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領事館電話騙局」全過程 (下)

人氣: 210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2月05日訊】(編者按:本文作者是一所美國公立大學的華人教授。自從去年9月接到一個自稱「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的電話後,一步步陷入詐騙深淵,僅有的存款幾乎被詐騙一空。就在他試圖救助詐騙團伙裡一名他認為一名「苦難」員工的過程中,發現自己又陷入一場騙局。他最終驚醒,驚歎騙徒演技的精湛和老奸巨猾,投書給大紀元轉發此文,目的也是堤防更多華人不要落入圈套。)

(接上篇

下篇   悔改的騙子

我估計我是騙子百日難尋的大傻瓜,他們那麼容易就得手了,而且一騙就是一大筆錢。他們一吃就想再吃,不把我整個吞掉是不會罷休的。在我被騙後第三天(星期五)晚上,我心情剛剛恢復了一點,那個假冒的王威又打電話給我了。這一次他的聲調變了,用一個娘娘腔說: 「教授你好,我是王威。」我聽到他這種聲調,愣住了,說:「是你?你還找我嘛?」王威繼續用娘娘腔說:「我生病了,你那天嚇唬我,把我嚇壞了。」我覺得好笑,騙子怎麼有可能被我嚇唬到?想不到一個公安局隊長,現在搖身一變成了撒嬌的姑娘了。我說:「喔,那我有什麼可以幫助你嗎?」

突然一個女人說話了:「教授,你好。」她的聲音清脆嬌媚,對我甚是好奇。我問:「你是誰?」她沒回答我,反而親切地叫我的名字,問我:「我想問你平常是怎樣指導你的學生的?」她是在用美色引誘我。我不作聲,心裡暗想,這夥人又在打我什麼主意?我生氣了,想罵他們幾句,但是罵不出口,就一直靜默不語。他們聽我無反應,等了好一會,就掛線了。

1. 悔改的騙子

第二天(週六),朋友約我去喝茶吃點心。我雖然去了,但卻不覺得滋味,因為我一直想著被騙的經歷。我這人心胸開闊,已經不再恨他們了,反而覺得他們可憐。我極少發脾氣的,每次說了氣話,最後都要向別人道歉,哪怕是對方的錯;否者的話,我會良心不安。我那天發現被騙後,從銀行走出來時,怒氣沖沖,就用短信嚇唬騙子。我知道他們是不會有任何感覺的,但事後我覺得我發脾氣總是不對,心裡就悶悶不樂。

下午我睡了一覺,醒來了心裡還是悶悶不樂。我遲疑了一會,做了一件很傻的事——我向騙子道歉了!我發短信給王威:「你在不在?我有幾句真心話想和你說。首先,我想向你們道歉。我那天說了幾句不客氣的話,因為我心情不好,對不起。第二,我想和你們說,我已經原諒你們了。你們是很高明,但警察也很厲害,願主憐憫你們,可以的話,不要被警察捉到。」

我發完短信,和這些騙子再沒什麼好說的了,我想我們的故事就到此為止了。

但是,對方卻回短信了:「為何道歉?你沒做錯啊?」

我有點愕然,回道:「我不喜歡發脾氣,發了就要道歉。這是我的原則,主的教導。」

王威接著說:「一步錯,步步錯,家裡實在難過,不像你們高學歷高文化,一生不愁吃穿。我也不想這樣。」

他這些話出乎我的預料。我動了慈心,就問:「真的沒路嗎?」

他說:「嗯,像我們這樣要在垃圾桶撿吃的你不懂。我想開個小店,但每天都被欺負。我不想在這種環境裡,但我欠公司錢,沒辦法的。我只想趕緊把錢還光,脫離這個環境。」

他接著說:「我上面有領導,騙你這些我可以拿多少,你知道嗎?」

我很好奇,問:「多少?」

他說:「只有7千人民幣。」

我驚呆了,回道:「啊?」。他們騙了我6萬7千美元,就是差不多50萬人民幣,這個假王威出了那麼多力,只拿到7千人民幣!我回他:「那你昨天找我,也是領導指示你的?」他說:「嗯。」

我問:「為什麼再找我?」他沒回答我的問題。

我再問:「那張軍和徐超都是被領導指示的?」

他說:「張軍、徐超就是領導!」

他接著說:「我以前沒幹過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情。為什麼要把我生下來?為什麼把我生下來還把我賣掉?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世界不公平啊?」

我同情心動了,好奇心也動了,我想知道騙子的內幕,想知道這個可憐人的故事。我問:「你人在美國嗎?」他回道:「我在中國。」哦,我現在明白了。騙子是在中國打電話到美國行騙。他們在境外,怪不得不怕被抓了。

他接著說:「我心裡很愧疚,充滿了罪惡感,每天都睡不好。」

我聽了,心生憐憫,就安慰他說:「不要愧疚。我已經說了,我原諒你了。」

他接著說:「你不知道在垃圾裡撿吃的感覺。我有兩個弟妹要照顧。不是因為缺錢,我會幹這事情嗎?等我幫我弟妹存了一筆錢,我會自首的。」

我聽到他的家境如此淒涼,心裡想幫助他,可是我沒這能力。我說:「你要儘快脫離這群人。我想幫你,可是我已經沒錢了,你知道的。」

他說:「我不用你幫,我會承擔責任,只希望你不要為難我的家人。」

這人對他做的壞事有悔改之意,我被他的悔意打動了。我開始向他傳福音,想讓他認識基督的救恩,可以重新做人。他說:「我不信宗教,因為這世界不公平。」我說:「這世界是不公平,但還是有愛的。」於是,我和他分享了一段聖經故事。那是路加福音十五章,講到神如何尋找失喪的罪人,只要我們願意悔改,神就能拯救我們。我把經文發給他後,他說:「我會每天看的,謝謝你。祝福你未來幸福快樂,欠你的來世報答你。電話把我拉黑吧。」

