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鐘聲:誹謗神佛 因言致禍遭惡報

遭惡報的中共前天津公安局局長武長順、武漢市公安局長楊世洪、河南焦作沁陽市公安局局長鄧予生、湖北枝江市公安局局長劉方才。(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55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2月20日訊】《太平廣記》中就記載了一個不信神佛的韋氏子的結局。韋氏子只信奉儒教,把佛教看作外夷的學說,認為不應該在中國提倡。他死前告訴兒子千萬不要用佛家禮儀來送葬,他死後小女兒也死了。大女兒當時也病臥在床,彌留之際忽然起身坐定,說死去的妹妹告訴她,在陰間看見先父高聲呼喊:「我因為生平誹謗佛法所以受難,極為痛苦,不分白天黑夜的受著煎熬,沒有半刻停息的時候。這裡的刑罰和名目來不及細說。唯有用家中全部的錢財修福,立即崇敬神佛,可能補救萬一。輪迴的劫難很難避免,只想在持續受苦的一百刻中,有一刻能暫得休息,也可稍鬆一口氣啊!」韋氏子死後懺悔,並捎信給家人以求補救。

當代的中國人受中共無神論的毒害,在無知中誹謗佛法而遭惡報的例子很多。例如,鄭州大學哲學教授呂鴻儒污衊大法,死時嘴被撞沒了。呂鴻儒利用自己的身分,到處做報告攻擊法輪大法,並在河南電視台上大肆誣衊法輪大法。二零零三年八月初一天,呂鴻儒攜妻女、女婿和十來歲的外孫女一行五人,開車回老家祭奠其父去世周年,途中自己撞在一大貨車車尾,造成老兩口、小兩口當場死亡和小外孫女受傷的慘局。更驚人的是呂鴻儒本人面部嘴撞沒有了。單位為其舉行告別儀式時,只好用塊白布把嘴蒙住。知道此事的很多人議論:「這是他攻擊法輪大法得的惡報呀!」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法輪佛法,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返本歸真,福益社會,修煉者上億。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誹謗法輪功,並對法輪功學員殘酷鎮壓,被迫害致死的就逾四萬人。古人云,積善餘慶,積惡餘殃。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也遭到惡報,據明慧網《迫害法輪功 19年間逾兩萬人遭惡報》一文統計,十九年中有20784人遭惡報,其中也包括像呂鴻儒這樣宣傳教育類人員。據統計,宣傳、教育、演藝、媒體、軍隊、宗教系統中遭惡報的有1132人,其中有161人作惡人員殃及到230位親友遭惡報。

《河南日報》報業集團董事長、社長楊永德積極追隨中共邪黨行惡,在其掌控的多家報紙上,大量刊載辱罵法輪大法的內容,散布謊言,毒害民眾。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反覆打電話勸善,但他始終執迷不悟。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一艘遊船在越南芒街附近海面航行。忽然,作為船客的楊永德的手機鈴聲響起,因嫌船艙內嘈雜,他步出艙外,站在船舷邊接電話。當時風微浪低,天氣尚好。不料,轉瞬之間,天上飄來一團雲霧,雲霧迅速籠罩了周圍的海面,能見度頓時變的極低。而遊船還在航行,楊永德的通話還在繼續。就在此時,忽聽「咚」的一聲巨響,遊船與一艘運煤船相撞。船身猛的一顛,將楊拋向大海。楊在冰冷的海水裡拚命掙扎。遊船緊急拋錨停航,沉重的鐵錨恰巧擊中楊永德的頭部,結束了他六十四歲的生命。事情怎麼那麼巧?我們不該想一想嗎?用一朵烏雲、一個相撞的遊船、一個鐵錨,神就收走了楊永德的命。

山東省臨朐縣上林鎮的臨朐縣綜藝劇團,編排誣衊法輪大法的節目在全縣巡迴演出。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七日,該劇團團長張來信、副團長杜蘭玲、演員王紅霞死亡,其中杜蘭玲的兩個女兒(也是演員)、還有一名琴師,摔成重傷。這三死三傷的蹊蹺和突如其來,冥冥之中讓人覺得有一種天意。

在新聞出版、廣播電視界,因誹謗法輪功遭惡報的案例有數十起。原央視「東方時空」的主管陳虻,是「天安門自焚」偽案的製片人,二零零八年初患上胃癌和肝癌,在經歷九個月的折磨後,痛不欲生的他要求對他放棄搶救,死時年僅四十七歲。

新華社作為中共的喉舌,僅二零零零年一月至二零零三年十月,新華網對法輪功的詆毀文章達522篇之多。原新華社社長田聰明病亡時,現場親友都戴著口罩,因其得了一種急性的莫名其妙、具有高度殺傷力的流感而死。

從古至今,誹謗佛法、迫害修煉人罪惡極大,必遭天譴。希望那些還在媒體、教科書、會議上誹謗法輪功的人能汲取教訓,不要因言致禍。

文章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9-02-20 9: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