刁奴蓄險心,敏探春興利除宿弊。(公有領域)

正如「玫瑰花」的諢名,探春是嬌美而又尖銳的,一旦有人褻瀆冒犯,她便後發制人,用利刺捍衛尊嚴。她幾句義正詞嚴的話,就讓那媳婦滿臉通紅,敗下陣來,更震懾了其他想看好戲的人們。

但探春和鳳姐不同,她並不是用恐嚇、強硬的手段對待下人,而是主持公道,以理服人,讓對方真心拜服。這些舉動讓鳳姐聽了,也一連三個「好」字,盛讚不止。

很多時候,探春不像其他的女子,感覺少了一份溫柔,多了一份剛陽。她自己呢,還有過這樣一段對白:「我但凡是個男人,可以出得去,我早走了,立出一番事業來。」的確,探春嚮往的,不是吟風弄月,而是天高地迥的壯闊、經世致用的功業。她立足現實,理智而清醒,把大觀園當作是施展自己才智的舞台。

說起探春,很多朋友都說這是「紅樓」中,作者對於剛陽美最突出的一部分。才自精明志自高,探春,就是女子中的英才。縱使身邊簇擁了黛玉、寶釵等各種有才華的女子,但她所散發的玫瑰香氣,依然沁人心脾。

好,這一期的「文史新韻」到這裡就要結束了,非常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見。

撰文:柳笛,扶搖;製作:雅紅;責任編輯:蘇明真

評論
2019-02-21 3: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