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上海艾滋抗體事件發酵 官方遮掩 民間憤怒

圖為2018年11月30日,河北省邯鄲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愛滋病確認實驗室內,實驗人員使用HIV抗體的快速試劑進行檢測。(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2242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2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上海新興免疫球蛋白事件持續發酵。2月5日,上海新興醫藥生產的靜注免疫球蛋白被曝發現艾滋病抗體呈陽性,而這次事件的受害者竟是一名初生嬰兒。中共在食品藥品公共安全領域頻出事故,被認為不斷動搖其執政合法性。

上海新興血製品疑致嬰兒感染艾滋

據經濟觀察網2月6日報導,上海新興醫藥免疫球蛋白事件始於江西一名新生兒。該新生兒近期身體不適,在醫院各項檢查時發現了艾滋病呈弱陽性。

報導稱,之後,新生兒再度檢測時又未出現這一艾滋病弱陽性。在對艾滋病弱陽性這一情況追查時,依據追溯體系追查到了上海新興醫藥的這批次靜注人免疫球蛋白。

據了解,目前醫學界還沒有發現天生就攜帶有艾滋病病毒(HIV)抗體卻沒有感染病毒的情況,但檢測假陽率可以有1.5%左右。按照報導所稱追溯體系推斷,該新生兒應是使用了上海新興的免疫球蛋白後,懷疑感染了艾滋病毒。隨後,江西省疾控中心檢測到上海新興生產的靜注人免疫球蛋白(批號:20180610Z)艾滋抗體陽性。

而免疫球蛋白是一種用於靜脈注射的血液製品,多用於手術後免疫力低下病人,也是兒童川崎病(又稱皮膚粘膜淋巴結綜合徵,是與免疫系統有關的疾病)必用藥。

2月6日,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官網對「免疫球蛋白染艾滋抗體」」事件做出回應。同一天,上海市藥品監督管理局通報稱,上海新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已被要求停產,全市醫療機構暫停使用相關產品。

檢疫層層關卡 形同虛設

按有關規定,血液製品至少要經過原料血漿採集檢測、生產企業復檢、病毒滅活、血液製品出廠檢測、藥監部門批簽發等多個環節質量把控,才最終被患者使用。

目前艾滋抗體問題究竟出在哪個環節,官方尚未給出結論。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如果如專家所說污染源是從採血造成,那為什麼這些被污染的血液能夠順利通過了後面這麼多的關口檢驗?如果真是這樣,只能說明該公司從採血到最後成品進入市場的整個流程都有問題,所有的檢疫關卡都是形同虛設的。」

他指出,新興公司不是一般的民營企業,而是有著軍隊背景的大型企業,新興出現的問題,很可能是整個行業的常態。官方的調查,很可能照樣延續此前的模式,最後宣稱這是一起偶然的、極個別人或個別企業的違規操作造成等等。

官方處置詭異 拒回覆疫情

外界注意到,對於此次上海新興免疫球蛋白事件,官方的處置非常詭異。

中共衛健委辦公廳、陝西省衛健委等發出的二份關於通知停用上海新興該批免疫球蛋白的文件最先是由網上流出的,但衛健委當時卻對媒體表示需核查該文件的真實性。同時,相關話題遭到迅速、大量刪帖。

中國紅十字會前高管任瑞紅日前向自由亞洲透露,一星期前消息已在圈內傳開,一些急需用藥的患者,亦被醫院禁止用藥,但對外界一直封鎖消息。

大紀元記者致電江西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詢問疫情,工作人員拒絕回覆和公布疫情報告相關情況。只表示「如果是網上傳的那種情況,我們會按程序上報衛健委」。並反覆詢問記者要求登記來電。

上海新興及國家衛健委等官方部門也都拒絕接受媒體採訪。稍早,有專家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HIV抗體陽性一般認為是感染HIV的標誌」。不久,各路專家又紛紛向媒體表示「該產品注射後產生HIV感染的機率很小。」

一起重大的藥品安全事故,在經過了大規模刪帖、有關單位拒絕採訪、專家洗地、未發現感染患者後,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才正式對該事件做出回應。

事件引發民眾恐慌和憤怒

此次事件引發了民眾的恐慌和憤怒。民眾表示,「(免疫球蛋白)本身就是給危重病人或某些兒童用的多,喪盡天良!」「上萬個家庭…… 重重大……恐怖……太冤啦!」「不是疫苗,但比疫苗失誤更可怕。」

「一個社會無論怎麼不堪,只要教育公平底層就有上升的希望;只要醫療不黑暗墮落,生命就會得到起碼的尊重;只要法律秉承公平正義,社會黑暗就會被壓縮。如果三大底線全穿,那這個國家就是人間煉獄!我希望中國越來越好,而不是朝著這樣的方向發展,可是現實讓人一次次絕望!」

唐靖遠表示,中共在掩蓋此次事件的嚴重性。衛健委的回應,一個是先撇清自己的責任,另一個目的是為這次公共衛生危機洗地維穩,一方面宣稱使用污染藥品者被傳染風險低,另一方面對使用者進行監控隨訪,其真實目的是控制相關人員,避免出現大規模抗議、維權等。

唐靖遠指出,這次事件的要害問題,是為什麼按規定需要進行嚴格檢疫的藥品,出現這樣大面積的污染?這背後的相關責任方有什麼樣的黑幕?相關監管機構該承擔什麼樣的責任等等。

「但在衛健委的回應中,討論風險高低和做好善後工作成了主要內容,似乎衛健委不但無過,反倒有功了。這是中共一貫把壞事變好事的愚民手法。從另一個角度,風險低不等於沒風險,很多艾滋病被感染者可能很長時間不發病,僅僅以攜帶者狀態存在,這對官員來說,風險是很低的,不影響他們的政績,但對民眾來說,就是一個潛伏的定時炸彈,隨時可能毀掉一個人的生命甚至一個家庭。」他說。

公共安全事件頻發 動搖中共的執政合法性

近年來,中國大陸頻繁發生公共衛生安全事件。新興公司事件被認為並非孤立事件,此前,已經發生江蘇過期疫苗事、長春長生毒疫苗、山東毒疫苗案、江蘇延申疫苗造假案等等醫藥醜聞。

唐靖遠認為,這些頻繁發生的公共衛生危機,說明大陸整個的醫療監管系統事實上處於失控混亂狀態,這不是哪個地區或哪家公司的局部性腐敗問題,而是整個行業的底線失守。

「新興公司這棵樹有毒,是因為整個土壤有毒造成的,而不是說只有這一棵樹有問題。」唐靖遠說,「任何一個正常的國家社會,食品和藥品安全是底線。一個政權,如果連這兩樣最基本的東西都無法保證安全,這樣的政府顯然是不及格的,是不具有最起碼的合法性的。」

他解釋說,一個政權的合法性,按照現代公認的概念,涉及到共同的價值觀、民主法治、以及執政績效等三方面。中共奉行槍桿子出政權,以及極權暴政的體制,已經早就失去前兩個因素的合法性。而連續爆發的大規模公共衛生事件,嚴重衝擊著中共所謂的「政績」,這是中共最後的所謂合法性防線。這些危機的爆發,本身也是中共走到窮途末路的必然表現。#

責任編輯:劉毅

評論
2019-02-08 3: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