我們的短信對話好像快完了,我問了一句:「你姓什麼?讓我可以為你禱告。」

他說:「我沒名字。大家都叫我林頭欸。」

我聽了,有點愕然,說:「真的?你沒父母?」

林頭欸接著跟我提到他的身世。他小時候被賣了,被人強迫去乞討。他說:「乞討完了以後就要把錢交給養母。母親死了,他就把我們賣了。我最後的一件事,就是殺了這個他。」

他的故事講得不是很清楚。我問:「你真殺人了?」他說:「還沒。」我問:「誰是他?」

林頭欸好像有點激動了,說:「他,就是他,害死我母親的。」

我問:「那你父親呢?」

他說:「父親,什麼是父親?」

我奇怪他為什麼不知何為父親,就說:「父親,就是你媽媽的丈夫咯。」

林頭欸好像很激動,說:「把我們賣了,他不夠格。拋棄妻子,毆打妻子,他不是人。」

我明白了。他父親不愛他們,把他們賣了。我安慰他說:「你天上還有一個父親,就是神,他是愛你的。」

林頭欸說:「上天要是愛我,我母親呢?她一生辛苦賺錢養家,結果他賭博喝酒,要不到錢就打我。每次我被打,是母親擋在前面挨打的。我會為我母親報仇的。」

我為他的遭遇感到悲哀。我說:「不要報仇,原諒他吧。你現在儘快脫離這群騙子。」

他說:「脫離?不要跟我開玩笑了!如果離開,弟妹就會受到威脅。」

我說:「帶他們一起逃了。」

他說:「沒辦法的,這個地方是沒有機會出去的。」

我問:「這是什麼地方?那麼恐怖?」

他說:「你可以看一下這電影《巨額來電》,大致雷同。」

林頭欸接著又談到他的弟妹。他說:「等我賺到夠我弟妹可以順利讀完初中就好。他們長大可以半工半讀。」

我現在大概明白了。他被強迫行騙,要支持弟妹的生活。我問:「那要為他們騙多少錢?」

他說:「錢?我完全不知道他們騙你多少。」

我驚奇了,問:「你怎麼會不知道?你把我的銀行存款都問了。」

他說:「你要跟我說的時候,你跟他們說過,領導辦案我無權干涉。我喝止你不要說穿了。我只知道你大概有多少錢。但至於你被騙多少,我不知道。」

我想起了,我匯錢後想報告給他時,他的確喝止我不要說。原來騙子頭目不願意讓底下的嘍囉知道騙了多少,好壓榨他們。

林頭欸又說:「直到……你跟我說了以後,我才知道了。」

我問:「我說了嗎?」

他說:「就是你發覺被騙的時候。你問:『6萬7的三分之一是多少?要確保你有足夠的保證金哦,我可不會借你的。』這是你說的吧?」

我說:「喔,對,我的氣話。那你為什麼回我數字?」

他說:「當下我旁邊有人。他們在玩你,覺得你很好笑,一個教授被耍得團團轉。他們回的。」

我愣住了,腦子裡想像著一群騙子在電話的另一邊嘲笑我的情景,我就臉紅了。

他接著問我:「今天有人打給你吧?女的。」

我問他:「為什麼再找我?是你的領導指派的吧,他們是什麼人?」

他說:「我不知道他們叫什麼。我們都叫他們泉哥,張姐。我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他們不可能用真名的。」

我很好奇,想了解他們的內情。這個內疚的騙子就是我破案的線索。我問他:「那個張軍,他是泉哥嗎?」

林頭欸說:「嗯。這領導我們這幫人的,我們都叫他泉哥。他和張姐在做教育訓練。張姐說,『這是教授。你看,教授乖乖打錢,還要跟我們說謝謝,所以大家不要怕,只要努力說。』」

我一想到他們嘲笑我的情形,就滿臉羞愧。我想破案,抓住這群騙子。我想從這人身上拿到線索。於是我問:「他們怎麼訓練你們?」

林頭欸沒詳細解釋,只是說:「你可以看這電影《巨額來電》,有六七成是真的。」

我想知道多點內情,就問:「那徐超是領導還是像你一樣被迫的?」

他說:「徐超?他是幹部。」

我不是專業偵探,不知道該怎麼問下去了。我同情他弟妹的情形,就說:「我怕你等不到你弟妹初中畢業,你們可能都要被抓了。現在公安也很厲害的,你要小心。」

他說:「每個人都有目標。我的目標,就是賺到了錢,殺了他,然後自首。」

我覺得他很傻。毀人毀己,這是最傻的想法。我想勸他,但他說:「我知道你想感化我。但是你沒經歷過,你命好,你不會懂的。你親自體驗過,你也不會感化我的。你不用幫我,你接到這電話,你就想是你前世欠的債,當做自己倒楣吧。我知道你不會尋短的。」

我被騙後,心裡其實很難過。但現在接觸到這一個比我悲慘百倍的人,我覺得我的遭遇實在不算什麼。我說:「我不在意這錢。我的財富在於神,不在錢上。我已經沒事了。」

林頭欸說:「我要把這些短信刪掉了,被看到就麻煩了。對你,很抱歉。以後一定要跟身邊的朋友還有家人說,千萬不要相信電話。」

我知道他要刪除短信,就問:「那我剛才發給你的經文呢?」

他說:「我刪了短信以後。你就罵我,『你下地獄吧,如果不想下地獄就把這經文禱告。』這樣我就可以留短信了。」

我明白了,我罵他不會為他帶來麻煩,因為他們一定常常收到被騙者的謾罵。我說:「喔,好的,我知道了。」

他說:「但是短信每一個禮拜都會刪除,這是規定。所以你星期一再發。」

我想和林頭欸繼續聯繫。一來,我同情他的遭遇,我想幫他;二來,他是我破案的重要線索。

他說:「平常傳短信都沒問題。我經文寫下來以後,就可以和你平常聊天。但你跟我傳的短信,我每天都會刪除。我寫這經文,不是為我,是為你。我不相信神,但是我相信你。先這樣吧,不能說了。九點要訓練附輔導。」

