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銳喪禮千人送別 中共禁異議人士出席

李銳追悼會,千人出席,很多人在八寶山有關大廳外面排隊,等候瞻仰遺容。(推特網頁截圖)
人氣: 186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2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方曉採訪報導)已故中共黨魁毛澤東的祕書,被視為中共自由派元老的李銳的喪禮今早(2月20日)在北京八寶山公墓舉行,很多大陸異議人士被禁出席。一些維權人士在八寶山附近的地鐵站遭到國保攔截。得以參加李銳告別式的人士透露,有上千人出席葬禮,但未見中共高層到場。

北京知名維權人士翟岩民對大紀元記者介紹說,「在八寶山地鐵口遭到警方電話阻攔,不允許我進告別廳。想送李銳老人最後一程,無奈被國寶電話阻止(攔截)。(中共)對送個死去的老人為什麼這麼恐懼?答案應該心知肚明!」

北京維權人士翟岩民在八寶山地鐵口遭國保電話阻攔不得參加李銳追悼會。(受訪者提供)

他說:「李老在自己的晚年看清楚了中共的真實面目,反省了自己前半生很多錯誤的判斷和觀點。尤其是他臨終前的『三不』遺囑令我等無比的欽佩,『不蓋黨旗,不進八寶山,不開追悼會』。」

他還表示,地鐵口處穿制服的警方人員不算多,但是便衣人員,無法估計。

同時被國保電話阻止的還有北京時局觀察員華頗。

李銳八寶山追悼會,有異議人士被阻出席。從左至右:從左至右,王福磊,翟岩民,华頗,刘浩律师,陈洪旺。(知情者提供)

得以參加李銳葬禮的深圳公民王福磊(網名:漁夫)向大紀元記者介紹,「參加追悼會的人很多,有上千人,很多人都在外面,進到裡面的就是八個人一組鞠躬,沒有其它儀式。裡面有幾個日本記者被他們控制了,後來被帶走了。」

「沒看到中共高層領導人出席追悼會,只有胡德平、胡德華及一些黨內開明派人士去了。我去現場就是想看李銳有沒有被蓋黨旗,結果還是蓋了。」

王福磊透露,「因為不能停留,被往外趕,後面很多人排隊。」他說,現場嚴禁拍照,現場工作人員中安排了很多的便衣,讓大家趕緊走。當他出來時發現有不少警察。

中國獨立記者高瑜社交媒體披露,蔣彥永醫生手中的iPad馬上就失去用場,告別廳內禁止拍照,不准送鮮花和花籃,不准展示悼詞,一切只能發生在東大廳外。廳內沒有懸掛悼念橫幅和生平文字。親屬排首的是李銳長子範苗,其後是夫人張玉珍,她因身心疲憊坐在椅子上。

官家的花圈排首的是習近平、其二是李克強,後邊有胡啟立、田紀雲的花圈。但禮堂門上沒有掛上輓聯,沒有生平介紹也沒有訃告。

此外,現場不允許官方安排以外的記者採訪,有駐北京的記者向大紀元記者披露,他和兩個助手錯開時間,怕被國保擋住不讓進。他為了避開地鐵口的警察,專門坐公交車到達離八寶山最近的車站,未遭到警方阻攔。

有很多異議人士事先遭到警方電話攔截,被禁參加李銳葬禮。高瑜此前18日披露,她與維權律師浦志強都接到通知,不准去李家弔唁,也不能參加20日的喪禮。

維權人士張寶成也向大紀元記者介紹,「昨天就接到警方電話,禁止我參加李銳的追悼會。我原計劃是去的,他們說你偏要去就採取強制措施了。所以沒去成。」

大紀元記者了解到,從來未跟李銳有任何接觸的北京異議人士高洪明20日也接到警方的通知,要他在家待著,不要出去。

李銳曾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中共官方定於2月20日按「正部級」待遇為他舉行告別儀式。

此前,李銳女兒李南央發聲明重申,作為女兒不參加這種中共安排的儀式。

李南央早前發表聲明表示,李銳絕對不能接受將他定位為一個共產黨的正部級來進行追悼,其意願是死後「不開追悼會,不進八寶山,不蓋黨旗」(被稱為三不遺言)。

李南央還在聲明中表示,相信父親在天有靈,一定會對那面蓋著染滿人民鮮血的黨旗慟哭長嘯。

因李銳生前的「三不」遺言,故也有李銳的友人決定不出席由官方組織的葬禮。前中組部幹部閻淮表示,自己因親耳聽到李銳的「三不」遺言,出於對老人家的尊重,故而決定不出席相關儀式性活動。

很多異議人士則事先將花圈送到李銳家中,「八九六四」學運代表之一王丹在社交媒體上表示,李銳先生的告別儀式在官方的八寶山舉行,違反了他本人的遺願。「我已經委託朋友送花籃到李銳老家中,聊表敬意。輓聯寫的是『先生精神永存,民主未來可期。晚輩王丹敬輓』。」

王丹托人向李銳家中送的花圈。(王丹推特)

曾擔任毛澤東政治秘書的中共改革派代表人物李銳於上周六(16日)在北京離世。李銳歷經中共黨內歷次運動,多次遭到政治迫害,九死一生。

喪禮結束後,李銳夫人張玉珍寫給喪禮者的感謝信由高瑜女士在推特發表。她在信中除了感謝外,也高度總結了李銳的一生。

信中說,李銳一生大量的心血都傾注在三峽建設問題上,一直主張科學來論證,在壓力下從未放棄過自己的主張。

信中強調,李銳的晚年,為了對歷史負責,他以自己的經歷和掌握的資料,寫作和發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著作,為還原歷史本來面目,主持相關的歷史研究和編寫工作,盡到了自己的責任。

她在信中還表示:「由於李銳的經歷和秉筆直書,使他長期處於政治矛盾的漩渦之中,各種質疑和責難紛沓來。」她請求讓他平靜走吧,不管出於什麼目的,都請不要再「消費」李銳了。

張玉珍還披露,李銳生前不止一次表示,「百年之後,回到平江,回到我父母身邊去」,她也會遵從這個遺願,並追隨他。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9-02-20 12: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