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封鎖互聯網 紐時籲美國不要再容忍

中共退出歷史舞台系列之六

在中美貿易高級別談判前後,有外媒呼籲美國不要再容忍中共對互聯網的封鎖。圖為大陸一家網吧。(GOU YIGE/AFP/Getty Images)

人氣: 203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2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在中美貿易高級別談判前後,有外媒呼籲美國不要再容忍中共對互聯網的封鎖。一直以來,中共嚴格審查和監控網絡,收緊各種網絡言論及評論。

有分析認為,互聯網是中共政治統治的命門。

紐時刊文籲美不再容忍中共互聯網封鎖

《紐約時報》2月12日發表文章指,中共屏蔽了幾乎所有重要的外國互聯網競爭對手,包括谷歌,臉書,維基百科中文版、Pinterest、Line、Reddit和《紐約時報》,甚至連英國卡通小豬佩奇也斷斷續續遭到審查。但騰訊和京東等中國公司卻在美國大舉拓展業務。

文章認為,中共長期以政治問題為由維護它的審查制度。而全球互聯網經濟至少規模達8萬億美元,並且在不斷增長中,而川普政府似乎沒有在該議題上迫使對方讓步。

文章指,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中共同意進行廣泛的服務貿易自由化,包括數據處理和電信服務。但中共的互聯網政策只能說違背了這些承諾。

文章認為,姑息討好無法有效。作為世界最大經濟體和擁有最重要互聯網行業的國家,美國應當利用其優勢地位進行談判。

「如果川普政府想要在貿易上對中共強硬,那麼它應當要求對中國互聯網市場的有意義准入,否則就拒絕中國公司進入美國市場。」文章說。

分析:互聯網是中共政治統治的命門

2018年3月30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將「2018年對外貿易障礙評估報告」送交國會。其中對於中共的網路管制,USTR表示,中共的網絡封鎖影響美國企業至少數十億美元的商機。

早在2016年3月,USTR年度報告首次把中共通過「防火長城」屏蔽包括谷歌(Google)、臉書(Facebook)和推特(Twitter)等國際網站的行為列入「貿易壁壘」,使得美國與中共在這方面的爭議將不再停留在外交與人權問題討論層面。

中美貿易戰中,中共至今的讓步和妥協中,都沒見到任何與互聯網有關的內容。

為何中共死控互聯網?

在加拿大的前中國商務律師賴建平對海外中文媒體表示,互聯網其實是中共政治統治的一個命門。如果按照WTO的宗旨,它是要充分地實現商品貿易的全球化、自由化,最重要的是要保持互聯網的信息要暢通。

賴建平分析認為,中共要實施專制統治,一個是靠謊言,限制和禁止公民的言論自由;其二是靠暴力,兩大基本的手段來維護,所以如果說互聯網要開放,那麼對中共的這個政治體制的衝擊是相當巨大的。

中共的「防火長城」最初用於封鎖海外法輪功信息

中共最初建立「防火長城」(GFW)的目的是為了阻止不利於中共的法輪功真相信息通過互聯網在大陸傳播。

江澤民於1999年7月發動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後,中共發動一切宣傳機器,開足馬力地誣衊、抹黑法輪功,但中共很快發現一個問題,即海外法輪功學員從四面八方以各種方式將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傳入中國大陸。

互聯網上一篇流傳甚廣的文章 「GFW的前世今生」寫到:從境外網上來的大量法輪功真相信息令中共毫無辦法,十分恐懼。這些信息對中共來說都是難以忍受的安全威脅,這些威脅又來自網絡,中共所謂「國家網絡安全」就被提上了首要議程。

因此,中共動用全國的財力,開發了「防火牆」等監控和過濾系統,封鎖法輪功學員披露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的信息,這後來也成為中共監控中國人、封鎖國人獲得自由信息的工具。

之後,中共對這些信息的封鎖擴展到了其它方面,如中共高層內鬥、官員貪腐行為等,最後連對中共不利的一些傳聞也遭到封鎖和過濾。

中共對互聯網的控制和審查擴展到海外

伴隨著對互聯網的封鎖,中共還擴大了網路審查範圍。如海外社交媒體Twitter用戶也成為監控的對象。

美國《紐約時報》今年1月報導,上海一名男子被扣留在拘留所15天,另一人的家庭受到警方威脅,還有一人被用鐵鏈鎖在椅子上接受了8小時的盤問。他們被控的罪行是「發推」。