我看了一下時間,現在中國時間的確快要到早上九點了。他好像說的都是真話。我們的短信對話就這樣結束了。

這個對話出乎意料,耐人尋味。我想像著電話的另一邊林頭欸的悲慘遭遇,心生一念。我想說服林頭欸裡應內合,把這一夥騙子都抓起來。我可以向林頭欸提出條件,要他把騙子集團的所在地告訴我,我就通知公安抓住他們,然後我回國出庭,證明林頭欸是內應,讓他可以免刑。那樣,我可以破案,他也可以脫離騙子集團,重新做人,多好呢?我想著想著,覺得機會難得,勢在必行了。

但是我知道我的想法可能很幼稚,於是我找了兩個教會裡的前輩商量。一個是李教授,他年過七十,是個很有智慧的老者。另一個是蔡先生,四十幾歲,他人生閱歷很豐富,在國內闖蕩過二十幾年,最近才移民到美國。他們很同情我的遭遇。蔡先生說:「你懂得在受壓時禱告,這是很好的。但你禱告得太晚了,如果你早點禱告,可能就不會受騙了。」我聽了後,覺得很羞愧。我的確不是一個合格的基督徒,有損主的見證。

我把和林頭欸的短信對話讀給他們聽,他們聽了都覺得這個經歷很不尋常。李教授鄒著眉頭,一語不發。蔡先生說:「這個願意悔改的騙子很難得,恐怕一萬個騙子裡沒一個。」我說:「林頭欸對福音有興趣,他說他相信我,我想幫他。」李教授還是一語不發。蔡先生說:「你向他福音是可以的,但記住,只能談信仰,不可以有別的意圖,更不要想救他脫離他現在的環境,因為你沒這能力。」

我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告訴他我想和林頭欸裡應內合,抓住這群騙子。蔡先生聽了後,搖頭說:「你的想法太天真了。你不知道國內的情形有多麼複雜,多麼黑暗。你不會是他們的對手的。你貿然出手,可能會害死這個悔改的騙子。」 

李教授沉默了好久,也說:「這群騙子能夠混到今天,肯定有他們的本領。用以前的話說,他們是經過長期的鬥爭生存下來了的。國內的電信通訊全部都是受監聽的,哪有個人隱私?他們如此猖獗,肯定有人在包庇他們,你報警恐怕也沒用。錢丟了就算吧,不要再追究了。把這事放下,專心做你的工作。」

我聽了後,很鬱悶。他們都是很了解社會的人,說的肯定沒錯,我是太天真了。於是,我很無奈地打消了要破案的念頭了。

2. 憐憫悔改的騙子

我對騙子的內情很感興趣,就去看了林頭欸推薦的那套電影《巨額來電》。這個電影讓我開了眼界。它向我打開了一個騙子猖獗的電信世界,裡面各式各樣的詐騙手段讓我瞠目結舌。那個「監督戶口」的公安騙局,在電影裡竟然騙了一個富商一億!其中最引我注意的是騙子集團的基地。騙子的基地設在泰國一個六層的樓裡,裡面設有打手,進行封閉式管理,所有人的行動進出都受限制。騙子頭目招募了大批奴工,培訓他們用電話行騙。這些奴工有些是自願行騙,有些是被迫行騙。他們在樓裡每天要工作十幾個小時,撥打幾百個電話。他們如果不服從頭目的命令,就會被毒打。我想起林頭欸是在那樣的地獄中,就覺得心酸。世上有無數人都在苦難裡,但我不認識他們,所以並不會覺得難受。但林頭欸是我直接接觸到的人,那種悲哀的感受特別深刻。

我對林頭欸動了憐憫之心,就一直和他保持聯絡。我每隔幾天就發一些聖經的經文給他。我希望他能夠信主。中國騙子猖獗,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們沒有正確的信仰。人心中沒神,就目中無人,什麼壞事都能幹出來。人認識神的救恩,就不會誤入歧途。雖然我不能直接救他脫離騙子的集團,但我可以把信仰給他,讓他人生有希望,不至於越陷越深。

林頭欸好像被我的真誠打動了。我發給他的經文,他說他都用筆抄下來,重複地讀。因為他的手機隨時會被檢查,所以他必須每天刪除我們對話。他願意抄寫經文,這讓我很感動。

林頭欸說,他為了照顧弟妹的需要,向騙子集團借了一大筆錢,現在就為他們打工,直到債務還清為止。他被關在一個樓裡,每天被迫行騙,已經七個月了。他們跟著美國時間作息,晚上六點起床,吃東西,然後就開始撥打電話到美國東岸的華人(那時正是美國的早晨);三小時後,他們就開始撥打電話到美國西岸的華人。他說:「美國很多時差,東邊跟西邊時差都不一樣。」我說:「那很好。我們作息沒有時差,很方便聯絡喔。」

我問他:「發短信太費事了。我們能不能直接通電話?」他說:「不行。如果被發現了,就要受毒打。之前我們這裡有一個人偷偷地打電話給他妻子,被發現了,結果被打斷了手。其實你不用管我,你是好人,不值得。」我說:「沒關係,那我們繼續發短信聯絡吧。只要你對信仰有興趣,我願意繼續和你分享。」

我們短信聯絡了一兩週以後,有一天林頭欸問我:「如果今天你有一個不共戴天的仇人,你會怎麼做?」我知道他一直想殺了仇人為母親報仇。我不想他陷在罪惡裡,就說:「原諒他,然後繼續我的人生。」他說:「如果你家人被害死,你不報仇嗎?」我說:「不報。」他問我:「為什麼?」

我說:「報仇的思想是有毒的,在侵蝕你。你要擺脫它。你想想我的情形,我的錢都被你騙了。一般人會懷恨一輩子,但我兩天後就發信原諒你們了,不然怎麼可以和你做朋友呢?不要含怒到日落,睡醒就忘記背後的事。我現在房子也沒了,因為我被騙後就沒錢付房子了。但我沒去恨你們,因為神愛我,我不能恨人。我失去了六萬七,但認識了你,我覺得值得。」

他說:「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人,不會懂我們的。你乞討過嗎?我們兩個是不同世界的人。」

我有點無奈,就沉默了。我的確沒受過他的苦難,沒資格教導他。過了一會兒,他說:「我能求你一件事嗎?」

我說:「可以,說吧。」

他說:「我要殺了他,之後我要去自首,弟妹你能幫我照顧嗎?」

我愣住了,說:「不能,我不會幫你報仇的。而且你弟妹需要你,你不能走掉的。你把這仇暫時放一邊,好好讀聖經,尋求神,你會有一條不一樣的出路的。惡人自有神去對付,不需要你親自動手。」

