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內幕:房峰輝的「將軍路」

2月20日,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前參謀長房峰輝,被判處無期徒刑。(T.J. Kirkpatrick/Getty Images)

人氣: 108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近日,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前參謀長房峰輝被判處無期徒刑。從其仕途來看,其從普通士兵到少將、到中將、乃至上將,都與中共軍委前副主席郭伯雄有或多或少關係。分析認為,房峰輝其實是江派在軍內的餘孽。

中共高級將領房峰輝被判無期徒刑

2月20日,房峰輝犯受賄罪、行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處無期徒刑。但中共官方通報,沒有提及房峰輝行賄、受賄的金額,也沒說他巨額財產到底有多大。

隨後陸媒報導說,房峰輝因一筆巨額行賄款而案發。但報導依然沒披露更多的細節。

房峰輝的「少將路」:巴結郭伯雄的故事

從房峰輝的仕途來看,其升官的重要節點都與江派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有或多或少的聯繫。

房峰輝,1951年4月出生在陝西省咸陽市彬縣城關鎮東街村,祖籍在咸陽市旬邑縣赤道鄉上官莊村。房峰輝原名叫馬咸陽,父親去世後,跟母親姓「房」,名字也改為「峰輝」。

1968年2月,房峰輝入伍在駐防寶雞第21軍62師當兵,先後任作訓參謀、作訓科長、團參謀長、團長、師參謀長、軍參謀長等職,長期負責軍事訓練。1985年冬,該軍改編為第21集團軍(現已被習近平改編)。

2月21日的《財經》雜誌報導說,1982年,房峰輝再次調回21軍62師,任62師司令部作訓科科長。報導引述知情人透露,房峰輝任作訓科科長期間,曾用部隊的木料,給某位領導做了一套家具,雖被人實名舉報,後來不了了之。

知情人士告訴《財經》記者,房峰輝最初能被提拔,主要有三方面原因:首先是有年齡優勢,在同一批兵裡,他比其他戰友偏小;其次房學習能力強,很快成為出色的軍事幹部;房峰輝還善於和上級處理好關係。

陸媒報導說,房峰輝能快速升官,與郭伯雄的舉薦密不可分。

1996年5月,45歲的房峰輝任蘭州軍區21集團軍參謀長,一年後轉任21集團軍軍長,成為當時較年輕的集團軍軍長。1997年,郭伯雄回到自己的發跡地蘭州軍區任司令員,兩人是上下級關係。

1998年,房峰輝晉升少將軍銜,1999年首度出任正軍級職務。

房峰輝早年為了上位而巴結郭伯雄的故事,也一直在網絡流傳。

2017年微博上有一篇文章,曝光了房峰輝和郭伯雄之間的來往記錄。這名自稱被臨時抽調擔任郭伯雄祕書的作者披露:1987年9月,他隨時任蘭州軍區司令部副參謀長的郭(郭伯雄)參加新疆軍區戰役集訓,「一天晚飯後,他陪郭(郭伯雄)在延安賓館院子裡散步,遠遠來了位軍官,大約40歲上下,白面書生的模樣,戴一副白框眼鏡,距我們十步距離上下的時候,停下來很莊重地向郭敬禮,用陝西口音喊了聲『姐夫!您好!』」

「郭聽到對方稱呼後,很詫異,忙停下來,也是用濃濃的陝西口音問道:『你是誰?我不是認識你啊!』 對方連忙回答,講了一串很複雜的親戚關係譜系,並確定應該叫郭『姐夫』。」

據稱,郭伯雄當時沒忍住,大笑出來,與房握手。被郭問及是哪個單位的,房用家鄉話忙回答,「房某某(房峰輝),房屋的房,山某的某,光某的某,額(我,陝西方言)現在在七師當副參謀長!」

文章透露,此事發生於1987年9月,郭伯雄時任蘭州軍區司令部副參謀長,房峰輝自稱任七師副參謀長。

此文目前在大陸網絡已經被封殺。

公開資料顯示,郭伯雄祖籍陝西禮泉縣,與房峰輝祖籍陝西旬邑縣,相距不足百公里。

「高原風暴」演習出狀況 未影響房升遷

據悉,1999年,房峰輝升任第21集團軍軍長,當時政委為孔瑛,該軍區組織了一次代號「高原風暴」的大規模聯合演習,由房擔任總指揮。當時,他率領九輛指揮車,在青海省日月山、祁連山一帶展開為期十天的紅、藍兩軍的對抗演習。

鮮為人知的是,此次「高原風暴演習出了狀況,房峰輝21軍所屬旅丶團40多台野戰指揮車在不同荒漠高原竟然失去聯絡,急得房一頭冷汗。

在藍軍與紅軍的對抗演習中,有3台搶救保障車熄火拋錨,顯示機動戰力和維修保障問題嚴重。電子戰中,房峰輝指揮部網絡系統突然漆黑一片,遭藍軍病毒攻擊,有3個終端機不能使用。

但這些並不妨礙房峰輝的升遷。其仕途升遷史,又與郭伯雄的升遷「捆」在一起。

房峰輝的「中將路」

2003年12月,胡錦濤為了打破軍中的山頭主義,一度安排軍內南北將領「交流換崗」。在時任軍委副主席郭伯雄的建議下,房峰輝從第21集團軍所屬的蘭州軍區,越級跨大區升任廣州軍區參謀長,接替高春祥。

