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緣筆記:雲遊商旅(上)

作者:塵埃

我為他們,特別是遊走四方的小生意人們,取了一個新名詞,叫做雲遊商旅。(fotolia)

  人氣: 305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常見一些做小生意的人,處在社會的各個角落,他們或許沒有很高的學歷,卻生命力強韌;他們多數有一些好手藝,做吃的、做一些手工藝品,以服務人群順便換取生活所需。有人曾說,我們上上代的人,大部分靠的是手藝;我們上一代的人,靠的是文書,而到了我們這一代,好像……什麼都不會。

以下的故事,即是以這些宛如我們上上代的人們——這些小生意人來作為發想,我為他們,特別是遊走四方的小生意人們,取了一個新名詞,叫做雲遊商旅,希望你們會喜歡。

之一 雲遊商旅

雲來自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從前輩的煉土廠中批得可供塑形的泥土,經恩師傳授功夫,經年累月磨練,習得一身好手藝,已能將不起眼的泥土塑成一個個美麗甚而令人驚豔的擺飾。數年後,雲將擺飾裝在一個小皮箱中,再背起一個大行囊,裡面裝著一些簡易的日用品,開始如雲一般,行過一個又一個地方。

每到一個地方,便將小皮箱打開,將自己的手做工藝品展示給人們。人們驚歎之餘有了購買意願,雲便能換取生活需要的費用。也有人看看就離開了,當然,也有人常常走過,即使那段時間雲每天定點在那兒,他卻依然沒有看到雲與雲的手做品,雲常常在想,這不知適不適用於這句話——這世上最遙遠的距離,就是我在你身邊,你卻永遠也——不——知——道。

賣多賣少不一定,有時很早就開了市,有時至晚要休息了,突然有人購買了很多很多。剛開始,雲會為生意不錯而手舞足蹈,也會為生意不佳而心情低落,一位賣水果的雲遊商旅見狀,便關心地說:「生意就像海浪一樣,起起伏伏、有高有低,正如人生,也是一樣。」

老商旅以類似哲理的話語啟悟雲,漸漸地,雲能以平常心看之,不再那麼容易因生意的起落而高興與沮喪。

作為商旅,人們對雲的評價兩極,有人說:「生意子難生,願意學做生意的年輕人真好,要是我的孩子能學做生意,我一定很高興。」也有人帶著不屑的眼光說:「看那小販就只有這個格。」聽到這話,也就只能算了,不偷不搶,自立謀生,本身就值得尊敬,這句話的主人不知道雲的故事,所以會這樣妄做評斷,就心地寬容點讓這句話隨風遠去。也有欣賞雲作品的人們讚道:「哇!你怎麼能將作品做得栩栩如生!」有些知曉雲做雲遊商旅最初的緣由時,豎起大姆指說:「你好棒!」

喔!你們也想知道緣由嗎?可是雲不想說吔!給你們猜!

之二 王城遺風

就這樣,隨著時間的流逝行過一處又一處,雲曾在海邊聽過海的呢喃,在古遠西人建立的蘭城附近閒晃(順便賣東西)。那裡的保安大人和商旅們有個默契,當保安大人出現時,商旅們便如雲一樣飄走,保安大人離開了,商旅們又全飄了回來。一位帶著孩子的雲遊商旅,常常不定時不定點地出沒在各個風景秀美的地方,邊玩邊賣,與孩子賣到哪兒玩到哪兒。也有曾在船上工作過的雲遊商旅,清楚船何時會有免費或廉價的船票,利用這個優勢,搭船至各個國家,每到一個國家,就找個地方叫賣,遊走的範圍更大。更有在世界各地旅行的人們,為了籌措旅費好去往下一個國家,在商旅們旁邊,也將行囊打開,將隨身帶的木珠串成手環,賣價隨意,等待人們的青睞(雲也曾經買過一個),或表演著異國風情的歌曲,也成為商旅人的一員。