他好像生氣了,說:「我是一個犯罪的人,我死沒關係,你就不能照顧我弟妹嗎?」

我想,我人在美國,怎麼能照顧你的弟妹呢?我實在是有心無力。我說:「我不能幫你,你也不能死,你弟妹需要你。感謝主,你還有弟妹,讓你有活著的力量!」

他「嗯」了一聲,就不說話了。

這個對話以後,我對林頭欸有了一種深刻的感情。他願意把弟妹託付給我,證明他十分信任我。別人信我,我就以加倍的情義對待別人。我每天都會想起他,為他祈求禱告,希望他能脫離惡人的手,重新做人。

幾天以後,我問他:「你已經被關在裡面七個月了,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出來?」

他說:「債還清了以後就可以離開了。」

我問他:「你欠多少?要多久才能還請?」

他說:「我也不知道欠多少,月底才會告訴我。」

我再問:「有人成功離開過嗎?他們不怕你泄漏祕密,特意攔阻你走?」

他說:「不會,有些人已經離開。」

我想,可能只能等他自己把錢還清了,才能有一個新的開始了。我於是還是堅持每天都和他分享一點聖經和信仰。

幾天以後,他問我,「什麼是禱告?」我聽到他對禱告有興趣,就很高興。我解釋:「向神禱告,就是向神說話,把你的想法告訴神。神雖然是看不見的,但他是無處不在的。你說話,他就一定聽到。舉例,你可以這麼說:『神啊,我需要你,我想認識你,求你引導我。神啊,我現在生活困苦,受惡人的欺負,不得不每天犯罪,我身不由己,求你拯救我。』」我接著就把主耶穌的救贖一點一點地向他解釋,讓他明白救恩,並且發了一些福音材料給他。

我們就這樣探討了信仰三個星期,轉眼就到了九月底,我們的感情也慢慢加深。有一天,我收到一個陌生電活,說我有一個DHL的快遞郵件。我懷疑是詐騙電話,就發短信問林頭欸:「我今天早上接到一個電話,說我有重要文件在DHL快遞。那是你們的電話嗎?」他回我:「DHL快遞?電話都不可以相信,最好還是到營業廳確認,自認是公檢法的,都不用理會。電話不是我們打的,以後有電話是自認公務員都不用理會。」我看到他幫我識破了騙局,就很感激他。

3. 騙子信主了

又過了好幾天,就是十月初了。林頭欸問我:「能請教你一個問題嗎?我怎麼能知道我跟基督有緣呢?你應該知道中國很少人信基督的信仰吧。」我看到他對信仰有興趣,就很高心,說:「你認識我,我告訴你基督的救贖,那你還不說有緣嗎?我們各在天南地北,毫無關係,因著一個詐騙電話認識,還談起心來,彼此相愛。這就是緣分。」

他說:「像我這種人什麼都不配的。說難聽一點,死了都不會有人可憐。」

我說:「我們都不配。我們都是罪人,我也是。我們沒一個人配得著基督的救贖。是主先愛了我們,主動來到地上,為我們死。基督不是因為你好,才救你。他就是愛你,無條件的愛你,為你死。我們沒有一個人生來是尋求神的,都是不敬畏神的人,都是說謊,貪心,污穢的人。按照我們自己的為人,沒有一個人配得救。但基督愛你,主動地替你死,讓你罪得赦免。」

我們談了後一會以後,林頭欸感動了。我問他:「你願不願意相信他?」他說:「好,我信。」我喜出望外,這個月被騙的不幸,因著一人的悔改得救,都變得不重要了。我說:「好,太好了。」

林頭欸說:「我這兩天都有向神禱告。我想問,禱告應該會感覺到什麼?」

我說:「平安,生命平安,一切在主的手裡,主會負責,我心裡平安穩妥。這就是禱告的感覺。我會繼續為你禱告的。要喜樂喔,不要擔心。」

他說:「好,謝謝。」

幾天以後,林頭欸問我:「你能不能替我幫我的家人禱告?所有罪行我願意承擔報應,希望兩個孩子無災無病,平安。」

我說:「可以。我會為你和小孩們禱告的。」

他說:「我有禱告,但沒念出來。念在心裡可以嗎?」

我說:「可以。」

他又說:「聖經要哪裡才有辦法拿到?我想放在我的枕邊。」

我看到他珍賞神的話,不但抄聖經,還要買一本放在枕邊,心裡就很感動。我想寄一本聖經給他,但無奈他的環境不允許。他說:「我每天都睡得不安穩。我怕出事,這樣就沒人可以供我弟妹讀書了。」我知道了以後,很同情他和他弟妹。

4. 拯救林頭欸

我和林頭欸的聯絡慢慢到了十月中了。有一天,當我在學校工作時,林頭欸突然發短信給我:「教授,我不想做這工作了。我不想繼續害人了。看完聖經以後我覺得我應該要下地獄。」

我聽了後,被他悔改的心感動了,就說:「那就不要做了。你要聽你裡面良心的話。」

他問我:「你可以幫我嗎?」

我說:「我可以怎麼幫你呢?」

他說:「我想離開這個地方。我不想再騙人錢了。你改變了我,謝謝你。」

我心裡很感動,說:「我知道你不想騙人,所以我一直沒放棄你。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在哪裡?」

他說:「我不知道這裡是哪裡。」

我覺得奇怪,他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在哪裡?難道騙子集團把他放在黑車裡,運到一個陌生的地方行騙?我問他:「你用的是什麼電話,是iPhone吧?有沒有網絡?」他說:「嗯,我們用全球通服務。」我問:「那iPhone裡應該有地圖吧,你打開可以嗎?」他說:「不行。電話裡的功能都被鎖住了,只能打電話,發短信。」

我有點納悶了。騙子集團果然管理很嚴密,我該怎麼幫他呢?

