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友群:期待中共解體的那一天早日到來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人氣: 342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2月22日訊】2月18日,美國第一夫人梅拉妮亞和川普總統在邁阿密向美國最大的委內瑞拉裔社區發表了激動人心的講話。

梅拉妮亞說:「作為你們的第一夫人,我很自豪在美國和你們在一起。這個房間裡你們中間的很多人都知道,在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壓迫下生活過後再得到自由的祝福是什麼感覺。」作為一個從社會主義的中國來到美國的中國人,我對「自由」的感受可能比許多人都深。

川普總統再次對社會主義進行了猛烈的抨擊。他一針見血地指出:「社會主義承諾團結,卻帶來仇恨分裂;社會主義承諾一個更美好的未來,卻總是回歸到過去最黑暗的篇章」;「社會主義打著進步的旗號,結果卻只有腐敗」;「 社會主義只關心一件事:統治階級的權力!」這每一句話都直擊中共的要害。

梅拉妮亞動人心弦的開場白和川普總統像重磅炸彈一樣的演講,令我聯想起1999年4月25日中共獨裁者江澤民發誓「戰勝法輪功」至今我的親身經歷。20年來,我從中共最高層被打到中國社會的最底層,再從中國社會的最底層跨越浩瀚的太平洋來到世界之都——美國紐約。我的非常經歷充分證明川普總統關於社會主義的看法千真萬確,同時也充分證明:中共這個靠謊言起家、靠謊言與暴力奪權、靠謊言與高壓維持統治的流氓政黨,正在走向最後的解體。

中共是一個與「真、善、忍」為敵的邪黨

我從1995年5月3日出於袪病健身的目地開始修煉法輪功。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1992年5月13日,由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從中國東北的長春傳出。法輪功以「真、善、忍」為指導,要求修煉者從做一個好人做起,不斷提高道德水準,有5套簡單易學的功法。

法輪功因為淨化身心的奇效,通過人傳人,心傳心,迅速從長春傳到北京,從北京傳到全國,從中國傳到全世界。1998年11月27日,上海電視台報道:「全世界約有1億人在學法輪大法。」法輪功無論傳播到哪裡,哪裡就出現身心健康、道德回升、人心向善的局面。法輪功洪傳全世界,沒有花政府1分錢,卻給億萬民眾的身心帶來巨變,這是功德無量的大好事。

但是,中共內部極少數人看到學煉法輪功的人越來越多,非常忌恨,不斷製造事端。當時,很多法輪功學員給江澤民寫信,要求為法輪功提供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但是,這些信全都石沉大海。到1999年4月23日,天津竟然發生毆打、抓捕40多名法輪功學員的惡性事件。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不得不到北京中南海上訪,這便是震驚世界的「4.25」事件。

「4.25」事件是中共建政70年來最和平理性的上訪事件。然而,江澤民在「4.25」事件當晚寫給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中,卻發誓要「戰勝法輪功」。1999年4月29日,中紀委監察部領導向我傳達了江澤民的信。我當時認為江澤民可能不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1999年5月7日,我寫了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寄給江澤民等7位十五屆中共政治局常委。全文詳見1999年7月27日的明慧網。

但是,江澤民根本聽不進關於法輪功的真話,一意孤行,於1999年7月20日,動用全部國家機器,以天塌地陷之勢,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作為中共最高層「冒犯」江澤民的絕對權威的法輪功修煉者,我首當其衝,在「7.20」當天被「隔離審查」。1999年7月26日,我被開除黨籍。

修煉法輪功之後,我沒有花中紀委監察部1分錢醫藥費,身體狀況良好;同時,嚴格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至1999年7月26日,是我有生以來各方面表現最好的時期。中共竟然在我「有生以來各方面表現最好的時期」把我清除出黨了!而我只是億萬法輪功學員中普通的一員。1999年「7.20」以來的20年裡,中共用盡古今中外一切邪惡手段迫害「真、善、忍」的信仰者,製造了21世紀全世界最大的人權災難。那麼,請問:中共不是一個邪黨是什麼?參見我2017年11月10日在新唐人發表的致新任中紀委書記趙樂際的公開信《協助習近平法辦江澤民是您至高無上的榮耀》。

我坐牢前中共的謊言已被揭穿

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受江澤民的兩大親信——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打擊報復,蒙冤坐牢5年。坐牢前,我已將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迫害法輪功的謊言徹底揭穿。茲舉三例:

例一:2007年1月22日,我重寫了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以掛號信方式,寄給從中共最高層到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71人,其中省(部)級及以上官員65人。他們是:江澤民,宋平、萬里、喬石、朱鎔基、李瑞環、尉健行、葉選平、候宗賓、曹慶澤、徐青、劉麗英、傅傑、彭吉龍13位前中共政治局和中紀委監察部領導,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曾慶紅、黃菊、吳官正、李長春、羅干9位十六屆中共政治局常委,習近平等中共中央委員,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警官楊金方,北京市西城區德勝街道辦事處610辦公室官員韓軍,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等。在長達1年多的時間裡,我沒有聽到江澤民對此信說半個「不」字!