報導說,在陡然升級的網路審查行動中,中共警方在盤問和拘捕越來越多的推特用戶,即便這個社群媒體平台在中國被屏蔽,該國絕大多數人都看不到。

報導引述接受採訪的推特用戶說,警方使用了威脅手段,有時還進行人身限制。在推特上擁有8000多名粉絲的活動人士黃成城說,他在重慶遭到八小時的審訊,手腳被銬在椅子上。調查結束後,他簽署了一份遠離推特的承諾。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一名50歲的工程師去年11月正在辦公室忙著上網發文,國安人員進入他在大陸東南部的工作地點,給他看他之前所發的60條推文的打印本,題目從中美貿易戰到地下基督徒的苦難都有。國安人員要求這位有4.8萬個「粉絲」的工程師,刪除網上所有的文章。

但他並沒有聽從國安的要求,但24個小時之後,他發現有黑客駭入他的推特帳號,刪除了他之前所有的1.1萬條推文。

李大同:中共屏蔽敏感話題的效果有限

有評論認為,中共網絡審查效果有限。

擁有超過10億用戶的微信,更成為中共嚴密監控的對象。常有用戶發布敏感信息受到審查,帳號或被關閉。

原《中國青年報》編輯李大同對美國之音說,他全然沒有感到中共對微信審查和屏蔽有什麼實際的效果。他說:「沒有什麼東西是可以被封住的,基本上封不住的。因為互聯網現在是世界性的。」

「(當局)實際上在做大量無效勞動,沒有什麼效果,極大的成本,因為它不能人工做這種事,只能用關鍵詞、過濾詞、過濾圖像的方法。但是網友們現在是,你封了這個形式,人家立即改換一個形式,例如,劃上幾道,添一個標誌,結果又認不出來,就是這樣反覆。」他說。

2018年中國連續第四年被列為全球踐踏網上自由最嚴重的國家。

王軍濤:中共得罪整個文化精英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去年表示,中共要控制言論,就一定要跟文化領域、思想領域的、教育領域的一些精英,發生了激烈的衝突。不光是知識分子,還包括一些專業力量。比如像新聞界的力量,記者、律師等等這樣一些力量,甚至一定程度的法官、檢察官。

王軍濤認為,中共跟這些精英發生了衝突的話,就得站在精英的對立面。

2015年9月4日,上海律師鍾錦化在微信朋友圈和海外的推特上發表了「公開退黨聲明」。同年12月20日,重慶維權律師熊代英在泰國曼谷公開聲明退出中共。2016年6月,大陸律師騰彪發表文章表示徹底退出中共。

2018年12月,大陸著名經濟學家茅于軾公開表示退黨。他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國的市場化「需要政治上的清明,言論的自由,老百姓的監督,強調獨立的司法」,這些不能做到,市場的發展就會受到阻礙。

茅于軾直言,「現在這個時代,共產主義的思潮已經過去了。我也想明白了,不想再留在黨內了。知識分子中間很多這樣的想法。」

有些知識界的人士婉轉地表達了對中共的不滿。

2016年5月30日,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中共六名在京政治局常委,參加了科技創新大會、兩院院士大會、中國科協「三會合一」的大會。

會上,一名頭髮花白的院士要求發言,他說:「嚴格的網絡監管,對我們搞科研的人來講,損失是非常大的。其實通過國外的一些網站,我們可以了解很多科技先進國家正在做什麼,以及他們把科研成果轉化到了什麼地步。因此,是不是可以給搞科研的人一點特殊的方便?」

據透露,會後有78名中科院院士聯名上書習近平,要求解禁國外網絡等訴求。

也有知識文化界人士,公開要求中共下台。

今年1月,北京大學教授鄭也夫表示,在中共執政的70年歷史中,這個黨給中國人民帶來太多的災難。並直指當今的領導人應引領其黨淡出歷史舞台,結束專制符合廣大人民的利益。#

責任編輯:林鋭

 

評論
2019-02-22 3: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