林頭欸接著說:「我總共欠了10萬人民幣,只還了2萬,我現在還欠了8萬。可是我真的騙不下去了。你能幫我離開這個地方嗎?」

我沉默了一會兒,不知道如何是好。我很想幫他還清債務,讓他重新做人,但我之前已經答應了蔡先生不能這麼做。而且,我剛付了房子和信用卡的費用,我手上沒有足夠的錢替他還債。

他好像很淒涼,說:「我還能不能重新做人?我會被關吧。我是不是要去自首?我自首了,你可否幫我照顧我的弟妹?」

我回答:「我人在美國,很難照顧你在國內的弟妹的。不過你要聽你良心的話,把裡面的感覺禱告給主,求主引導你。你要學習依靠主。你已經信他了,就要相信他會救你到底。」

他說:「你能不能先幫我離開這裡?」

我聽了後,心裡很難受。自從我接觸了林頭欸以後,就憐憫他,多次想拯救他。可是,我不夠錢替他還債,而且,我十分不願意再付錢給騙子集團。

我說:「上次我被騙後,錢已經沒了,我也無力替你還。」

林頭欸好像很悲哀,他說:「我知道。那我只能繼續騙人,直到我把債務還清。」

我很關心他家裡的情況,我問他:「你的弟弟妹妹幾歲?你幾歲?」他說,他是25歲,他弟妹一個8歲,一個10歲。

我問:「你已經7個月沒回家了,你弟妹怎麼生活?」

他說,弟妹讓他姑姑照顧了,但他的姑姑很刻薄,他必須付錢給她,不然她就會把小孩們趕走。他很生氣,說:「姑姑只是一個稱呼而已,她不也就是只會要錢嗎?」

我問:「你的弟妹在哪裡?」他說:「在浙江省杭州市。」

我問:「你姑姑的名字是什麼?你的弟妹叫什麼名字?」

他有點警惕了,說:「為什麼要問這個?」

我知道他在懷疑我想抓他,就說:「你樂意告訴我什麼,我就聽什麼。」

他遲疑了一會,說:「林美,林益。」

我說:「我在杭州市可以找到朋友,能不能去探望一下你姑姑和弟妹?我怎麼能找到他們?」

他說:「這要靠你自己了。我是沒法出去了。我不知道姑姑住哪。」

我問:「那你以前怎麼見到他們?」

他說:「我去學校見他們。」

我問:「哪個學校?」

他說:「可是好像又換了。」

我覺得可疑,他好像在說謊。他可能怕我要去抓他,就故意隱瞞家人的資料。我不怪他,也沒問下去了。

過了幾天,林頭欸發信息給我:「我最近跟主說我想重新做人。」我說:「很好。求主給你智慧,能脫離惡人的手。」

又過了一週,快到十月底了。有一天晚上,林頭欸發短信問我:「教授,能不能借一萬給我,我實在撐不住了。」

這是他第一次主動明確地向我借錢。我心裡不安,就回他:「我要禱告一下。一萬塊怎麼可以幫你脫離困境呢?

他說:「家裡要用錢,我不能管人借,只能求你幫幫忙。」

我覺得奇怪,問:「你半年前不是給了你姑姑十萬嗎?怎麼那麼快用完?兩個小孩上學是免費的,只是吃住,要用那麼多錢?」

他沒回答我的問題,接著說:「我不想跟公司借,月底要匯生活費給姑姑。」

我說:「你不要再問公司借錢了。那是無底深淵,你會無法自拔的。如果你想重新做人,從今天起就不要再問人借錢了。要學習信靠主,為小孩們禱告,把需要告訴主。你的心如果真是信靠神的,神一定會負責的。」

他沉默了,沒回我。

我很被這事煩擾,一直為這事禱告。幾天以後,我立下心來,就回他:「關於借錢一事,我這幾天考慮清楚了。我心裡沒有平安借錢給你。原因是:第一,你已經信主了。你要學習在困難中經歷主,學會信靠神。借錢是信靠人,不是信靠神。我一旦借錢給你,你心裡對人有依賴,就永遠無法學會信靠神。你要重新做人,就要由學習信靠神開始,在遇到壓力時憑信而活。第二,我現在銀行裡的總額是個負數。我上次被騙後,信用卡的貸款到現在還沒還清。我不能在自己還欠錢時來借錢給你。希望你能明白。我會為你和你家人禱告。你自己也要迫切禱告,求主為你開一條路。」

他沒回我。

三天後,林頭欸再發信息給我:「我最近一直跟神說,我自從相信後,就開始不想騙人了。可是我沒業績沒有錢,就連家裡的開支我也沒辦法按照規定給生活費。姑姑會把我弟妹趕走,沒辦法讀書,沒辦法吃飯,我到底該怎麼做。騙別人賺錢可以養活,不騙我沒辦法還債,沒辦法照顧家人。可是主沒有回應我。」

我收到了信息,心裡很難受,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說:「我現在還不知道怎麼幫你。不過你要堅持每天禱告,不要放棄。我也會繼續為你禱告的。」

一天後,我有點動搖了,在想辦法借錢給他,幫他渡過難關。我問他:「如果我要把錢寄給你姑姑,我該怎麼做?」

他回我:「先不用了。我想先靜靜心跟神說。」

我收到信息後,覺得他怎麼變得這麼虔誠,主動說要靜下心來跟神說話?我心裡起了掙扎,有兩個聲音在搏鬥。一個聲音說,你應該替他還清債務,救他脫離惡人的手,讓他能夠重新做人。這個聲音在過去一個月來慢慢地蔓延,覆蓋我全身,而且越來越強烈,好像快要控制我了。但另有一個微小的聲音說,你會越幫越忙的,你這麼一幫他,他就會從此依賴你,他就無法正真地學會信靠神,憑信心生活。

5. 識破騙局

一天傍晚,我吃過晚飯後在學校散步,心裡想著林頭欸的請求,禱告求主引導我該怎麼做。我心思很亂,無法定斷。我想起李教授,他學問淵博,人生閱歷豐富,我為什麼不去請教他?於是,我晚上去了他家做客,把我和林頭欸這段時間以來的經歷告訴他。我講完後,問他:「如果你遇到這麼一個可憐悔改的人,你會怎麼幫助他呢?」 