雲也曾在山中遇雨,躲進一間看似癈棄屋子的屋簷下躲雨。不久後,屋子的主人從不遠處緩緩駕車而來,載著自種的農產。

見雲屈身在屋簷下,塞給雲兩粒自種的果實,卻沒問雲從何而來。

那個冬季至隔年春天,他讓雲在他的屋邊販賣,他們一個人賣著農作物,一個人賣著手做品,沒有分開地看盡當年那個山頭的整片花謝花開。老農夫很高興那個季節雲賣得不錯,而雲感謝他照顧雲這個出外遊走的人。農夫卻說不客氣,如果換成他是出外的人,他也希望外出時能有人照顧,將心比心,所以沒什麼。

這裡曾是前朝首領的行館,百年前天下動亂,前朝首領戰敗後率領軍民避禍於此,至此一生未再離開這個地方,因此,這裡很多住民,無論是原本就世代居住於此的,亦或是跟隨首領而來的人們,都曾經為領袖做過事,首領畢竟泱泱大度,民眾也耳濡目染的跟著氣度恢宏、為人著想。至今領袖已逝世多年,當年少壯青年也已成為古稀之人,而王者遺風猶存。

當地官員服務民眾,即使是一點小事也不辭勞苦,而老人家行過街頭,見雲在賣東西,輕問一句:「生意好嗎?」老人家問此話時,氣宇軒昂,彷若巡撫般,巡視查訪,撫慰黎民,這氣度還很難學得來,亦難以筆墨形容,老人家非官員卻讓像雲這樣的小老百姓感覺到被前朝眷顧的感覺,在這裡,沒有人是該被遺棄的。相信領袖生時,民風更佳。

諸此種種,難以言諭,雲後來雲遊離開,許久之後,還時常感念那個地方。

之三 妹妹嫁人

每隔一段時間,雲便會回到前輩的煉土廠,購買煉好的土,雕塑後再放入小皮箱,或在雲遊之中,邊走邊雕。而這次回廠,除了拿到土,也拿到了一封恰巧寄到的家書,家書是在雲進前輩廠門前一刻才寄逹的,帶來「妹六月將嫁」的訊息。這是和雲感情最好的妹妹,小雲很多歲,雲腦中浮現出她初生的模樣、學走路的模樣,及孩提時跟在自己身後的模樣,直至自己外出工作,輾轉到了煉土廠,又出去雲遊,便難能再見到她,只有逢年過節才能見上幾次面,而作為雲遊商旅,每逢節日又是生意最好的時候,妹妹也會長大,非節慶假日的日子回家,她不一定在,見面的次數又更少。如今她將遠嫁他鄉,雲心中突然有著諸多不捨,捨不得她嫁人,她將嫁的那個小夥子對她好不好,遠嫁後男方家人對她會不會好,雲很想問問那個小夥子,他將給妹妹什麼樣的生活,畢竟妹妹留在家裡,大家都會照顧她。

雲相信長輩們都已問過,也願男方與男方家人能了解女方家人不捨的心情。

匆匆已快接近訂婚的日子,雲回到家中,在那被選定的日子裡看著妹妹文定,看著妹妹奉茶給未來公婆,看著妹妹在文定儀式中踩高腳椅,她未來的婆婆給妹妹帶上金首飾,接著,雲在訂婚宴前幫著發喜餅。

文定儀式後十來天,妹妹娘家人隨著車隊到了遠方參加結婚典禮,妹妹哭著拜別父母,而父母親給了她很多祝福的話,母親對準女婿說,她交給你了,而拜別後準女婿回頭請岳父岳母參加結婚喜宴。

一場婚禮完成了,大家也將不捨化為深深的祝福。

之四 殺價風雲

又過數月,雲行至湖邊,一群鴿子從湖的那一端飛來,緩緩落在雲身邊,或坐或站,模樣甚是可愛,也不怕人,雲轉進山間,見另一池塘美得攝人心魄,美得讓人一下就忘了煩憂,而山猴跳躍於群樹之中,又轉進另一山頭,在那裡和一條錦蛇打過照面,想起來仍有些毛骨悚然。

雲的行囊上,常有些不經意的旅客,螞蟻是最常見的,不知何時上了他的行囊,有時他會很抱歉讓他們遠離了家鄉,也有過蝴蝶幼蟲,雲將它輕輕放在另一片草叢中,期盼它能長成蝶。

