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紅佛:我們一路奮戰 不是為了改變世界 而是為了不讓世界改變自己

福州居民趙宇解救了一名受害女子,卻讓自己和家庭陷入苦境。(視頻截圖)

福州居民趙宇解救了一名受害女子,卻讓自己和家庭陷入苦境。(視頻截圖)

人氣: 105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2月22日訊】發出《憑什麼好人那麼難當、壞人那麼囂張》文之後,我收到了讀友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如果你是趙宇,你會後悔嗎?

如果我是趙宇,我會後悔嗎?我想我不會後悔。因為這輩子,哪怕後果再嚴重,我還沒為做正確的事而後悔過。

比如,我生在一個從不信奉體罰的家庭,但五歲那年,我卻被母親揍過一頓。原因是我偷了母親留著過年的大白饅頭,拿去分給了村裡的小夥伴們。讀友們別怪我母親心狠,那年頭啊,農村的生活還很艱難,白饅頭就是過年才能吃的稀罕吃食了。

那一頓打,母親流著淚,我也流著淚。她流淚,一半兒是心疼我,另一半兒是心疼饅頭。我流淚,卻倒不是因為疼或心疼(其實母親下手並不重),而是因為第一次挨打既委屈又驚嚇。但流淚歸流淚,我自己卻始終咬著牙,沒跟母親認錯。因為在我幼小的心靈裡,隱隱覺得跟肚餓眼饞的小夥伴們分享自家的好東西並沒什麼錯。所以,挨打過後,我依然故我,家裡有啥好吃的,都會跟小夥伴們分享。但母親此後就再沒揍過我,大概是習慣了我的死不改悔。

然後,12歲那年,上初一的我終於又被父親揍了一頓。原因是在課堂上頂撞班主任並摔門而出,在一個同學家窩了兩天才回家。在那個年頭,那簡直是大逆不道啊。但我父親不知道,我頂撞班主任是因為他總找茬辱罵班上一位漂亮女同學。

那時候,我們都覺得那位女同學溫柔恬靜又勤奮好學,不該被辱罵。所以,那天當班主任又開始對她罵罵咧咧,我突然忍不住站了起來,大聲說:「您這麼罵人,真不配為人師表。」說完,我就收拾好書包,揚長而去。

那一頓打,我父親打得很用力,我卻挨得很得意,因為我自認並沒什麼錯,所以很有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自豪感。

不過在那頓打之後,我就被迫轉了學。再過了幾年見到舊同學,才知道那漂亮女同學被辱罵不過,竟然自殺過一次。而那個班主任辱罵她的原因,竟然是因為她家家境不錯,但她父親卻從不給班主任送禮。這下我對自己當初那場大逆不道的反抗更不後悔了,只恨自己當初罵得輕。

此外,通過我的舊文《自由心中珍藏,做人挺直脊梁》,很多讀友都知道了我人生中的另一個無怨無悔,也就是若干年前,為了拒絕靈道仗勢安排我的終生大事、威逼利誘我和他外甥在一起,我辭掉了一份家人滿意、外人羨慕的衙門肥差。

直到現在,每逢同學會、親友會,問起我現在做什麼工作掙多少錢有幾套房子,都還會有人替我惋惜:「哎呀,你當年要是不辭職,現在至少也是個處長吧?」

唉,說什麼好呢?在他們眼裡心上,升官發財就是一切。可對我而言,挺起胸膛做人就是幸福。姐可以賣梨賣棗、賣文賣字,但感情、尊嚴、良知等打死也不賣。因為那些都是構成人字的一撇一捺,賣了那些,我們就再也不是人了。

《聖經》中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我們的一生,可以不信宗教,但心中不能沒有上帝,不能不守道義,不能不做正確的事。我們的一生,只要為了心中的道義走遍該走的路、打遍美好的仗,就是最好的一生,因為那公義的冠冕就是最美的收穫。

所以,如果我是趙宇,我有什麼可後悔的呢?因為彼時彼地,挺身而出才是心懷上帝,見義勇為乃是出於良知。我想,現在的趙宇,也不會後悔,而不幫那個女孩,任由她出事,他才會後悔。

讀了好人人渣文之後,還有一位老讀友給我發來了一段話,大意是僅憑大眾之力無法實現根本的改變,而且因為短期內看不到改變的希望,所以跟我一起奮鬥的人會越來越少,最後只剩下我一個。他還解釋說他不想對我潑冷水,只是太絕望了。

我知道他不是故意對我潑冷水,因為我知道我的讀友多數很善解人意。但我依然不贊成他所謂的絕望。絕望?除非是另一個楊改蘭,否則我不認為任何人有絕望的權利。

絕望?那當走的路你都走了嗎?那美好的仗你都打過了嗎?那該信的道你都堅守了嗎?

是的,趙宇挺身而出,只不過是救了一名弱女,我寫篇文章,只不過是為一名叫趙宇的義士點亮了一點公義。他和我,誰都沒能實現根本的改變。但離了趙宇的挺身而出,離了我的每篇文字,所謂的根本改變真能實現嗎?

「希望是本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所謂希望,從來都是我們用生命的雙腳一步步行走而成。很多時候,所謂絕望,不過是放棄行走的一種藉口,所謂絕望,只不過是因為不相信日拱一卒的堅持,而期待一蹴而就的成功,所謂絕望,只不過是忘了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真正的改變都是由量變到質變。

《熔爐》裡有一句讓我很震撼的台詞:「我們一路奮戰,不是為了改變世界,而是為了不讓世界改變我們。」不讓世界改變我們,是人生必需的堅持,因為被世界改變得面目全非的我們還是我們嗎?不是我們的我們活著還有意義嗎?

我們活著,之所以要改變世界,其實都是為了堅守自己。所謂絕望,就是放棄堅守自己的信號。而所謂希望,源於我們為了不讓世界改變而一路奮戰

不要說什麼絕望,不要期盼什麼短期內的根本改變,因為無論世界改變與否,我們活著都有一個最起碼的義務,即不讓這世界改變自己。

請相信,每個堅守自己的人都是一粒種子,怕的不是他們把我們埋了,而是我們在絕望中把自己埋了。而堅守自己,把自己變成一粒種子,就是我屢敗屢寫的原因。

——轉自新世紀網站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9-02-23 4: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