李教授一直默不作聲,在認真地聽我講話。他聽完後,遲疑了一會,然後說:「我猜他是騙你的。」我愕然了,問道:「他怎麼會騙我?他對我十分真誠,他是誠心悔改的。我想幫助他。」他接著說:「像這種可憐的人,我不能說沒有,但很少。我不能說他一定是在騙你,但有一個事情我是肯定的,就是你一旦給他錢,這事就沒完沒了。你以為你替他還錢了,他就能出來?他一定會再找理由,繼續向你要錢的。」

我沉默了一會兒,問他:「你有多肯定他在騙我?」

他說:「99.9%。」

我愣住了。我心裡肯定林頭欸是誠心誠意悔改的,為什麼李教授會說他在騙我呢?但李教授閱歷豐富,不是小輩,他說99.9%肯定,那就是肯定的了。我沉思了好久,回想著林頭欸向我說過的話,他怎麼會是騙我的呢?

李教授看到我一臉茫然的樣子,就說:「你讀書太少了,不知道人性險惡。現在的騙子手法之高,騙局之精妙複雜,是你無法想像的。」

我很慚愧,臉都紅了。我是個年輕教授,自認為閱書無數,現在被一個長輩說我讀書太少了,就覺得無地自容。

李教授接著對我說:「騙子是心理學高手。他們善於察言觀色,一下子就能知道你是哪一類人,然後他們就會用相應的騙術騙你,讓你無法抵擋。你是貪心的人嗎?他們就利用你的貪心騙你;你是有憐憫心,有正義感的人嗎?他們就用你的憐憫心和正義感來騙你。騙小人有騙小人的方法;騙君子也有騙君子的方法。」

他接著說:「行行都有天才。你搞科學研究到了很高的水平,這是他們無法想像的。但他們搞騙術也是到了登峰造極的水平,這也是你無法想像的。」

我說:「他們真有那麼厲害嗎?」

李教授說:「那當然了。他們不是已經騙過你一次了嗎?他們騙了你一次,你以為你學會了?他們換一套騙術,還可以騙你第二次,第三次的。他看到你對他有興趣,就跟著你走,順著你的性情喜好慢慢下套騙你。」

我聽著李教授的教訓,覺得他講得很有道理。林頭欸信主的確信得太快,太讓我感動了。所有的事情都好像是專門設計好要刺激我的情感,要讓我必須出手幫他。但我還是無法接受林頭欸在騙我。如果他在騙我,他就得從一開始就說謊。他那破碎的家庭,殘暴的父親,過世的母親,可憐的弟妹和刻薄的姑姑,還有他自己悲慘的命運,難道都是一個騙局?還有,他是假裝悔改?假裝信主?他在哄我,讓我去幫他還債?如果李教授講的是真的,如果林頭欸真是在設局騙我,那這伙騙子實在太可怕了。他們已經失去了人該有的感情良知。他們不是人,是一群豺狼。我與狼共行了一個月,還以為他是一條可憐的狗!我想著想著,冷汗都冒出來了。

我心中疑惑難受,就再找蔡先生談話。他的想法和李教授一樣。他說:「我一開始就懷疑了,但我不肯定。我知道你對人很有愛心,我對你說出我的懷疑恐怕你也不聽。所以我沒說,只是打了一針預防劑,就是要你答應我,只能和他談信仰,不可救他脫離騙子集團。」他真了解我,他的預防劑的確救了我。

蔡先生說:「現在他向你借錢,我可以斷定他在騙你。老實說,能悔改的騙子是極少的。他就算想悔改,他的環境也不允許他這麼做。」我聽了,心中無限地感概。

我沉思了好一會兒,問:「林頭欸說他有弟妹。那在中國有多少家庭能生三個小孩?」

蔡先生說:「極少。」我明白了,這是個騙局。

我把騙局識破了,心中如釋重擔。我不是救世主,現在沒有可憐人要我拯救了。騙子已經滋擾了我兩個月,騙完錢又騙情。我覺得很累,想好好地休息休息。

6. 意想不到的騙術手段

幾天後的一個早上,我睡醒後,看到了騙子發來的短信,說:「我不行,要再麻煩你了。我跟神說有沒有其它的方法幫我,我在迷茫的時候該怎麼辦?你能告訴我嗎?」

我看到信息,就生氣了。他還在裝虔誠,想我可憐他,給錢他,但是我卻罵不出口。他是一個完全在黑暗裡的人,把羞恥當榮耀,把愚拙當智慧。我識破騙局後,反而覺得他比以前更可憐了。如果他沒騙我,我還真想交他這個朋友,救他一把。但他沒珍惜這個機會,就連真正得幫助的機會也沒有了。我現在真的沒有任何方法幫他了。

我回他信息:「唯一的路就是悔改認罪,禱告相信。你沒有悔改認罪,也沒認真禱告,神不會幫你的。」

他回我:「我不是跟你說這個,而是弟妹要生活。我不忍心騙那些有年紀的人,現在根本沒業績。我就因為信了神,心就軟,現在生活出問題了。我禱告希望可以解決金錢的壓力,我餓沒事,但我至少要照顧他們可以打工讀書。」

我看到他的回覆,覺得自己實在幼稚,還幻想著他能真正地悔改。他心裡只有錢,說的每句話都是精心設計的,為了要激發我的責任感和同情心。我說:「你不需要擔心你弟妹,只管照我的話去做,禱告認罪。神自然會照顧你的需要。忘記你的弟妹,向神好好認罪。」

他說:「忘記?」我說:「對。忘記他們。」

他好像愣住了,說:「我母親臨終的囑託,我一刻不忘。你盡然說這麼無血無淚的話,因為信神,要我不孝。」

他還在裝孝順。我說:「我為你這事禱告過了。神向我顯明了,他們是兩個根本不存在的人,記住來幹嘛?」我說的沒錯,我的確多次為這事禱告,求主引導我。後來我在禱告裡有感覺找李教授,借著他,主向我顯明了事情的真相。