由於廣州軍區擔負著中共所謂準備「對台鬥爭」、防衛南海島嶼的任務,當時房峰輝的仕途被看好。

2005年,房峰輝晉升中將軍銜。

晉升中將後,2007年7月,年僅56歲的房接替到齡退役的朱啟上將,成為前北京軍區的第12名司令員,是「文革」結束後歷任北京軍區司令員中最年輕的,也是當時七大軍區司令員中最年輕的。

2009年10月1日,房峰輝以閱兵總指揮的身分參加「十一」閱兵。

熟悉中共軍隊內情的消息人士披露,房峰輝在2007年6月至2009年10月任北京軍區司令員期間,狂賣軍產地皮,大發橫財,其中292醫院的地皮就賣出47億元(人民幣,下同)。

另外,房峰輝還指使下級拆掉原北京軍區大院數10棟樓,再斥資近10億新建五星級的華北賓館。此後,房峰輝更斥資6,000萬興建軍區大院南大門和院內道路,而新建的門診部大樓改為京西醫院,再任用其親信擔任京西醫院院長。

消息人士還披露,房峰輝的住所為四合院式豪華住宅,占地1,000平方米以上,並裝有防彈玻璃,地下設施能夠抗核爆。

房峰輝的「上將路」:江派餘孽

2010年7月,房峰輝晉升上將軍銜,與他同批晉升上將的人中,還有已落馬的國防大學校長王喜斌和時任廣州軍區政委張陽。

10月,在郭伯雄離任前夕,房峰輝由北京軍區司令員升任中共總參謀長。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中共軍內又多了一個「巧合」。江澤民在2002年卸任總書記之前,徐才厚「恰巧」成為了軍委副主席;江澤民在2004年交出軍委主席職權前,郭伯雄「恰巧」成為了軍委副主席。而郭伯雄在卸任軍委副主席前,房峰輝又「恰巧」成為了總參謀長。李林一說,從這個意義來說,房峰輝是軍內替江澤民派系把持軍權的江派餘孽。

在房峰輝之前的五任北京軍區司令,都卸任後直接退休。不僅如此,此前的四任總參謀長陳炳德、梁光烈、傅全有、張萬年,皆是在兩個大軍區司令職位上「歷練」過的,而房峰輝只擔任過北京軍區的司令。

一位轉業軍官告訴《環球人物》,房峰輝落馬的消息公布後,朋友圈裡當即就有戰友作了一首題為《問將軍》的詩:「工人用下崗買斷了工齡,他們用晉升買斷了將軍。氣溫正低,寒風正緊。問孫武問孫臏,問白起問韓信,問武穆問伯溫,是誰讓軍隊學會了經商?是誰培養將軍更像商人?」

中共軍隊從上到下腐敗透頂是不爭的事實。江澤民掌軍權前後20多年,從上個世紀90年代,時任軍委主席的江澤民以經濟手段收買軍中將領,致使軍隊嚴重腐敗。

到胡錦濤主政時期,江澤民利用其軍中代表、時任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架空胡錦濤,腐敗、買官、賣官更加猖獗。

這名轉業軍官說:「房峰輝行賄,向誰行賄?當然是向權力比他更大、位置比他更高、能提拔他的人行賄。他行賄的錢從哪裡來?受賄來的,誰送錢給他他就提拔誰。上行下效,層層敗壞軍隊風氣。在郭、徐把持軍隊的時期,軍隊上某些單位,這種交易已經達到明碼標價的程度。」

諷刺的是,行賄受賄的房峰輝,2002年還在中共軍報上發表文章說:「我國古兵法中提出:『無日不治兵,無時不備戰。我有慮敗之道,而後可以自存。』」一個高級將領忙於行賄、受賄之時,恐怕早就把治兵、備戰拋在了腦後。

2003年,房峰輝在中共軍報發表文章,強調要「……學理論、學科技,幹好本職完成中央交付的任務。」

前中共中央軍委祕書長羅瑞卿之子羅宇曾表示,房峰輝從新疆轉戰廣州再北上京城,十多年一路升到將軍,正值郭伯雄和徐才厚當政時期,他的升官路程當然鋪滿行賄的腳印兒。因為整個軍隊靠的都是行賄、受賄,房怎能不行賄、受賄?否則他如何能步步高升?

廣州一名軍方消息人士曾對《南華早報》說:「郭伯雄和徐才厚都是江澤民的代理人,而房峰輝、張陽和其他高級軍官,都是他們的同謀。」

房峰輝落馬與中印洞朗對峙的巧合

房峰輝在落馬前,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是2017年8月21日下午,當時他在八一大樓會見泰國武裝部隊最高司令素拉蓬。5天後,這個參謀長的職務換成了李作成。

當時中印洞朗軍隊對峙正酣。

在聯合作戰參謀長職務換人僅两天後,中印官方幾乎同時發布消息稱,持續70餘日的中印洞朗對峙結束,令輿論浮想聯翩。

從房峰輝最後一次露面到落馬,他消失了141天。

當時,港媒東網的文章提到,據說張陽與孫政才等暗中串聯,企圖藉中印邊境對峙的機會,在「十九大」前發動不流血政變。

另有消息指,2016年底和2017年初,大陸各地退伍軍人大規模進京維權,背後也有房峰輝和張陽兩人的策劃和協助。

香港《明報》曾披露,房峰輝是郭伯雄的「頭馬」。2014年徐才厚落馬時,也同時傳出郭伯雄接受調查的消息。房峰輝當時在北京民族飯店與郭家人吃飯時揚言,「誰要是敢動老首長,我一槍崩了他。」#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9-03-04 8: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