就在此時,巧遇一位賣毛巾的雲遊商旅,在路旁和人抱怨,剛才那位客人殺價殺得太厲害,殺到她不敢賣,請客人留給別人買。

這位毛巾雲遊商旅是位中年婦人,批了很多貨,卻都是在囤貨,好不容易有人買,就被殺價,殺得她都沒有利潤,還好她出來賣東西只是賣好玩的,打發時間用,一家子仍靠著婦人丈夫的薪資所得生活。

雲看著她的遭遇,也憶及過往初為雲遊商旅的歲月。曾經,一位擺飾界的朋友,驅車到處找雲,終於在一座山頭的小溪澗旁找到了雲,只因他聽前輩講,說雲被客人殺價殺得太厲害,以致沒什麼利潤,小月難度,特意來尋,告訴雲該賺的要賺。當時雲聽這話,想起他來尋的一年前,經過舊橋邊,舊橋邊一位老人家來買擺飾,又殺價,又要贈品,雲因不會應對,全數依了他,老人家最後說了一句話說:「孩子,你這樣有賺嗎?」雲搖搖頭,老人家說:「該賺的要賺,我希望你把賺來的錢回饋社會,不要等十年後我八九十歲了,你還在橋旁賺這一點微薄的利潤,生活捉襟見肘,勉強維持溫飽。」

雲心想老人家您說得容易,您都跟我殺價殺得那麼多。其實這也一直是雲的困擾,雖然也有蠻多好客人,但很多客人買東西就是不斷地殺、殺、殺,樂此不疲,雲真的只有賺一點點而已,而且加上時間成本,人每天得吃飯,如今,友人又跟他說同樣的話:「該賺的要賺。」

友人說:「你餐風露宿,又不會吃野菜,該賺的不賺,長此下去,怎麼得了,做生意得先顧好自己,別人看你紅光滿面,不是面黃肌瘦、無精打采,才會跟你買東西。」

雲笑了笑,說到野菜,隨著鄉村城鎮化的面積愈來愈廣,連從前最會找野菜吃的部落裡,將來要接任部落首領的年輕人(猶長的孩子),都已失去找野菜吃的能力,何況是他呢?

朋友告訴雲,做工簡單、工錢不高的小東西,如果客人殺價,要堅定地拒絕,做工繁複的大東西,價格需再提高,然後,給客人殺。遇到不殺價的客人購買做工繁複的作品,就送點東西給客人。

一段時間後,雲發現,拒絕客人的殺價,有時會出現下一個不殺價的客人,也有些客人是殺好玩的,如果拒絕殺價,他還是會買,而對於做工繁複的大東西,提高價格,客人殺到了他想殺的,雲也賺到了雲應得的,且因為做工繁複費時,有許多客人認為價格要這樣才合理,不願拿贈品,怕虧了雲(尤其當看雲現場製作時),雲真的比較有能力回饋社會了。

雲心中百感交陳,提高價格並非雲的原意,但面對大量的、瘋狂的殺價,好像也只有提高價格這條路,且委婉地請殺價殺得太厲害的客人,「留一些給別人買吧!」才能解決成本問題,生存下來。

總不好降低作品品質吧!

雖然真的有不肖人士任意哄抬價格,但,雲也明白了為什麼東西愈來愈貴的原因。@*#(待續)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們一起出生在無垠的宇宙中,一起遊戲、玩耍,在漫長數不盡的歲月裡一同成長,如同同一個體生命上的不同細胞,像是同一身體的左手右手般存在。
  • 從草原往左看,還有那一片黃花,偶見蜜蜂採蜜,而另一座木質涼亭立在哪兒,提供了另一個人們體悟與聆聽自然詩篇與樂章的歇腳處。
  • 走過嚴寒的肆虐,湖中死去的魚兒以袋計,而春來了,在高堤旁,驚喜地發現小小的漣漪不停的出現,是魚苗!為數眾多的魚苗,在春神的眷顧下長成於湖中,展現了生生不息的生機!
  • 湖面再也聽不到小天鵝淒涼的嘎嘎哭喊,小天鵝也不再悲傷,眼神慢慢慢有了生氣。它多了新朋友,而且一次五隻,都關心牠。
  • 在人生的轉折處,一艘意想不到的,名喚「生意」的船帆,正在逐漸啟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