他愣住了,說:「什麼不存在?你沒兄弟姐妹吧。原來是這樣,是你認為我騙你。」

他真是厚顏無恥,到現在還在裝。我膽子大起來了,就說:「那你把你弟妹聯絡給我。他們真在,我收養他們。」

他說:「你要幫我的時候,我說不需要了。為什麼要你自己找他們,你知道嗎?人要會保護自己。你果然是溫室裡的花朵。如果你有心去中國,到時候我會告訴你他們在哪。如果現在告訴你,你抓了他們逼我出來,我怎麼辦?你可是被騙錢啊,心裡不甘心。」

我真是無語了。他明知我不會回國,就拿這個來回答我。我發信息說:「你只需告訴我你姑姑的電話。我跟你姑姑談了,確認是真的,我就回國。」

突然,我的電話響了,他在打我的手機。我愣住了。他說過,如果通電話被發現了,就要被毒打的。他現在發現我識破騙局了,就不顧之前的謊言,要和我對話,因為他不能眼看著布置了兩個月的圈套落空了。他們要把快溜走的獵物抓回來。

我接電話了,想聽聽他說什麼。他說:「你開什麼玩笑?說我的弟妹不存在?」

我愣住了。他的聲音明顯和之前的王威不同,雖然還是清脆,但沒了那警察的威風聲調。後來我才領會,騙子也是聲音專家,扮演什麼,聲音就像什麼。

我說:「不用多說了。你把姑姑的電話給我,我親自問她。一個電話都不給,那我怎麼信你?」

他生氣了,說:「不用了,神都跟你說了。我找人冒充可以吧。你不懂社會,多說無意。」

我聽了,更生氣,說:「沒問題,找吧。你現在給我電話,我現在就打。」

我本來以為他會就此罷休的,但他卻真的把一個電話號碼(134 3910 4917)發給我了。他說:「打吧,有人接嗎?現在可是晚上,談完跟我說。等你打完電話,記得懂得怎麼去相信一個人說的話。這就是你口中的神,我竟然還每天禱告。神有沒有說你錯了?我已信神,但是你不配跟從神。」

他知道我敬畏神,就特意用我的這個弱點來攻擊我。父母愛兒女,歹徒就綁架兒女來威脅父母。想不到信徒愛神,歹徒也可以用神的名字來威脅他們。騙子真是可惡至極,連神都綁架!這招很有用,我不敢回他的話,因為我怕我真弄錯了,有損主的名字。

過了好一會兒,我平靜過來了,就回他信息:「請你不要怪我懷疑你。你曾經騙過我,現在再提起錢,我不得不防備。你真是誠實的,就不要怕被我問。真相只會越問越明。」

他說:「就一個要求,求你想辦法帶他們去美國。你是個教授,我希望給他們最好的教育。我就這心願,你會做到吧。我已經放棄自己了,沒回頭路可以走。我知道收養這兩個孩子,算勉強你了,欠你的,我下輩子還你。」

他的話很真誠,把我弄糊塗了。我真是怪錯他了嗎?我必須求證一下。

於是我撥打了他姑姑的電話。打通了,一個女人接聽了!當時是中國時間的深夜,她好像在睡覺,被我的電話弄醒了。那女人用疲憊沙啞的聲音說:「喂?」我有點不好意思,有禮貌地說:「你是林頭欸的姑姑吧。我是他朋友。我有些事情想問問你。」她好像沒睡醒,用昏昏沉沉的聲線回答:「喔,是嗎?」我問她:「姑姑,我該怎麼稱呼你呢?」她說:「叫我姑姑好了。」我不想打擾她睡覺,就說:「對不起,打擾你睡覺了。我明天再找你吧。」

我掛了電話後,心裡很疑惑。如果這真是個騙局,那這伙騙子真是太厲害了。他們被我識破了後,不但沒有招認,反而演技更上一層樓,堅持做孝子慈哥,還馬上找人扮演姑姑,演技實在太好了。是不是我真的誤會了林頭欸呢?是不是李教授和蔡先生都搞錯了呢?我本來很肯定這是騙局的,但現在我也很糊塗了。

我怕我真是搞錯了,就回林頭欸:「我剛打給你姑姑了,和她聊了一會。她很睏,我明天再找她。希望你能明白,我只有求證了,才能做決定。」

他回我:「不用了,因為我知道你會認為我在騙你。」

我說:「我找朋友談過這事,他們一致認為你在設局騙我,我相信他們。我後來上網查了一下,的確找到一些利用人同情心騙人的案例,所以我就警惕。還有,我後來仔細想了一下。中國是實行一胎政策,能生三個小孩的家庭很少很少。就算生了,還得交巨額罰款才能入學。你家裡貧窮,怎麼有可能生三個小孩,還能上學?在我這些疑團沒解開前,我不能幫你。」

他沒回我。他是被識破了,不想再多說,還是真被我誤會了,在生我的氣?還是我們的通話被騙子集團發現了,他現在被毒打了?我不知道哪個才是真相。

一天過去了,我還是在想著這事。林頭欸是在騙我,還是不是?如果不是,他那麼信任我,我卻誤會他,他肯定很傷心。我的情感發作,心裡就很難受。我覺得我還是信他吧。我不是一個愛錢的人,但卻很重朋友對我的信任。寧可別人都負我,我不願負別人。我就是傻,那就傻到底吧。於是,我發短信給林頭欸,說:「你在不在?」

他沒回我。

我想,他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我說:「我還是不找你姑姑了。我相信你吧。」騙子對我很了解,他們的絕招很有用,我不是他們的對手。我終於屈服了。

就在我要投降時,我的投降信息卻無法發出去。對方把我拉黑了!我再打他姑姑的電話,電話也關機了。後來我才知道,騙子被識破後,都會拉黑,絕不糾纏,這是他們的行規。直到現在,我才終於肯定他們在騙我了。他們的騙術,演技,厚顏無恥,遠在我能應付的水平以上。我在他們面前,只有被宰的份。他們能騙我一次,還可以騙我第二次。如果不是因為我沒錢,如果不是因為李教授蔡先生提醒我,我已經乖乖地把錢給他們了。