例二:羅干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最大的幫凶之一。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時,羅干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中央解決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副組長。2002年中共十六大上,羅干因為迫害法輪功「立了大功」,被江澤民提拔重用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2007年9月18日,我寫了致中共中央的信《禍國殃民  萬惡不赦——關於對羅干的滔天罪行進行審判的建議》,以掛號信方式,寄給羅干等20位中共中央委員,宋平等13位老幹部,北京市西城區德勝街道辦事處610辦公室官員韓軍,共37人。到2007年10月21日中共十七大結束、羅干退休時,我沒有聽到羅干對此信說半個「不」字!

例三:2008年3月17日,我寫了致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的信《請全世界的科學家來見證》,列舉了我就法輪功問題寫的26封信。其中第17封信是我2005年10月16日致宋平等13位老幹部的信《關於審查江澤民錯誤的建議》。此信以掛號信方式寄給從中共最高層到最基層的331位官員,包括宋平等13位老幹部,江澤民本人,胡錦濤等9位十六屆中共政治局常委,習近平等中共中央委員,北京市西城區德外派出所警官張岩恆。但是,直到2008年3月17日,我沒有聽到江澤民對此信說半個「不」字!為什麼?我請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重要幫凶何祚庥作出令全世界民眾心服口服的科學解釋。但是,至今為止,中共反對「偽科學」的鬥士,在揭批法輪功時跳得最高的「科學痞子」何祚庥,沒能讓全世界科學家見證他鼓吹的「真科學」的「神奇威力」!
我坐牢後中共的謊言再被揭穿

我是法學博士,在中紀委法規室工作過,是中共「黨內監督條例起草」小組成員,中共「黨員權利保障條例」的解釋者之一,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我親歷的刑事訴訟全過程告誡世人:中共絕對不可能「依法治國」,對中共「依法治國」不要抱一絲一毫的幻想。

比如,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的鑑定人對我的電腦、U盤、MP3的鑑定結論就是偽造的。但是,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居然用這個偽造的證據證明我有罪。這是一起中共公、檢、法、司官員利用「人民法院」破壞法律實施的典型案例,是一個鑑定人騙預審警官,預審警官騙檢察官,檢察官騙初審法官,初審法官騙終審法官,終審法官騙監獄警官,然後,所有這些人合起伙來,上騙時任中共黨魁胡錦濤,下騙全國老百姓的驚天大騙局。參見2018年4月10日我在新唐人發表的致美國總統川普的公開信《為什麼我敢向江澤民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

坐牢5年,就上述偽造證據等問題,我寫了大量檢舉信、控告信,包括上訴狀,白紙黑字向江澤民等各索賠1000萬元人民幣,總額超過1億元。索賠對象有: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時任公安部長孟建柱,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的鑑定人,北京市公安局的鑑定人,北京市西城區檢察官陸俊釗,西城區法官徐麗文,西城區看守所長張寶利(音),西城區德勝街道辦事處610辦公室官員韓軍,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社長蔡翔,前進監獄副監獄長曹利華,前進監獄警官柳剛。直到我出獄,中共公、檢、法、司,從下到上,沒有一位官員對我向江澤民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說半個「不」字!參見2016年10月5日我在希望之聲發表的《神的啟示何止值1億元人民幣》。

我到美國後中共的謊言繼續被揭穿

2015年1月22日,我持中共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簽發的護照,從北京機場離境,搭乘美國聯合航空公司的飛機,飛抵紐約。參見2017年10月18日阿波羅新聞網發表的《我來美國是得到習近平默許的》和2016年10月10日希望之聲發表的《神呵護我平安抵達美國》。

到美國後,我在大紀元、新唐人、希望之聲等網站發表了大量揭露中共邪惡的文章,參加了新唐人電視台《細語人生——一個中紀委人的人生故事》的拍攝。剛到紐約時,我的朋友一再勸我儘快向美國政府申請政治庇護。考慮到我是一個中國公民,不到最後一刻,我不會這麼做。在我了解到在美國申請政治庇護的最後期限是1年之後,我決定再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年的時間,將依法解決我的工作權等受到嚴重侵犯問題的寶貴機會留給習近平。

從2015年11月17日至2016年1月14日,我給中共駐紐約總領事章啟月寄了7封特快專遞。在致章啟月的每一封信後,都附了我請章啟月轉遞習近平的信。直到2016年1月22日前夕,我未收到章啟月的任何回音,不得不向美國移民局遞交庇護申請。參見我2018年1月25日在新唐人發表的《查辦中共駐紐約總領事章啟月的證據》。

到美國後,我還靜下心來研究「百年共產黨真相」。我的結論是:從1921年至1949年的28年,中共只做了一件事,不擇手段「顛覆中華民國」;從1949年至2019年的70年,中共也只做了一件事,不擇手段維護中共極權統治。到2019年的今天,中共已成為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全世界最大的賣國政黨,全世界欠血債最多的政黨,全世界毀滅傳統文化最邪惡的政黨。

川普總統說:「我們在這裡宣布:拉丁美洲新的一天正在到來。」「在委內瑞拉和整個西半球,社會主義正在消亡。自由、繁榮和民主正在重生。」蘇聯東歐的社會主義已經解體,朝鮮的社會主義瀕臨崩潰,委內瑞拉的社會主義即將終結,中共的社會主義也到了該扔進歷史垃圾堆的時候了。

期待一覺醒來,中國的黑夜已經過去,中共已經解體,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如朝陽一樣從東方升起!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2-22 2: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