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牛毓琳:紐約教育問題要從根上解決

學前班也考試 為何單取消SHSAT?提升教育 州長應先撥拖欠紐約市的教育經費

(左起)牛毓琳、亨利街安置會發展專員Jeremy Reiss、州眾議會高等教育委員會主席格里克、第一學區教育委員會主席Naomi Pena、紐約市亞裔兒童家庭聯盟Tasfia Rahman在里民大會的教育論壇上。 (蔡溶/大紀元)

人氣: 2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9年02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眾議會高等教育委員會主席格里克(Deborah Glick)3日在州眾議員牛毓琳舉辦的里民大會上表示,學生的自殺事件增多,部分原因是學生的高壓力,一考定終身給學生帶來很大壓力,她認為解決之道是著力提升公立學校整體水平。眾議員牛毓琳認為,白思豪要對癥下藥,就要從病根上著手解決,而不是取消特殊高中考試。

州眾議員牛毓琳3日在華埠舉辦里民大會,邀請眾議會高等教育委員會(Assembly Higher Ed)主席格里克、亨利街安置會(Henry Street Settlement)發展專員Jeremy Reiss、第一學區教育委員會主席Naomi Pena、紐約市亞裔兒童家庭(CACF)聯盟的政策協調員Tasfia Rahman出席教育專題討論,就紐約市特殊高中入學考試(SHSAT)改革等現場民眾提出的議題展開討論。

三名嘉賓都不同程度的支持改革。格里克表示,雖然她大學讀了好幾門專業,那時她從未感覺壓力,但這一代青少年面對的壓力難以想像,14歲的學生常被家長念叨「這次考不上,你這輩子就完了」,16~19歲考大學的時候,學生又會被家長教導「你最好現在就定下你的人生目標」,對心理上的影響很大。

為何要「一試定生死」?格里克聲明她並不在州議會討論SHSAT的教育委員會小組內,但她個人認為考試制度需要改變,同時希望市府提升公校的整體水平,「如果有20~30家好學校,大家就不至於為6家特殊高中競爭到白熱化。」

牛毓琳表示,她和三位嘉賓的結論有所不同。她質疑,紐約市有700所學校,為何光盯著史岱文森、布朗士科學高中和布碌崙科技高中三家特殊高中的入學考試?如果市長反對考試制度,那為何從Pre-K幼兒園開始就要考試?難道3歲到5歲的孩子不會畫畫就不夠聰明?要改,是不是就要改變整個系統的機制?如果取消考試,入學都靠主觀型評價,老師會不會根據自己的主觀意願給學生評價?那些英文為第二語言的學生和家裡貧困的學生,又會獲得多少主觀評價分?

牛毓琳認為,部分社區無法得到優質教育,這是整個教育系統的問題。白思豪要對癥下藥,就要從病根上著手解決。另一方面,紐約州府長期拖欠紐約市的教育經費,僅僅她所在的65選區,州府的教育欠款就高達2,300萬美元。教育經費的不足,讓學生得到的教育質量大打折扣。要提高教育水平,還要讓州長在教育經費上負起責任來。◇

責任編輯:家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