7. 回想騙局

那天以後,我仔細回想這兩個月來和林頭欸的對話,才慢慢領會他們真是老奸巨猾的大騙子。他們每一步,每一個細節,都經過了計算。

首先,他用林頭欸這個低下的小名,這就讓人覺得可憐。他被迫行騙,痛恨自己的罪惡,晚上無法睡好,。這個讓我馬上同情他,原諒他了。他第一個月不問我要錢,一來是要和我培養感情,二來他知道我剛被騙完,手上沒多少錢了。他一直等到第二個月才要我救他,他把所有可逃之路都封住了,就是要我替他還錢。

他的欠債是8萬人民幣(1.1萬美元)。那是經過了計算的數字。我被騙後銀行裡只剩六千美元。他們知道我的工資每月是八千多美元,扣稅後就是五千多美元,加起來就是是1.1萬美元。他們是要把我剩下的所有錢全部騙光!他們實在壞到極點了。但他們不知道我有別的開支,交了好幾千美元的房稅和信用卡欠款。我是真的想幫他的,但我實在是沒錢。他們看到這樣,就再等一個月,等我拿到新的工資,然後說要借我1萬人民幣。我剛想給他時,就去見了李教授,騙局就被識破了。說真的,我其實已經完全被騙了,如果不是因為我實在沒錢,如果不是因為李教授提醒我,我肯定已經被他們吃到連骨頭都不剩一根了。

他們的騙局其實有漏洞,但我被情感遮蔽,看不出來。他說他媽媽在他小時候就死了,他得乞討把錢交給養母。他現在是25歲,弟妹是8歲,10歲。他媽既然早死,他怎麼有可能有兩個比他小15,17歲的弟妹?另外,中國是實行一胎政策的,他媽怎麼能生三個小孩?哎,有句話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實在沒錯。我實在太糊塗了,被他的謊言一騙再騙。

事情終於了結了。我如同劫後餘生的難民,狼口逃生的小兔,覺得自己實在脆弱渺小,一不小心就要跌倒。這事以後,我對騙術產生了巨大的興趣。我去讀了好些關於騙術的書,例如李么傻的《暗訪十年》和《江湖三十年》。原來騙術在中國歷史悠久,早已蔓延到社會每個角落。騙子的手法,騙局的精密,早已是登峰造極,出神入化。我是活在溫室裡的花朵,不知世間險惡。我一直以為只有貪財好色,利慾昏心的人才會受騙,我只要為人正直就不會被騙。但是騙子更擅長於用人的恐懼,同情心和正義感來行騙。他們是行騙機器,沒有正常人的情感良知,只要能騙到錢,什麼手段都用。他們先用恐懼威逼我,又用美色引誘我,再用同情心來騙我,真是百招齊出,總有一招你會受用。

我在書本上看到了好些利用人同情心的騙局。例如,乞丐有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騙術,叫採生折割,就是採生人,折割他的肢體,去激發人的同情心。他們拐了幼童,把他們的手腳折斷,弄瞎他們的眼睛,毀壞他們的臉容,然後放他們在人群中乞討。人們看到他們慘絕人寰的外表,都忍不住施捨。一個殘疾的幼童每個月可以幫騙子們掙到上萬元!林頭欸用的是電信版的採生折割,編造出一個家庭悲劇,讓我同情心發作,忍不住就要幫他。

8. 騙子又來了

我本來以為我和電話騙子的故事就到此為止了。但兩週後的一天早晨,當我還沒睡醒時,電話響了。我一看,是個陌生電話。我的本能反應告訴我,這有可能是個詐騙電話。我接還是不接?根據我以前的經歷,騙子比我厲害多了,只要給他們一個通話的機會,他們就能攀延而上,攻破我的堡壘。但我這人就是好奇,忍不住還是接了這個電話。

電話裡一個清脆的男聲說:「我是國際刑警劉強,來調查你的案件的。」我當時雖然睡意朦朧,但我已經知道這是個詐騙電話。林頭欸曾經跟我說過,凡是自認公檢人員的都不用理會。他的話,可能只有這句是真的。

我問:「什麼案件?」

他說:「你是不是收到過一個電話,是領事館打來的,說你有重要文件,然後說你涉及做假護照,洗黑錢的罪案?」

我馬上知道了,這個人是同一夥騙子的人。他們知道我很想破案,把錢取回,就假扮警察再來騙我。他們真是把我當傻瓜了。一個堂堂教授,被人當傻瓜玩了一遍又一遍,我覺得既羞愧又惱怒。

我問:「你先出示證件,然後和我視頻,讓我看看你的真面目,我就信你。」

他說:「上次騙子找你,你怎麼就不這麼做?」

上次我無知才受騙,現在學了功課,不會再上當了。我說:「不用多說了,我們視頻吧。我想看看你。」

他看我不合作,就嚇唬我:「你不合作,那我就掛線了。」

他們這一招「欲擒故縱,欲拒還迎」之前已經用過好幾次了,在我身上很有效。林頭欸想繼續纏住我,就說,「其實你不用管我,你把我拉黑吧。」他想我幫他,就說,「我不用你幫。」現在他們又出同一招了。如果我急於破案,就肯定會說:「對不起,我願意合作。」

但我不想再糾纏了,也不想罵他們,因為罵完了我以後還需要找他們道歉。他們可以無賴,但我不能。我很睏,想睡覺,就說:「好,你掛吧。」我不等他掛線,我就先掛了。

這幾個月來,騙子一次又一次的出招,已經把我訓練成防騙好手了。那6萬7美元,就當是學費好了。社會學的學費特別貴,一交就要你全副身家。

我的受騙故事講到這裡就完了。我究竟學了什麼功課呢?我學了一個很深刻的功課,就是,不要太相信自己的感覺,凡事都要和前輩朋友商量一下。我先被騙子用洗錢案恐嚇,後被騙子用同情心哄騙,兩次都受騙了,但只有第一次真丟了錢。主要原因就是,我在第一次是單獨的,但在第二次我問了我的朋友,他們及時幫我識破了騙局。所以,我對大家的防騙建議就是:你的感覺是靠不住的,很多事情你身邊的人看得比你更清楚,他們的判斷比你的更準確,凡事都要和朋友家人商量一下!

全文完 #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9-02-05 10: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