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發2019「出清令」 殭屍企業僵局難破

中共工信部、國資委等多部門發出2019年殭屍企業「出清令」,不過中國殭屍企業的成因和現狀,註定「出清令」難破僵局。(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人氣: 685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2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何堅報導)日前中共工信部、國資委等多部門發出2019年殭屍企業「出清令」,表示要加快處置「殭屍企業」、推動市場出清。不過中國殭屍企業的成因和現狀,已預示「出清令」難破僵局。

陸媒《經濟參考報》2月1日消息,2019年殭屍企業「出清令」已發出,目前工信部、國資委等多個部門以及陝西、河南、河北、黑龍江等多地都明確了作戰目標,將加碼處置啟動難、實施難、人員安置難等問題,退出實施辦法等一攬子政策將推出。

經濟學者田北銘則認為,清理殭屍企業是與虎謀皮,因為地方政府、官員與殭屍企業利益捆綁極深,殭屍企業往往涉及諸多腐敗。田北銘認為,清理殭屍企業的最佳時機,是經濟較好、就業較充分的時候,如今已是越來越難清理;殭屍企業這些年發展壯大,涉及的業務、債務鏈條非常龐大,涉及的人數龐大;現在在就業如此艱難、居民負債如此高的情況下砸掉一些人飯碗,他們何以維生。

中共治理「殭屍企業」的代價

所謂「殭屍企業」,是指資不抵債、自身無法持續經營,必須依靠政府補貼或銀行續貸來維持生存的企業。殭屍企業不但浪費大量資源,且加大了企業債務風險、銀行金融風險,以及大規模失業的社會風險。

例如2014年浙江省金華市摸底發現,三年無所得稅入庫企業共1542家,卻在寸土寸金的浙中占地2.57萬畝;另一方面,由於無生存能力,殭屍企業需要外界不斷地「輸血」,尤其是吸納了大量的銀行貸款,降低了非殭屍企業獲得信貸資源的機會,抑制了後者的成長。

不過在中國,有資格做殭屍企業的一般只有國有企業,事實上,殭屍企業主要就是國企,而且多年來一直是中共國企改革的重點和難點。

人民大學國發院2016年《中國殭屍企業研究報告》指,全國工業部門中殭屍企業數量約占工業企業總數的7.51%。據《中國新聞週刊》報導,截至2016年4月16日,在全國1969家已披露年報的上市公司中,有159家是殭屍企業,多數是國企。

中共最近這一輪清理處置殭屍企業始於2015年底。

2015年11月、12月,國務院常務會議多次提出要加快推進殭屍企業重組整合或退出市場,要求2016~2017年對持續虧損三年以上且不符合結構調整方向的企業採取資產重組、產權轉讓、關閉破產等方式予以「出清」,並明確到2017年末實現虧損額顯著下降。

2016年國資委梳理出中央企業中,需要專項處置和治理的「殭屍企業」和特困企業2041戶,涉及資產3萬億元。2018年5月,國資委稱,截至2017年底,2041戶「處僵治困」央企中,超過一半(1200戶)完成了治理工作。

看起來,中共治理「殭屍企業」似乎頗有成效。

據中共統計局數據,2017年規模以上國有控股工業企業虧損總額,比2016年減少了23%; 2018年國企虧損總額同比減幅雖然降低至6.7%,但依然減虧240億。

國企近兩年大幅減虧,的確很大程度是中共處置「殭屍企業」的結果。不過,其代價卻更加巨大,是整個民營經濟的活力被中共的國企改革(包括處置「殭屍企業」)吞噬殆盡。

中共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底,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收入2千萬元以上)數量比2017年底減少了近7千家;虧損企業數量卻增加了近1萬2千家,增幅高達26%。而2018年和2017年,國企盈利同比增長了12%和42%。

鑒於大型國企幾乎無法破產,以及國企整體盈利增長的現實,可以合理推斷,2018年消失的近7千家大型工業企業,和新增加的近1萬2千家虧損工企,基本都是民營企業。

這些數值意味著,中共治理「殭屍企業」和國企扭虧為盈的代價,就是「國進民退」:是大量民企被不公平的行政、經營和金融環境,給逼入虧損的困境,甚至被國企吞併,或者關門倒閉。

「殭屍企業」僵局難破

中共治理「殭屍企業」是與「去產能」相結合的。發改委今年1月稱「十三五」煤炭行業和鋼鐵行業去產能的主要目標任務基本完成。但殭屍企業卻遠未出清。

國資委1月份曾經承認「殭屍企業」不好處置,「最大的難點還在於怎麼處置好債務處理和人員安置的問題」。

2016年的國發院報告指出,中國殭屍企業成因主要是:地方政府為了政績和維穩,而給瀕臨破產的殭屍企業進行各種形式的輸血,同時還會製造出更多的殭屍企業;大規模刺激帶來的產能過剩,地方政府、國企之間惡性競爭,以及銀行業對民企的信貸歧視。

陸媒《21世紀經濟報導》保守估計2017年殭屍企業(含長期未經營且未註銷和清算的所謂「休眠企業」)超100萬家。由於2018年中國經濟下滑,企業和地方政府債務壓力加大,以地方國企為主的「殭屍企業」,其數量與2017年相比應該只增不減。

中共出清殭屍企業的方式,理論上是兼併重組,或者關閉破產。據《中國新聞週刊》報導,瑞穗證券亞洲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表示,「國企改革、債務、產能過剩和『殭屍企業』都是相互緊密聯繫的問題」。

大多數殭屍企業在地方經濟中舉足輕重,如果破產清盤,會對當地GDP和就業市場造成明顯影響,因此地方政府往往會通過行政措施、干預轄區內銀行等手段,給殭屍企業「供血」,令其僵而不死。

因此,中共為維持經濟增長和政權穩定的假象,「處僵治困」往往只能是兼併重組,或者叫「國企改革」。

不過,中共以「國企改革」治理殭屍企業,其實就是一場騙局。

例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6年就曾經警告中共,用「債轉股」的方式消除銀行壞帳,可能會允許殭屍公司「僵而不死」,增大銀行風險。

至於其它的花招,例如橫向聯合、縱向整合、專業化重組,或者混合所有制等各種各樣國企改革的幌子,跟「債轉股」一樣,實質都只是為了解決國企虧損和負債,是中共將殭屍企業等國企的負債和風險,轉嫁到銀行、民企和民眾頭上。

IMF和中國衆多經濟學者多年來一直呼籲,應當用市場化方式(包括破產清算),而非行政化的國企改革來治理殭屍企業,但中共體制註定其無法做到。

也就是說,一方面中共的「處僵治困」,只是從帳面上消滅了一部分殭屍企業,並將其負擔轉嫁為銀行的金融風險,以及民企和民眾個人的債務風險;另一方面,地方政府還在源源不斷地製造出更多的殭屍國企。

中共2019年「出清令」,破解不了殭屍企業的僵局。#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2-03 3: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