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是豬身 一邊是蛇身 于生銘記三生

文/杜若

于生:「起初,我轉世為豬,對自己的托生非常憎惡。臨死之時,遭棍打刀殺,又下湯火,但神識終是沒有離去。」(孫明國/大紀元)

  人氣: 479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在法律的力量觸及不到的地方,存在著另一種力量,於冥冥之中鼎力相助,匡助國法,善教於民。

明朝重臣于謙的後代子孫中,有一于生。此人寂寂無聞,為人誠實,做事務實專心,而且很有口德,從不隨便亂講,也不說不好的話。

可是他有一個癖好,即便是盛夏酷熱的天氣,他也不當眾寬衣解帶。更別說像別人一樣下河洗浴,解解暑氣了。每次沐浴時,于生一定會嚴嚴實實地將自己關起來。眾人都覺得他實在太奇怪了。

有一天,于生在昭慶寺僧房洗浴,同行的同學蔡生有意戲弄他,悄悄地隔著門窗偷視。赫然看見于生的兩腋之間,肌膚只有寸許。更令人驚悚的是,他的左邊是豬身,右邊是蛇身,豬鬛清晰可見,蛇麟也一目了然。

蔡生驚恐地大叫起來,于生知道此事已泄漏,瞞不住他人了,哭著對蔡生說:「這是我的三生罪業,至今歷歷在目,難以忘懷。起初,我轉世為豬,對自己的托生非常憎惡。臨死之時,遭棍打刀殺,又下湯火,但神識終是沒有離去。繼而轉生為蛇,盤臥在岩穴下,自己都覺得面目猙獰可惡,所以時常掩藏。苦於飢餓,儘管百蟲葷腥,又帶著甲殼,我也是一吞而盡。因為太餓,想吃的願望越來越重,又吞食大鳥。我想到自己不斷殺生,沒有終了,於是發誓只喝水。但是轉念又一想,蛇毒涎入水會殺死魚蚌,世人誤飲,也一樣會殺人。我慨然嘆道:『為了活命就得殺生,何不選擇死呢?』遂即調頭回山,臥在烈日之下曝晒身亡。在地府,冥官對我說:『你有人性,看重別的生命,捨棄自己的生命。應當救拔你轉生為人。』」

毒蛇
于生從豬身繼而轉生為蛇身。(孫明國/大紀元)

蔡生聽完這番話,驚悚地立在原地,目瞪口呆,久久才回過神兒來。後來,蔡生將此事訴於李九來,由此傳錄下來。

康熙時期的內閣中書,清朝毗陵詩派代表詩人陳玉璂在他的《學文堂集》中記錄了這件事情。陳玉璂在文中評述說:「輪迴果報,本是佛家說法,我向來不願去說,閱讀《太平廣記》等著作,發現裡面記載了許多這樣的事例,我也不很相信。但這件事情是九來親自從他的朋友那兒得知的,沒有任何可質疑的。畜類因不嗜殺得以轉生為人,同理,人要嗜殺也將不會得到人身。」

在後續的評述中,陳玉璂還記述了一則人轉生為畜的實例:金壇有一巨姓之人,某日死了,死的時候,在百里以外,一戶農家的母牛正好生下一頭小牛。農家看見牛犢的肚下毛色很怪,仔細一看原來寫著巨公的姓名。眾人大吃一驚。後來,巨公之子聽說此事,將牛犢買了回來,將其安置在另一房舍,使其安然終老。巨公的親戚也都非常相信巨公轉生成牛犢。

陳玉璂說,自古以來,天下有不少亂臣賊子,人間的律法未必能將他們一網打盡,繩之以法,以致有不少人僥倖逃脫。但對於冥冥之中的果報,無論人如何想方設法企圖逃脫罪責,即便想賄賂也無處可施,想找人疏通斡旋也無濟於事。所以因果之報,能匡助國法,在律法無法施展到的地方,鼎力相助,以特殊的方式教化民心。@*#

事據《虞初新志.錢塘于生三世事記》卷11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現在有個詞叫再生人,即能記得自己前世,通過轉生再回世間的人。現代科學也發現:人死之後並沒有消失,會以另外的生命形式再次出現。這些都與中國傳統的輪迴觀不謀而合……
  • 清朝坐花主人汪道鼎評論說:「世上常有人自以為,身負曠世才華,將功名富貴看得像撿芥子一樣,輕而易舉。然而,到老空有抱負,始終沒有得到尺寸功名。」余生的例子怎能不令人警醒!
  • 生命輪迴轉生,中國古籍上有留下記載,轉生的不僅當人,也有轉生動物的,唐代曲沃縣就有這樣前二生的例子。命中富貴吉壽,其來有致,日主衰弱的命怎樣變成富貴吉壽好命?附篇八字命理實例分析……
  • 夫妻同做一夢,同僚同做一夢,這二則正史中的記載,讀來令人感嘆不已。我們不得不信,死亡並不是生命的終結,人們死後還會繼續輪迴轉生,和有緣人再續前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